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山梦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四十八章 点相#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马警官带着包永元和曾敬亭,从福记后居往前铺走,准备从前门出去取电驴子,既然是来打秋风的,福记的“孝敬”款既然已经到手,自然没再逗留的道理。

    到了前面店面,包永元此行的重头戏,便来了。

    包永元装着目不斜视的跟着马警官,其实在踏进店面时的那一刻,眼睛偷偷的一瞄,心里就已经早就有数,在店里南大炕角落里正趟在那里吞云吐雾的,就是高宏才!

    一心巴望马警官能发现高宏才,那自己就更轻松了,只要看戏就好。

    谁知那马警官一脑门子的“出去分钱”,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治安寻查”啊,径直就往大门口奔。

    包永远一看这不行啊,自己的任务,就是要点高宏才的相,让潜在的“有心人”,知道炕角那家伙,就是才领了大笔赏格的高宏才!可不能就这么出门子!

    包永元装着很自然的偏头看了看墙角,然后轻轻的捅了捅马警官的后腰。

    那马警官怎么说也是混奉天警务科的人,淡定的慢下脚步,也不作声,只回头以眼神问询,就见包永元向某处轻轻抛了个眼色。

    马警官顺向一看,烟馆店面灯光有点昏暗,就那么一打眼,似乎并没发现什么,可他知道,包永远绝不会白捅他那一下,这里头,肯定有东西!

    定睛细看,妈了个巴子的,那不是高宏才吗?

    马警官心中大喜:我的那个乖乖,出来打个小秋风,不曾想还有个大铁串子等着自己去撸呢!妈了个巴子的,这么大的一个活宝,自己竟然没看见,亏得包永元瞧见了,不然差点儿就走宝了。

    上!撸他这个铁串子,怎么说都至少再多整他几十元分分!

    见马警官看着墙角,两眼突然就放出光来,包永元就心知,自己原本悬起的心,可以放心的放回肚子里去了,下来已经没自己什么事了,自会有人,代替他点高宏才的相!

    果然,就见那马警官转身抬腿,走到烟炕边对着炕角里的高宏才嘿嘿冷笑,还故意拔高着声调:“哟,这不是高宏才吗?我说怎么这几天都不见人,原来你躲在这啊,你个老杂毛,发了大财,也不分我们兄弟几个,想吃独食啊……”

    边上包永元还生怕高宏才不死,装作一副随口附和的样子,加了一句:“可不,得了上万的赏格,他妈的连馆子都没请我们兄弟去吃一顿……”

    那高宏才听了,只感觉耳朵里一嗡,差点没昏厥过去!

    第一个感觉就是要糟,自己今天只怕是要摊上大事了,真不应该在街口看到电驴子了,还进来这福记。

    进内街时,他就看到了那辆停在那家妓院门口的电驴子,他知道这种三轮摩托车,大多

    是警用的,高宏才甚至认出了这是马警官的电驴子,他在街口打了几个磨磨转,犹豫着,而不是直奔福记。

    高宏才因为给日本特务当包打听,没少指证人和带警特抓人捕人,因而特务科的好多人包括马警官他都认得,既然自己认得出别人,那别人肯定也认得出自己,高宏才是生怕自己被认出来。

    他在附近租小旅馆住并来这里抽大烟,用的都是化名,怕被马警官认出破财之外,更怕这瘟神嚷嚷起来,被人知道自己就是那出卖了梅子瑜和庆文秀的高宏才,一旦在人前被点了相,极有可能召来杀身之祸,那满洲情报组的人,肯定正满世界的找自己呢!

    高宏才一心只想着,再捱两天,等把当局答应他的下剩的一百五十元也拿到手,就远走高飞,找个地方避风去。那时的物价,0.1圆就能买一斤上好的细粮大米,五百元够他花一阵子的了。

    原本上万的赏格,日本人告诉他最终能发到他手里的,只有五百,其余都是他“自愿捐献了”,高宏才心里在滴血,却不敢多放一个屁,他知道在日本人眼里,像庆文秀那样的,虽然是必杀的敌人,却也是让人敬仰的民族英雄,而像他这样的,虽然是日本人“大大的朋友”,却也是让人鄙视厌憎的“小人”,要是把日本人惹烦了,日本人会连这五百都不给,别的不说,自己都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日本人保护自己,日本人不一样连冷眼都不瞧自己一眼、还黑着脸把自己轰出了特高科么?

    赏格只剩下个零头不说,那出纳还难为自己,说现钱不够,只能先给三百五,下剩的一百五十元,要他过几天也就是后天再去拿。

    高宏才只当是那出纳想借机敲他一笔,可递上一张五元的票子,那出纳还是白眼一翻:“真没钱,四天后你再来问问。”

    高宏才却不知,他出卖的虽是庆文秀,却让李熙感觉唇亡齿寒,为护犊子,李熙对他起了杀心,李熙手眼通天,故意在背后使坏,那一百五十元,就是要他命的“药引子”!

    进福记之前,在街口看到电驴子,高宏才不是没有警惕和犹豫,无奈烟瘾已经起了,只感觉全身都有蚂蚁在爬,浑身不自在,烟馆就在眼前,却不能去抽上一口,光想想都想拿头往墙上撞。

    犹豫再三,高宏才还是进了福记,高宏才心存侥幸:“那电驴子是在妓院门前,这说明啥?说明那马瘟神还在妓院里鬼混啊,那自己去福记怕啥?赶紧过了瘾回小旅馆猫着就是了,会有啥事啊?”

    高宏才却不知,打他从小旅馆出来,就已经被人一直暗里盯着梢,包永元是听着暗号、掐着时点,唆摆着马警官从妓院出来,又唆摆马警官“

    安步当车”,把电驴子留在了妓院门口,三人走路进了福记!

    而高宏才,自打进了福记,虽然急着过烟瘾,也依然竖着耳朵半睁着眼,马警官他们三人从后居出到铺面,他第一时间就已经发现了,陪着小心,蜷缩起身子,用捧烟枪和拿烟钎子的手,尽量的挡着脸,生怕被人认出来。

    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都用手挡脸了,还是被人家认了出来,那马瘟神不但点了他的名,还公开的说他“发了大财”,那包永元更是说他“得了上万的赏格”,这不是要命么?!

    这福记烟馆是什么地方?这种下等烟馆,三教九流乌烟瘴气,别看一众烟鬼神昏目暗、瘦骨嶙峋,可一听到钱,都来了精神,好些人都支起了身子,或眼色森冷如刀,或不怀好意且带贪婪,真勾勾的全勾在自己的身上,像看着一座金山似的!

    高宏才心跳如鼓,他知道了自己的处境有多么的危险,被马瘟神他们敲诈还是小事,甚至连满洲情报组都不是事了,自己虽然被人点了相,但应该还不至于立即就有被满洲情报组的人诛杀的危险,要命的是这些为了钱绝对会铤而走险的烟鬼啊,只怕这几个穿狗皮子的人一走,那些烟鬼,就会扑上来将自己五马分尸!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