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贫僧只会道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主动一回#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杨凡离开小镇,迎着雨,向东走。

    佛宗境地多山,到了晚上,他便就近选了一座小山,挖洞打坐休息。

    他寻思着,自己这么一路挖洞东游,要是以后自己能活着,甚至成了自己师父一样的大师,那这些山洞估计也都出名了。

    第二天,雨过天晴,杨凡刻意的将头发四散开来,遮挡住了一部分的脸,将自己弄得邋遢了一些。

    有时候,换个发型,就等同于换了个脸。

    这么弄得邋遢一点,加上换了衣服款式,哪怕是见过自己的百宗人士,一时之间也认不出来。

    嗯?

    舍利怎么发热了?

    杨凡微微一愣,从怀中取出舍利。

    他这才发现,舍利不知何时缩小了,化作只有拇指大小了,同时上面还散着温暖的微光。

    将舍利握在手中,杨凡冥冥之中,知道了一些事情。

    除了帮助修炼,补充体力的效果以外,这舍利还能够屏蔽其他人对杨凡的追踪、推演,让别人无法用法术确定杨凡的位置。

    不仅如此,舍利偶尔还会有示警作用,当有危险来临时,会做出提示。

    比如此时,舍利发暖,便是在提醒杨凡,有危险在靠近。

    “这感觉…应该是明天。”

    杨凡皱眉,心中有些不解,

    这危险十有八九是尾山灵狐一族,也可能是百宗、南国的人。

    但无论是哪一方,既然舍利可以屏蔽别人对自己的推演,那他们是怎么判断自己位置的?

    思索片刻,杨凡忽然想到,昨天王秦那一句“师弟,听说你被狐狸糟蹋了”这句话。

    他当即心有所悟,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这闻不是用鼻子,而是全神贯注的以法力去感应。

    “很淡,但是有。”

    这仔细一闻,杨凡才发现,自己身上有一股不属于自己的气味。再认真分辨一番,他确定,这气味是许姗媛的。

    看来,许姗媛临死前,除了发出传信,也在自己身上留下了气息,好让她家里的人来追杀自己。

    杨凡尝试着散掉这气息,但却发现自己驱除不了,只能等着这气息自行散掉。

    如果算时间,大概还要三天。

    “按照王师兄的说法,追杀我的尾山灵狐只有一位,是半步悟道境,而且以他教我的方法,是可以挡住的。”

    杨凡仔细回想了王秦的话,最终,他决定这次主动一回。

    既然追杀的人明天到,那自己不如选择合适的地点,布好阵法,然后守株待兔。

    杨凡觉得这一招可行,便在地图搜寻起来。

    师兄所教的六个字,名为六字大明咒,其本意是蕴含智慧、阳光,而非专门降魔。

    但若人的光明和智慧出来之后,自然会神通广大,降服诸魔。

    换句话说,如果有人足够的智慧与光明,那即使没有咒语,也能灾障不干。

    而在还没有修成时,还需要咒语之类的辅助。因此,便衍生出了王师兄所说的这个方法来。

    “如果要借力,就要借象征光明的事物。从天气来说是阳光,从方向来说是朝南,从地势来说是高大,最好有火相,但也要有一定的水配合。”

    杨凡快速理解一番,之后快速在地图上寻找,最终手指一点,落在了东边的一处山头上。

    此地若以杨凡为参照,是东面。

    但方向是相对的,若以三十里外的大湖泊而言,这座山就是在南方。

    同样,高低大小也是相对的,这山严格来说不高,只有两三百米,但却是方圆几里之内的最高山,符合杨凡的要求。

    至于天气,正所谓大雨大晴。

    昨天刚下过一天一夜的大雨,到了明天时,哪怕不如今天这般明朗,但十有八九也还是个晴天。

    就这里了。

    杨凡定下计来,向着那座山头进发。

    此时知晓了舍利能屏蔽推演法术,他胆大了不少,散着头发,直接在大路上走着。

    临近傍晚,杨凡来到山脚,并寻了一条山路上去。

    等缓步到了山顶,已经是月色当空,一片寂静的景象。

    杨凡站在山顶,向东方望去,目力极尽之处,有一片灯火通明的都城。

    那里是樊城,是赢朝外派在佛宗境地的‘大使馆’,只要到了那里,便算是入了赢朝境地。

    不过,此时虽能看见樊城的灯火,但实际上,两地相隔数千里之远,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到的。

    而那灯火能传到这里,是赢朝的阵法所致。他们刻意这么做,就是表达终将把佛宗教化融合,纳入赢朝之中的想法。

    “先挖一个山洞,晚上用来休息,然后在周边布置十个阵法,这样,应该能确保抓住来人。”

    追杀自己的只有一人,既然如此,布置十个阵法,隐匿好,然后随机应变,把对方引进去就可以了。

    在准备过程中,杨凡好好熟练了一番自己的剑招,很快的,就练到能够自如运转剑气,并能控制好力道的地步。

    洞挖好了,他在地上刻上了十个六字咒阵法,而后以法力相互连接,并用草木遮挡好。

    等这一切都做完了,杨凡便进入洞中打坐休息,并将部分心神放在设立上,通过舍利的感应,来判断对方是否逼近了。

    而他这么一等,便是等到了第二天中午。

    在正午时分,那舍利忽然发烫了起来,这感觉,似乎是对方摆脱了什么束缚,正全力向杨凡冲来。

    杨凡眉头一挑,心中生出一计。

    他右手呈剑指,凝出一丝剑气,然后对着自己左手一划。

    大片的血液瞬间冲出,杨凡以法力控制住血液,将它们沿着山洞的位置,撒到自己能看到的最远处。

    他这么做,就是要让来人以为,自己是被追杀,受了重伤,所以才躲进这里疗伤。

    如此,便能让对方放松警惕,然后自己再一举发动阵法,将其拿下。

    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么做了,对方未必会入自己的…

    嗯?

    就在杨凡伺机而动时,只见一个身穿暗红袍子的老妪,瞬间出现在不远处。

    更要紧的是,她站的那个位置,刚好是一个阵法的中间。

    这简直是天助我!

    杨凡心中一喜,立马走出洞中,体内法力翻滚,大喝道:

    “唵嘛咪叭咪哄!”

    砰!

    只听一声脆响过后,在那老妪惊骇的目光下,其周边地下忽然炸出六个小坑。

    然而…

    没有然后了,

    尘归尘,土归土,那地上的坑再无半点动静。

    此一时间,杨凡和老妪的脑海中,都闪过一个念头,

    这是什么情况?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