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2095章 你能不能别这么凶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白童惜用最快的速度前往“事发地点”后,问白建明:“爸,您怎么来了?”

    白建明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合着我不能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白童惜赶紧攀住白建明的手臂,做足了小女儿姿态:“我这不是惊讶吗?今晚您就别走了,留在家里吃饭,嗯?”

    这话让白建明气稍顺了些,但还是绷着脸,问:“这两个人怎么在这?”

    白童惜连忙澄清:“……是乔叔叔他们自己要过来的,可不是我让他们来的。”

    白建明又问:“那你为什么不让刘阿姨把他们给轰走?反倒让他们进家里来了?”

    “……”白童惜索性低头认错:“爸,我错了,您别生气。”

    “这不是童童的错。”安冉见自己的女儿被白建明训得头都抬不起来,心疼极了:“你能不能别这么凶?”

    白建明闻言,问白童惜:“童童,你觉得爸对你凶了吗?”

    白童惜讨好地摇了摇头。

    白建明随即看向安冉:“看见了没有?这是我们父女之间的正常交流!你一个外人懂什么?”

    被讽刺是外人的安冉,简直气个半死:“你可真行!”

    白童惜不想听他们吵架,便道:“乔叔叔,你们还是请回吧。”

    安冉一下子就哑火了。

    乔如生也正有此意:“好,我们这就走,你好好陪你爸,让他消气。”

    末了,他对妻子说:“我们走吧,冉儿。”

    “我鞋都还没穿热乎呢。”安冉郁闷的说完后,换掉了拖鞋,和乔如生离开了。

    “不送。”白建明把门关上后,转身拉起白童惜的手,宛如无事发生:“走走走,带爸看咱小曦去!两天不见,想死爸了!”

    “……嗯。”白童惜敛去眸中的复杂之色,听话的陪白建明看孩子去了。

    而安冉,则一上车就哭了。

    乔如生见状,说道:“白建明的性格就这样,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安冉一边呜呜哭,一边说道:“我气的不是白建明对我们的态度,而是童童明明是我们的女儿,我们却无法理直气壮的留下来陪她!”

    说到底,气的还是他们自己。

    “谁说不是呢。”乔如生对此深有感触,他们在白建明面前,总是低人一等,就算被骂了,也毫无还嘴之力。

    安冉一想到刚才的那些画面,便酸得厉害:“你看童童对他的态度,再看她对我们的态度,我真嫉妒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等到这一天?我宁可少活几年!”

    “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了,童童没你说的那么抵触我们,不然也不会让我们进屋,对了!我们的礼物她不是收下了吗?”

    闻言,安冉的哭声不禁一顿:“……也是。”

    乔如生接着给妻子打气:“只能说我们今天太不走运了,和白建明撞了个正着,等改天我们再来,兴许就不会这样了。”

    “希望如此吧,老天保佑,我可不想每次一来,都和白建明杠上。”

    眨眼间,半个月过去了——

    孟沛远和白童惜重新在北城举行了婚礼,应邀到场的都是和他们关系非常紧密的人。

    至于关系一般的,他们都没有邀请,这是一场只办给最关心他们的人看的婚礼。而婚礼的举办地,则选在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由于举办婚礼的人是赫赫有名的孟沛远,所以酒店内部积极配合,将安保措施做到了极致,在酒店进出的工作人员也进行了

    严格的排查,绝不放过一丝危险性。

    就连白童惜在化妆间里打扮的时候,林暖和孟天真都在一旁看着,不让她出现一点差池。

    当白童惜化好妆,提着婚纱的裙摆转过身时,孟天真觉得她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

    ……

    当白童惜挽着白建明的胳膊,出现在众人眼际的时候,孟奶奶忍不住低下头对怀里的孟年曦说:“小曦,看到了吗?那是你妈妈,是不是可美了?”

    孟年曦闻言,歪着脑袋,看向孟奶奶指的地方,从那里款款走来的身影,让他忍不住扭动身子,想要离开孟奶奶的怀抱去找自己的妈妈。

    孟奶奶在察觉出他的意图后,搂在他腰间的手微微收紧了些:“小曦听话,现在妈妈没空带你,还是祖奶奶陪你吧。”

    “啊!”孟年曦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音节后,没再挣扎了。

    见状,孟奶奶不由松了一口气,要是小家伙不管不顾的哭闹起来,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当新郎和新娘面向神父,庄严的说出“我愿意”时,在场所有人都鼓起掌来。

    “真不容易啊,亲家。”白建明感慨万千的对慕秋雨说。

    慕秋雨擦了擦眼角的泪,微笑着说:“是啊,这一天我们都等了太久太久。”

    与此同时——

    神父的声音响起:“现在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孟沛远和白童惜隔着一层薄薄的轻纱相视一笑后,为彼此交换了戒指。

    神父:“现在,新郎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孟沛远将白童惜的头纱撩起来后,眼底掠过了一道惊艳。

    今天她的妆容,异常美丽,让他跟个毛头小伙子似的,心跳飞快。

    “我的新娘,请闭上眼睛,我要吻你了。”

    白童惜配合的把眼睛给闭上了。

    轻柔的吻随即落到了她的唇上,现场再次响起了掌声……

    等孟沛远终于舍得离开白童惜的唇瓣时,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分钟,这还是白童惜用手指轻轻推他的腰,让他适可而止的缘故,要不然,他没准还会继续亲下去。

    一旁的司仪见礼成,便道:“现在请新郎、新娘给客人们敬酒!”

    孟沛远冲妻子微微一笑:“惜儿,挽着我。”

    “嗯。”白童惜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两人是那样的亲密无间。

    转身后,白童惜看到了一张张写满祝福的笑脸,她忍不住跟着甜甜的笑了起来。和孟沛远从不爱到相爱,这个过程带给他们太多不幸的考验,好在他们都挺过来了,误会也好,伤害也罢,在如今的花好月圆面前,已经不算什么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