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山梦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四十三章 要爸帮忙吗?#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熙问志远为何不应刘襄理所请,联手锄杀高宏才,志远淡淡的:“我和刘襄理说,谢他让我也有手刃仇敌的机会,我承他的情,但我最近事忙,身体又出了一些问题,需要静养,那高宏才,就请他们收拾掉,我就不参与了。”

    “哦?”李熙越发心疑,双眼瞬也不瞬的盯着志远看,直到捕捉到志远平静外表下、眼底跳起的那一小簇几乎难以察觉的火焰,才嘴角浮起一抹洞察一切的微笑。

    “你瞒得过刘襄理,却瞒不过我,”李熙慢条斯理,同时也是意味深长的瞟了志远一眼:“你这是在刘襄理面前玩了个花招,实际上,你自己早有主意,那高宏才,必死你手!呵,还请情报组的人收拾掉高宏才,看来你不但会悄悄的抢在情报组的前头先动手,还已经收集了你自已认为足够的情报,认为动手的时机已经到来,确认你一定能抢在刘襄理回奉天之前搞定高宏才,我,没猜错吧?”

    见志远闭着嘴巴不肯说话,李熙干脆把话说得更明白:“你与庆文秀,情同父子,庆文秀对高宏才有提携之恩,那王八蛋却忘恩负义,害死了你三大爷,不但让你受失亲的锥心之痛,更主要的是,他因此让你回归杜家的好梦又一次化成了泡影,这么一个人,只怕你连亲手活剐了他的心都有了,你会让他死在别人的手上?没可能!”

    “确实如爸所料,这事,我不想别人插手,我自会为那高宏才,安排取死之道。”

    李熙既然目光如炬,再欺瞒便没什么意思,加之又一次被李熙看穿底牌,志远不免有些懊恼,说起话来,便有些没好气,不敢说李熙,就拿刘襄理出来嘟嚷:“那刘襄理也是,不过是杀只瘟鸡,焉用牛刀?一个小小的高宏才,宰了就是了,还联手?小题大做!”

    李熙听了,立马就放下脸骂志远:“你这死孩子!还真要去动高宏才!高宏才本事再不济,也是在日本人的眼皮子底下杀人,事能小吗?能没有暴露的危险吗?!现在啥最重要?别为了死人把活人给搭进去,才最重要!”

    李熙也知道志远是个倔货,想劝他放手千难万难,既然担心,当然要先套话:“你准备以什么方式锄杀?”

    “锄杀?”志远笑得点儿邪魅:“爸您又在给我挖坑呢?若我不知死活的把调门拔高,是不是又要吃您四下爆栗?”

    “哦?”

    “虽然高宏才的命,我要定了,但请您放心,只有看似和我毫无关系的‘谋财害命’,而根本不会有会刺激得日本人疯狂反扑的带有政治倾向的‘锄杀’,再说了,”志远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我又不是刘襄理,也没加入情报组,既然不是公门中人,平头百姓一个,

    可没资格代表国民政府,锄杀汉奸。”

    “哦?‘谋财害命’?”李熙眼里难得的泛起了赞许之意:“还知道敬畏国家机器,不求逞一时的痛快和表面的好看,看来还没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方向也对,不错……”

    被李熙称赞,志远心里舒服,屁话也就多了:“现在不是几年前了,日本人对东北的控制已经越来越严酷,特务耳目又众多,锄杀的动静太大,虽然能震慑汉奸,但弊多利少,最主要的,还是情报组才倒了两员台柱,奉天当局对情报组又搜捕正急,若然出事,情报组再因此折损人员,只怕会元气大伤。刘襄理是个讲求实际的人,但他身为梅子瑜的继任人,在公在私都有锄杀高宏才的义务,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我先下手除掉高宏才,以免他再去冒险了。”

    “你小子,为情报组想的倒是周全!只独独没想过我!”李熙嗔道。

    “怎么没想过?”志远叫起冤来:“我恨高宏才入骨,势必杀之以为我三大爷报仇,但为了爸和李家安危,我只做事不留名,决不会让多一个人知道,包括那两个最想杀高宏才的人——我爹和刘襄理!”

    “敬畏风险,不求虚名,果然进益了,”李熙伸手,在志远的头顶上揉了揉他的头发,话音里带着痛惜:“你有多渴望你爹的夸赞,我知道……”

    稍一沉吟,李熙抬眼,表情认真:“你准备,几时动手?”

    “就这两三天。刘襄理和我说,他在这边,会逗留三、四天,情报组要锄杀高宏才的话,我估计怎么也要等他回奉天,所以我这边要抢在情报组之前动高宏才的话,就是这两三天。”

    李熙想了想,问:“时机成熟?”

    “成熟!日本人没有为高宏才提供特别的保护,而他告密有功,赏格昨天也已经发给他了,虽然那赏格左扣右扣,到他手里就五百多块钱,但也够让人见财起意了,我的人,一直在盯着这事呢。”

    李熙淡淡一笑:“接下来,就不是事了,而是新闻,标题是‘钱财露白引事端,杀人者逃去无踪’?”

    志远亦淡淡的笑:“差不多!但相关消息,会不会上报纸就不知道了,饥寒起盗心,何况还是在烟馆周围,有烟瘾没钱抽大烟的人见财起意,杀人抢劫的事多了去了,司空见惯,没啥新闻性吧……”

    “烟馆周围?!你小子,还真会选地方!”

    李熙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那就是“和老子选的地方竟然一样!”

    见李熙似乎话中有话,志远怕李熙并不认为烟馆是个合适的地方,忙解释道:“高宏才这人,染上了大烟瘾已经好多年了,为这败了家不说,老婆孩子都卖了,就是为了能有钱抽大烟,

    他投靠日本人当了包打听,坏事做尽,自他向日本人告密说我三大爷藏在千兆隆之后,深怕满洲情报组的人报复,有家不敢回,最近租住在城东的一家小旅馆里,经常去的那家烟馆叫福记,烟土价格较别家便宜些,周遭治安向来不大好。”

    “所以,你就把动手的地点,选在福记?”

    “爸,您说过,要杀一个人,又不想因此被怀疑,何时杀,怎么杀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是那人明面上被何人所杀,因何被杀。想不被怀疑,就必须找到比自己与对方,更尖锐的矛盾载体出来顶包!当某天福记里有人传说,说那边那个人,就是高宏才,才得了日本人多少多少赏金,那么,当夜深人静,离开烟馆回小旅馆的高宏才,在福记附近,被可能是没钱的大烟鬼谋财害命,这是否合情合理、顺理成章?”

    “我教你的,都还记得,算你合格。”李熙笑咪咪的:“要爸帮忙吗?”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