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2085章 他死了,我比谁都高兴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安冉震惊道:“这么短的时间内,童童是怎么做到让乔乔敞开心扉的?”

    温麒说:“这个就是她的本事了,我们学也学不来的。”

    这里其实温麒撒了谎,他之所以没跟安冉说实话,是因为如果被她知道,白童惜在乔乔面前说了乔司宴一通“坏话”,才唤醒了乔乔的,想必她也不见得会开心。

    好在安冉没有追问,而是蹲到乔乔面前,诱导他开口:“宝贝,叫奶奶。”

    想起临走前,白童惜要他好好跟人交流,才会来乔家看他,乔乔于是叫了声:“奶奶。”

    “叫爷爷!”乔如生也说。

    乔乔抬头看向乔如生,在他期待的眸光中,叫道:“爷爷。”

    “诶!”乔如生笑容满面的应道。

    “乔乔,你终于愿意说话了!爷爷奶奶都要急坏了!”安冉拉着乔乔的手,哽咽道:“都怪奶奶,不该跟你说那些的,你原谅奶奶好不好?”

    乔乔摇摇头:“不怪奶奶,是乔乔不好。”

    这话,让安冉越发心疼起他来,乔乔才这么小,就没了爸爸和妈妈,这可如何才好?尤其是他性格内向,不会表达,大多时候连他们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如今这世上,唯一能走进他心里的,就只有童童了。

    “对了,叔叔婶婶,你们不知道乔乔有多聪明。”这时,温麒说道:“他在离开香域水岸前,要他的白姐姐经常来乔家看他。”

    安冉忙问:“那童童是怎么说的?”

    温麒说:“乔乔连哭带撒娇,所以她答应了。”

    乔如生夫妇听完,都觉得今天事情进展得太顺利了,反而显得不真实:“麒麟,你不会是在哄我们开心吧?”

    温麒失笑道:“我想她还不至于敷衍一个孩子吧?再说,她不来,我们可以去找她啊,因为她刚刚赋予了乔乔和她见面的权利,就算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乔如生夫妇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他们承认,自己是天底下最自私的父母,没有为女儿的童年和成长付出什么,却贪婪的想要在她今后的人生中占据一席之地。

    同一时间,香域水岸。

    趁着孟沛远今晚没有回家吃饭,温麒和乔乔也都回去了,白童惜便和阮眠在电话里约好,去酒吧见面。

    不过,她才刚踏出家门口,就看见了戴润那张娃娃脸。

    对此她并不惊讶,因为他们一直在默默保护着她,她是知道的。

    戴润见她穿着一条碧绿色的长裙,仙气十足的从家里走了出来,立刻从墙边直起身来,朝她大步走去。

    “嫂子,看你这身打扮,是要出去啊?”

    白童惜先是跟他打了声招呼,再是说:“嗯,我约了阮眠去酒吧见面。”

    戴润吃惊道:“你们要去酒吧?”

    “是呀,乔司宴死了,我们总要喝点酒庆祝庆祝啊。”

    “嫂子,我觉得你要喝酒的话,可以把阮小姐约来家里嘛,酒吧多乱啊?嫂子你又长得貌美如花,万一被哪个流氓看上了,孟二哥会把那间酒吧给拆了的。”“可我整天闷在家里,都要闷坏了,好不容易孟先生有一个晚上不回家吃饭,小曦又睡着了,家里还有刘阿姨看管着,你就让我出去放松放松吧?”白童惜双手合十,放在

    眼前拜托道。

    戴润犹豫了下,最终心软道:“除非,我陪你一起去。”

    “好啊,没问题!今晚请你喝酒!”白童惜说完,笑眯眯的到车库提车去了。

    戴润回头交代手下,让他们原地待命,保护小少爷的安全后,跟在了白童惜的后头。

    夜色酒吧。

    白童惜和阮眠在包厢里互干一杯后,脸上都透出了满足之色。

    “来!我们再干一杯!”下一秒,阮眠又拿起桌上的酒瓶,给两人添酒。

    戴润在一旁看得嘴角微微一抽,这可是白兰地,她们居然拿来当白开水喝?

    阮眠:“来,童惜,喝!”

    白童惜酒量一般,但她知道阮眠今晚心情好,便舍命陪君子了。

    等阮眠喝到第四杯的时候,她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正当白童惜以为她喝不动的时候,却见她趴在桌上,哭了起来。

    “阿眠?”

    “呜呜呜……”

    “……”白童惜叹了口气后,自动进入到倾听的角色。

    半响,阮眠才抬起头,眼睛红得跟兔子似地看向白童惜。

    白童惜淡定自若地问:“发泄完了?”

    “……嗯。”阮眠闷闷地应了声。

    白童惜于是把纸巾盒推给她:“喏,擦擦吧。”

    阮眠抽了几张面巾纸把眼泪和鼻涕都给搓掉后,瓮声瓮气的问:“童惜,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莫名其妙啊?”

    白童惜打趣道:“是挺莫名其妙的,仇人死了,你应该高兴才对,怎么反而还哭得这么惨烈呢?不会是对那姓乔的余情未了吧?”

    “去你的!”阮眠笑骂道:“我就是对一头猪余情未了,都不会对那个魔鬼余情未了的!”

    “那你还哭?”

    “我这是高兴!”阮眠将视线投向了远方:“他死了,我比谁都高兴。”

    “嗯,我也高兴。”白童惜和她碰杯:“我们一起高兴。”

    接下来,戴润眼睁睁地看着包厢里的两个女人从正常喝到神志不清,经常这个哭完那个哭,这个笑完那个笑,有时候是两个人抱在一起哭着笑,也是没谁了。

    正当戴润看得入神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一看,发现是孟沛远打来的,连忙滑下接听键。

    “喂,孟二哥?”

    电话那头,孟沛远的声音难掩急切:“戴润,你去看看惜儿现在在干什么?为什么一直没有接我电话?”

    “呃……孟二哥,我想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嫂子在干什么了。”戴润不敢隐瞒:“嫂子跟她的好朋友正在夜色酒吧喝酒,不过你放心,我跟着她们呢,不会有事的。”

    “酒吧?好得很!”孟沛远撂下这几个字后,通话便断了。

    “孟二哥?”戴润怔了怔后,发现:“挂了?”惨了,孟二哥不会是生气了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