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山梦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五十一章 狗嘴里头有象牙#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绝笔?”

    李阎王大瞪着他那一双牛眼:“绝笔是啥意思?宋世安要和哥儿绝交?”

    大鱼有点没好气的白了李阎王一眼:“肚子里没墨水,不懂就别瞎猜!宋世安和哥儿,那是过命的交情,怎么可能绝交?!”

    “那绝笔是啥?”

    “绝笔是他们那些有文化的人,一种文绉绉的说法,大致可以看成是一个人死前最后写的一些东西,多数是写给他自己的家里人或是亲朋好友的。”

    “哎呀,别废话了!”李阎王心急,语气里带着明显的不耐烦:“快说说,宋世安写的到底是啥?说全科了!”

    林有和大鱼好得能穿一条裤子,不满李阎王对大鱼那盛气凌人的态度、那命令式的口吻,忍不住为好兄弟说话:“啥叫废话?是你在问啥叫绝笔,大鱼说给你听,倒成废话了?”

    被林有抢白,李阎王竖起眼睛就要发作,虽然林有说的是实情,可自我反省,对于习惯了总是骑在人家脖子上说话的李阎王来说,不是不会,而是“没那习惯!”

    可已经冲到嘴边的脏话,又被李阎王给咽了回去,倒不是顾忌林有东青龙的身份,更不是他突然之间就肯自我反省了,而是想着志远还正病着呢,里里外外多少事情,自己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和林有大鱼起杠头。

    李阎王缓和下那凶煞的眼神,一本正经、和颜悦色的给大鱼赔不是:“是我心急了,话说得不地道,你别往心里去。”

    又解释道:“我是想着,那东西放你身上那么久,你一定拿出来看过的对不对?我是特想知道上头到底写了啥,为啥哥儿看了会那么难过?”

    李阎王可少有这么正儿八经给人赔不是,大鱼可把李阎王表情的变化看得一清二楚,诧意之外也感念李阎王对哥儿的关切与忠心,对着李阎王微微一笑,语气温和又真诚:“没事!我知道,你是因为挂心着哥儿。”

    连林有的眼神都变了,看着李阎王,眼里含着赞赏和友好的笑意,由衷的轻声称赞:“行啊你,还真当得起哥儿今儿夸你“心态平”,知轻重,顾大局,稳!”

    跟着就问大鱼,可知道那绝笔写的是啥,不止是李阎王,他也心急想知道。

    大鱼点头:“我知道的,我好歹小时候也上过两年私塾,这次又是和莫志伟一起去的珠河,有还不认得的字,就问他,就那么几行字,也知道你们一定会问起,所以,我把原文都背下来了。”

    “都能背了啊?”李阎王对着大鱼一挑大拇指:“海龙王搬家——厉害(离海)!”

    言罢,瞬也不瞬的注视着大鱼,等等着大鱼开口,边上的林有和胖子也抻长了脖子,眼巴巴的看着大鱼。

    大鱼清清嗓子,一脸庄重的开始背诵宋世安给志远的“绝笔”:

    “此去珠河,将与日寇作殊死斗,敌强我弱,不知日后是否还有命与弟相见,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为国家民族,纵然百死一生,我亦往之!弟体素弱,与我又相知情重,若闻兄之噩耗,不可过于伤怀,勿忘汝要重建大丰之宏愿!赶走日寇,重建大丰,让富锦的乡亲民生富足,亦是为兄的心愿,望弟勿太过以兄为念,善自珍重,心若无澜,碧海青天!”

    大鱼念完,屋里四人或叹息或痛惜,好一会都没人说话。

    宋世安还没能去到珠河,就已经先在鲤鱼峰殉国,头颅还被日本人砍下,挂在富锦县公署门外的大树上示众,壮志豪迈,却出师未捷身先死,让人难过。而他对哥儿,绝笔的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情真意切的关怀,难怪哥儿见了,会那么的难过。

    半晌,林有抬起了头,对三人道:“大家散了吧,大鱼,你去了富锦这么些天了,赶紧回家去看看;少堂,你也才从奉天回来,憋了这几天了,要去桃源路的话,尽管去,今晚我值夜,你放心去耍,家里有我呢;胖子,里外的暗哨你再去巡一遍,然后就去睡吧。”

    李阎王摇摇头:“哥儿病成这样,我可没心思去逛窑子,有哥你也累了这些天了,今晚我替你吧。”

    胖子也没动脚窝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突然就问大鱼:“刚才你最后说的那一句,心若无什么,碧海青天?”

    大鱼瞟胖子一眼:“心若无澜,碧海青天!干嘛?”

    “无澜?”胖子眼睛睁得大大的:“澜是什么?”

    胖子虽是财主秧子出身,打小有读书的条件却不喜读书,斗大的字也不识一箩筐,一直好吃懒做晃荡到父母双亡,拜了林有为师在酒家后厨当水台小工,跟了志远之后,才算是真正开始用心做事。

    大鱼道:“这字我也不大认得,问莫志远,他说这是波澜的澜。”

    “哦!”胖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话音还没落呢,屁股上已经挨了李阎王一脚:“还不巡哨去,什么澜不澜的,和你有关系?!”

    对于胖子来说,挨李阎王的打,那是家常便饭,胖子早就已经习惯了,李阎王就那么一个人,平时打人好像不要本似的,可危急时救人也从不含糊,胖子都已经记不清被李阎王救过多少次了,所以胖子一向的态度就是“不计较”,从来不去向志远告李阎王的黑状。

    胖子跳开一步,离开李阎王抬腿能够得着的“势力范围”,一边揉着屁股一边说:“心若无澜,碧海青天,这话文绉绉的,咱听着或者没感觉,可哥儿懂啊,我刚才一听,

    就在想,这话或许可以用来劝哥儿,一来有那么个意思,二来这话是宋世安说的,哥儿与宋世安兄弟情重,又痛惜宋世安死得壮烈,或许能听进去呢?”

    正想抬脚再给胖子一脚的李阎王一下子来了兴趣:“劝哥儿?”

    “嗯!你们发现没?这回哥儿看着好像没事人似的,在咱们面前,只说大义不提老爷子,可吃不香睡不着,我看啊,一来是庆三爷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走了,让他心里忒难过,二就是他心里压根就没放下老爷子,为着没能坚持派人护送庆三爷他们,暗自里把肠子都悔青了不算,还自责得紧。”

    李阎王大瞪着他那一双牛眼:“你到底想说啥?”

    胖子一边小心的防备着李阎王再抬腿踹他,一边道:“哥儿现在着急上火的,是他这水肿老不消,没法子去大连领职,可他又是心焦、又是悔恨自责的,这病怎么好?王朝宗都说了,被情志所伤的人,气机逆行,血瘀神乱!我就在想,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哥儿陷在里头,得帮他走出来,正不知劝他说啥好呢,就听见这‘心若无澜,碧海青天’,感觉这句行!”

    “原来你在想的,是这个!”惊诧过后,李阎王看着胖子,眼神里除了原本的轻蔑,还有了那么一丝丝的赞赏:“算你有良心!”

    然后回过头,看着林有和大鱼道:“妈了个巴子的,这死胖子,还真不愧是哥儿选出来的北玄武,平时混球一个,可时不时的就能从狗嘴里吐出象牙来,他说得没错,咱得做点什么。”

    林有点头:“没错!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哥儿陷在里头!咱先合计合计,看怎么说才最好,咱不是要他放下老爷子,而是要他放下那些后悔和懊恼,向前看……”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