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个墓不好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章 魔#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哼!”

    闷雷一般的冷哼,紫黑色的黑云隐去,仙光佛影,帝皇亦一同隐去。

    墓地恢复成郑锋熟悉的寂静昏暗模样,那井然有序的坟塚藏匿于黑暗之中。

    外界,

    郑锋脖子下密密麻麻的小脸向着他最后的区域发起进攻,誓要吞掉他的大脑。

    一张张似笑非笑的扭曲笑脸蠕动,大口撕咬郑锋的血肉,让郑锋痛苦难忍。

    “小子,干得不错,吃得了苦。”

    “你....是谁?!”

    粗矿浑厚的声音让濒临死境的郑锋一惊,这是临时前的幻听吗?

    郑锋的求生欲很强,可是在六道饿鬼咒的吞噬下,只是无谓的抵抗罢了,当第一张笑脸爬上他头部之时。

    他知道那就是他的死期,大脑被啃咬任意一口,郑锋这执念一般的求生欲便会片刻瓦解,此时他的眼神已经在开始涣散了。

    瞳孔隐有扩大的痕迹,这是死亡的征兆。

    “我?一个失败者....你赶紧成长起来,太弱了,一道六道残术就能要了你的命。”

    浑厚的声音回答了郑锋的问题,让他知道自己没有幻听。

    这是要救自己吗?郑锋仿佛看到了希望,黯淡的眼眸出现神光,至于这神秘人说的话他都没注意听。

    “小子,记住这个感觉,它叫,魔!”

    浑厚粗矿的声音带着莫名的威严,让郑锋精神一紧,注意力前所未有的集中起来。

    此刻,他忘记了疼痛,忘记了身上的六道饿鬼咒,在其脑海之中一尊伟岸的身影出现!

    这身影顶天立地,让郑锋看不清真容,仅有一双睥睨天下的眼神让人望而生畏。

    “这铠甲.....和滚滚的差不多。”

    古朴的兽皮铁甲,上面布满繁杂的文字,散发古老莽荒的气息。

    铠甲是残破的,一道刺眼的剑痕在胸前,手臂上五爪之印,后背是戟痕,其余还有密密麻麻的其他兵器留下的痕迹。

    “这么多兵器的痕迹,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战斗。”

    郑锋震撼,这些痕迹散发莫大威严,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出身时,没有六道!我殉道时,不入轮回!”

    威严的声音,在这尊伟岸的身影前出现六个漆黑的窟窿,其中一个窟窿有着密密麻麻的小鬼。

    它们看着郑锋露出饥饿的表情,丑陋的大嘴滴落口水,这让郑锋不寒而栗,就是这些东西在啃食自己的血肉,吞噬自己的灵魂。

    伟岸的身影向前探出一手,可怖的威能让人窒息,他要只手碎六道!

    郑锋眼中有些激动,他知道只要破除了这东西,自己就得救了。

    “兵主,六道有我佛之影,给他一个造化吧。”

    可是就在魔神兵主要将郑锋身上的诅咒破除时,一抹金光出现,照耀六道。

    一尊老佛坐在金光之中,面目慈悲之相。

    “滚开,我眼中无佛!他也不需要成佛!”

    魔神兵主不卖老佛面子,那只巨手依旧强势压下,佛又如何,不入吾眼。

    郑锋看着这尊魔影,心中被悄然种下某种东西,魔,随性而为,无所畏惧。

    “众生疾苦,需有人渡,此子有慧根,有仙种,兵主何必逆行?”

    老佛眼睁睁看着巨手落下,什么也不动,就是那佛光暴涨,照耀了六道黑洞,挡住兵主的手,那群饿鬼发出痛苦的哀嚎。

    在佛光之中消失,消失之时那丑陋的饿鬼面露微笑,好似解脱了。

    这佛光从郑锋的身体中透出,身上的诡异笑脸在消退,这佛光还有一股滋养的力量。

    让郑锋原本被吞噬了一圈的身体缓慢复原,他痛苦的表情变为安详,这佛光在引导他。

    郑锋看到了一个美丽的世界,父亲,母亲安详的在那生活,慢慢的郑锋也出现一个慈悲的笑容,如同那尊老佛一般。

    “这是我吗?这个世界真的存在?”

    郑锋的意识外离,他能看到脑海中魔神与老佛,也能看到自己身体的变化。

    “你信,它就存在。当然,我不信,我不喜欢佛!”

    又一道声音出现,这个声音让郑锋感到莫名的亲切。

    “你是?”

    “我,也是一个失败者.......”

    又一道伟岸的身影出现在郑锋脑海中,他踩着大地,头顶苍穹,背负金剑!

    剑,厚重。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

    “这是一位帝,剑好熟悉,在那见过记载的,”

    没有龙袍,仅有一身布衣,可就是有一身帝皇之气,让郑锋不自觉的出现万民朝拜的画面。

    “老佛拜见.....”

    “你是出家之人,四大皆空,何须行礼?”

    略带嘲讽的语气,帝影打断了老佛的话。

    “阿弥陀佛,仙佛亦为人,当敬你。”

    老佛起身拜见,双手合十,很是恭敬。

    “那为何不拜我?!”

    兵主刚刚被佛阻扰,眼中出现怒气,准备动手之时,伟岸的身影莫名黯淡让他气愤的停下脚步。

    “该拜!”

    老佛到是干脆,合十再拜。

    “之前老佛也不过是争份希望,望兵主海涵。”

    “这小子是我的,你们都给我走开!”

    魔神兵主并不买账,依旧霸气凌云的说道。

    此时帝影在一旁沉默,他不说话,在权衡什么。

    他们在争的是自己?一旁的郑锋有些错愕,没有生命危险后,他才有时间思考。

    他站在一旁想要出声,又发现自己插不上话。

    “时间要到了,望兵主抬手。”

    老佛有些头疼,他不能退,

    “哼,各凭手段!”

    兵主冷哼一声,跨步上去,此时郑锋发现这老佛、兵主、帝影的身形几近消失了。

    他们的出现是有限制的。

    “老对头,等你这句话很久了。”

    兵主话一出,帝影突然一喜,拔剑而斩,剑锋直指六道!

    “阿弥陀佛,正合老衲之意!”

    “兵主都这么说,老道也来凑个热闹。”

    一青袍老道倒骑青牛露出背影,自东边而来。

    “神说......”

    “滚!尔等蝼蚁也想参合!”

    一抹白光还未出现别被兵主喝退,他怒气冲冲,这些人的“无耻”让他异常愤怒、

    这番外蝼蚁还敢出现,真当他这个魔神兵主是吃素的?

    “来,来,来,你们的无耻不减当年,吾何曾惧过?!”

    这骑牛老道,金光老佛,伟岸帝影在郑锋眼中无一不是与魔神兵主比肩的,可是魔神兵主却未曾畏惧。

    就像....这不是第一次了。

    魔,与世界为敌!

    “这不是当年,要争你们争,他是人。”

    帝影叹息一声,走向郑锋,金光照耀郑锋,他什么也感觉不到了,有些东西他连看的资格都没有。

    这是在保护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