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2086章 天天管我,烦不烦啊?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被孟沛远挂断电话的戴润有些慌,他现在就带白童惜回香域水岸还来不来得及啊?!

    “嫂、嫂子。”他赶紧挪到白童惜的身边,跟她商量:“已经10点了,我们回家吧?”

    “嗝……我不、不回去。”白童惜靠在同样喝大了的阮眠身上,嘟囔道:“今晚,我听阿眠的……不回家了!”

    不回家了?

    戴润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如果白童惜不回家的话,孟二哥一定会把他的脑袋拧下来的!

    “嫂子,刚刚孟二哥打电话给你,发现你没接,就打电话给我了,现在他已经知道你在酒吧了,你确定还要留下来吗?万一孟二哥亲自过来接你呢?”

    “什么?”听到这话的白童惜微微清醒了些:“孟先生要亲自过来接我?”

    “是啊,这可说不定。”戴润故意吓唬她。

    白童惜果然当真,挣扎着要从阮眠的身上起来。

    结果下一秒,阮眠又把她给扯了回去,并气呼呼的瞪着她道:“童惜,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今晚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夜晚,别的什么都不理会,你现在却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

    “阮小姐!”戴润插话道:“卫明半个小时前发短信跟我说,他已经在来接你的路上了。”

    “不要!”阮眠皱着眉道:“我才不要他来接呢,天天管我,烦不烦啊?”

    这话,被正好推门而入的卫明听见了,俊脸不禁变得有些难看。

    戴润一看见他,立刻松了一口气:“嘿,兄弟你来了?”

    卫明冲他点了点头。

    戴润指着白童惜和阮眠,无奈的对他说:“她们俩都喝醉了,你赶紧过来,把阮小姐带回去,我也好把小嫂子送回去。”

    卫明扫了眼桌上的空酒瓶,声音微冷:“居然为了他,喝这么多的酒……”

    “卫明,你还站在那嘀嘀咕咕什么呢?还不快点过来帮我?”戴润急道。

    卫明回过神来的朝阮眠走去:“阮小姐,我来接你回家。”

    闻言,阮眠抬起头来,迷迷糊糊中看到卫明的脸:“是……是你啊?我不是让你在家……照顾绵绵的吗?”

    卫明皱了皱眉:“所以,你这是打算一晚上都在外面浪了?你放心让绵绵一个人睡?”

    “我就是不放心绵绵……才让你在家照顾她……不用来接我的嘛!”阮眠瞪他。

    卫明却说:“跟我回去,绵绵需要你。”

    “不要,我好久没和童惜一起喝酒了……你自己回去替我照顾绵绵一晚吧?”

    “不行。”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明明之前很听话的啊!这几天是怎么了?坏掉了?”阮眠纳闷的问。

    “听话?”卫明面色一沉:“你真当我是你雇来的保镖吗?凡事都要听命于你?”

    阮眠被他这话怼的面红耳赤:“那你回去跟孟沛远复命好了……反正现在乔司宴死了……我也不需要你的保护了!”

    卫明面色更差:“你再说一遍!”

    戴润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的,这两个人的情况有点不太对啊?

    他忍不住八卦道:“我说兄弟,你跟她是怎么回事呀?”

    卫明深吸一口气后,重新冷静下来:“没什么,我先带她回去了。”

    戴润求之不得。

    下一秒,卫明强行掰开阮眠缠在白童惜腰间的手,不由分说的将她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啊!”阮眠叫了一声后,不悦的瞪着他。

    “带你回家。”

    “我不回去!”

    卫明无视她的话,直接扭头对戴润说:“我们回去了,你也带小嫂子回家吧。”

    “呃,好!”戴润有些傻眼地看着面前这一幕,想了想,劝了句:“兄弟,我们是男人,受点委屈就受点委屈,没什么大不了的,别冲动。”

    “嗯,我知道。”语毕,卫明抱着扑腾个不停的阮眠,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包厢。

    “呼~麻烦终于走了。”戴润说着,回头看向沙发,结果发现白童惜已经睡着了。

    这下怎么办?

    难道要他学卫明那样,把白童惜抱来抱去的吗?

    这种事,放在别的男人身上可能会觉得是艳福,可放在他身上,他却只想哭。

    香域水岸。

    将车停在花园门口后,戴润下车打开后座的车门,喊了白童惜几声,结果她的眼皮一动不动,他只好伸手推了推她,一边推,一边祈求:“嫂子,求求你快点醒来吧!我可不想让孟二哥看见我把你抱进屋,他会把我给宰了的!”

    就在他小声逼逼的时候,一道冷音从他的身后响起:“谁会把你给宰了啊?”

    “孟二哥?”戴润僵硬的转过身,强颜欢笑道:“我把小嫂子给您送回来了。”

    孟沛远冷笑:“你胆子肥了啊,敢瞒着我带她去夜店?”

    “不是!孟二哥你听我解释!”

    “靠边站。”孟沛远语毕,戴润立刻往旁边一闪,露出了车厢内白童惜的身影。

    孟沛远见她歪着脑袋睡得香甜,身上盖着一件男性的外套,笑了笑,只是那笑,让戴润寒毛直竖,赶紧伸手把白童惜身上的外套摘了下来。

    “我怕小嫂子着凉,所以……”戴润将手上的外套揉成团,果断道:“我现在就把它拿去扔了。”

    不这样做的话,孟二哥得把他给扔了!

    “回来。”孟沛远却说:“把它洗干净就行了。”

    “啊?”戴润一脸意外,怀疑他没听错吧?

    “把它洗干净后,明天送到我这里。”

    孟沛远说完后,弯腰将白童惜从车厢里抱了出来,转身朝屋子走去。

    “……”戴润只能苦哈哈的洗衣服去了。

    另一边,被卫明强行送回家的阮眠,此时正气鼓鼓的要对方打包裹走人,但卫明却无动于衷,该干什么干什么。

    阮眠气得叉腰:“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这时,卫明端了盆温水过来,在拧干毛巾后,递给了她:“把脸洗了。”

    不要!

    阮眠心里这么说,但身体却很诚实的接过毛巾,上下左右的擦起脸来。

    等她把脸擦完后,卫明又给她塞了个水杯:“把水喝了。”

    “不……”阮眠刚想拒绝,但喉咙却渴的厉害,只好接过杯子,“咕噜噜”的把水喝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