返回

医妃独步天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385章 1385归来仍是少年#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拗子岭一战,战况惨烈,南疆倾巢而出,想借此战翻身,却不想……

    这一战,成了南疆的绝响之战。

    拗子岭一战,南疆全军覆没。

    南疆王南瑾昭,被燕北大元帅射杀。

    拗子岭成了南疆士兵的埋骨之地,也成了南疆留给世人最后一抹色彩。

    至此,南疆不复存在。

    等到长泽与墨墨赶回来,拗子岭一战已结束,南疆已灭国。

    燕北军发兵北辰,就是收到北辰天阙的请求,带兵进入北辰,帮北辰击退南疆,现在南疆已灭,燕北军也没有留在北辰的必要。

    不过,在走之前,燕北军又扫荡了北辰数十座城池。

    燕北军也不贪心,他们占下的城池,正好是北辰天阙许诺给他们的,一座不多,一座不少。

    打下北辰天阙许诺给他们的城池,燕北军留了一部的人手驻守在新城池,与北辰重新划定国界,就班师回朝了。

    长泽听了,当即表示要留在北辰,可燕北军上下都不同意了,“少主,你必须跟你们一起回去。”

    “我母妃要我在外历练。”长泽也想他母妃,可是……

    他更想快点长大。

    而且,他很清楚,他这次回去后,应该没有机会再出来了。北辰天阙已称帝,他父王没有称帝的兴趣,没有意外的话,他这次回去,他父王肯定会为他举行登基大典,待到他登基了,哪怕他还是一个孩子,他身上也肩负着整个天

    下的重任,他不能再任性,不能像现在这样,跟着大军四处行军。

    “王妃来信,请少主您在三个月内赶回去。”大帅将纪云开的来信,呈到长泽面前。

    “我母妃来信了?”长泽一扫先前的郁闷,高兴地接过信,只是……

    一看到信上的内容,长泽的情绪就低落了下来,眼眶泛红,把众人吓了一跳。

    “怎么了?”墨墨不解地上前寻问。

    长泽哽咽地将手中的信,递给墨墨,“我差点忘了,三个月后,就是义父的忌日。”

    “少主,我们回去吧。”大帅听到长泽的话,暗松了口气。

    他还以为,少主被骂了呢。

    “嗯。”长泽应了一声,没有再拒绝。

    义父的忌日,他必须回去。

    因为,他的母妃选择在那一天,为他举行登基礼。

    没有他义父舍身相护,就没有现在他。

    大燕的开国大典之日,便是他义父牺牲之日。他的义父,是为他,为大燕牺牲的。

    长泽接到纪云开的信,情绪一直很低落,但他很配合大军行军的速度,哪怕连日赶路,长泽也没有叫一声哭。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长泽他归心似箭。

    然,北辰与天启的距离摆在那里,纵使长泽归心似箭,也无法在一日赶到天启。

    足足在路上奔波了三个月,长泽才赶到天启,赶到了曾经天启的皇城,现在大燕的皇城。

    距离皇城还有三天的路,长泽就脱离了大军,与墨墨二人快马加鞭,日夜不停地赶往皇城,比大军抵达皇城的时间足足早了两日。

    长泽想要他父王和母妃一个惊喜,事先并没有写信告诉两人,而是带着墨墨独自京城。

    然,当他带着墨墨走进皇宫,想要给纪云开和萧九安一个惊喜,却不想……

    他的父王与母妃看到他,并没有半点惊喜之色,而是神色平静的道了一声,“回来了,,”

    好似他不是外出大半年,而是早辰出去玩,下午回到家。

    “父王,母妃,我回来了。”长泽本以为,他回来,会收到母妃热烈的欢迎,可不想……

    父王平静就算了,为什么母妃也这样?

    母妃这是不喜欢他了吗?

    长泽快哭了,他才出去多久,母妃就忘了他。

    “墨墨,过来!”纪云开朝墨墨招了招手,神情温柔。

    “王妃。”墨墨上前,少年的他,站在纪云开面前,已不比纪云开矮,可他还是和往前一相,依恋地靠着纪云开。“长高了,也长大了。”纪云开摸了摸墨墨的头,轻轻地抱了抱墨墨,半句没有提先前的矛盾,也没有提墨墨这段时间陪着长泽的辛苦,只是如同寻常一般,没有半点生疏

    ,也没有小心翼翼地关心,只有寻常的关心,关心离家归来的孩子。

    “王妃。”可就是这样平淡的问候,却叫墨墨红了眼眶。

    他要的不多,他要的……

    只是有一个家人,像王妃这样的家人。

    与纪云开的温情不同,萧九安只有一句,“回来了,就把该准备的准备起来,你还有十天的时间。”

    “父王,母妃,你们不关心我,我这段时间过得好不好吗?”萧长泽委屈坏了。

    他在外面待了那么久,父王和母妃怎么可以这么平静?

    “谁敢让你过得不好?”萧九安回以一个冷神,把长泽满嘴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父王……”长泽强烈怀疑,他是捡来的。

    “别闹孩子了。”纪云开忍不住笑了出来,“你父王他……”

    “咳咳!”萧九安轻咳了一声,打断了纪云开的话。

    可纪云开是谁?

    她会给萧九安面子?

    不会!纪云开笑了一声,继续道:“你身边有你父王的人,你的事……每天都会有人送到你父王面前。他每天都要翻来覆去的过问。你这大半年的事,你父王都知道,他对你很满

    意。”

    身为父母的他们很骄傲,他们的孩子……

    虽然历经坎坷,可长得很优秀,比所有人都优秀。

    “呵!”萧九安冷哼一声,没有反驳纪云开的话。

    翻来覆去的过问?

    这怎么可能是他,明明是纪云开做的事。

    不过,纪云开说是他,那就是他吧。

    “啊?”长泽一脸懵,“母妃,你的意思是……我身边有父王和母妃的人?我,我怎么不知道?”

    “是保护你的。你以为……没安排足够的人物,你父王会放心你外出?”哪怕有大军和墨墨保护,他们也不放心。

    为人父母,对自己的孩子,从来就不可能完全的放手,完全的放心,不管孩子多大。

    “所以,你们一点也不想我?”天天看他的消息看烦了,所以不想他了。

    委屈!

    “想什么呢?不想你,怎么会叫你回来。”纪云开上前,在长泽的脑袋上敲了一记,“都要当皇帝的人,不能再孩子气了。”

    他们舍不得孩子,但孩子长大了,就该放手。

    萧九安是一个狠心的父亲,把天下的重担丢给了她儿子,她……也只能去做个狠心的母亲,尽量与长泽保持距离,以免她和萧九安离开了,长泽会伤心。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