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山梦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不放弃不逃避#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熙不但不答,反而反手一甩,立马就在志远的脑袋上凿下四个爆栗,带着绝然的压力,一声低低的厉喝:“冷静!”

    志远惊愕的看着眼色犀利脸色阴沉的李熙,直喘粗气。

    就见李熙瞪着眼睛骂他:“你这一遇你爹就发瘟的毛病,啥时才能改?到底能不能改?!这是你身为一个特工、一个我多年的学生、明心堂主和李家未来的守护者,应有的素质?”

    发瘟!

    门外的李阎王听了,一方面心疼志远被李熙打骂,一方面感觉李大先生骂哥儿“发瘟”,真是太他妈的痛快了!李大先生真不愧念过大书的,这“发瘟”二字,真是太贴切了。哥儿人聪明,可一遇到他爹顺天老爷子的事,那脑子就不好使,时不时的就犯傻,在伊通河边,他爹打他,他只会傻哭,都不知道躲!他爹都要用刀子宰了他了,他还一心只向着他爹,反过来给自己这个去救他的人下绊子,这不是“发瘟”是什么?!

    屋里,志远被李熙骂得脸面无光,又是羞愧又是警觉,定了定神,双手叠于腹前,向李熙低头认错:“爸,对不起……”

    李熙冷哼一声,看在孩子人在病中的份上,没再说话。

    半晌,志远陪着小心:“爸,您……您怎么知道,我爹要去大连?”

    黑子从奉天归来之时,正是志远闹情绪闹得最厉害的时候,谁都不想见,大义不能不顾,也就用眼色寻问了下黑子此去奉天,与徐常青的人接头是否顺利,到黑子用手势暗语说一切顺利,他就急着把门重新关上,还发脾气,把黑子带回的丸药和海山给他做的衣裳都扫飞了,之后各种闹腾,还没有抽出时间把黑子找来细听汇报。海山要去大连,应该是黑子带回的消息,这消息自己还没知道呢,怎么李熙倒先知道了?

    机密事上,黑子一向嘴严,但浑河堡的事情,不算是很“机密”,如果四神向黑子动问,黑子是会说的,可这事,怎么说都是自己的“私事”,李熙是怎么知道的?不论是四神不小心,还是朱厚辉耳朵太长听了去,这都是不是好事!必须警惕和杜绝!

    李熙瞟志远一眼:“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趁早收了那心思,别胡思乱想,我知道这事,和黑子这次从奉天回来,完全没有关系。”

    志远看着李熙,想了想,也就明白了:“是……是爸安插在龙行里的那个人,给爸通了消息?”

    李熙轻轻点头:“在黑子没回来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了。”

    志远没再言语,极力要自己静心,以定方向。

    自己确实是有一肚子的委曲,信誓旦旦的说不再以爹爹为念,可当爸一说爹有危险,自己的心,就悬起了……

    自己

    真的会放弃重回爹爹膝下的梦想吗?

    放不下的!

    发完脾气之后,应该做什么,就还是做什么去吧……

    没什么好委曲的,爸提点得对,没有爹爹,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自己!

    真的,不能再闹了!不然就真的会错过了很多东西,爹爹要去大连,爸都知道,可自己却不知道!

    浑河堡的那位,不管他如何的对待自己,都是自己要护卫好的人,自己不能放弃和逃避守护他的责任!

    志远看着李熙,态度非常的谦卑和诚恳:“爸,这两天,我一直在闹腾发脾气,行事粗疏,实话和您说,黑子回来了,我甚至还没召他来细问过,这是我的不是,过后一定好生的检讨。浑河堡的动静,能让您在我面前提起的极少,我爹去大连是怎么回事?缘何能让爸如此关切?爸您是不是闻到了什么味?”

    “哦?”李熙脸上的笑意味深长:“你这是肯听我的劝,继续追求重回你爹膝下了?”

    志远志远沉吟良久,幽幽的道:“光是我这边不放弃又有什么用?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单手拍掌!”

    李熙只能回以沉默,确实,就算是上帝,也不可能单手拍掌。

    志远抬眼看着李熙,眼神已然闪着坚毅的光:“我或者不会再用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了,能不能重回他膝下,随缘。但我不会放弃和逃避守护他的责任!”

    李熙看着志远,神色渐渐凝重,伸手在志远的头顶上揉了揉:“难得!难得啊!好,我告诉你。”

    李熙凑近志远,将声音压得极低,以防门外有耳:“你爹以要向一个名叫崔世德的大连名医学习针灸以光大杜家医馆为名,在这两三天,就要启程去大连,说是大约要过一个月左右,才能回浑河堡。大连那边的崔世德我已经让人查过,确有其人,而你爹手里据说也有崔世德邀请他去大连的书信,表面上看,没破绽,但我感觉,这里头,有东西!”

    志远点头,也将声音压得极低:“他明知曹二虎一直在盯着他,为了龙行,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除非大连,他非去不可!学习针灸,应该只是个幌子,他去大连,一定还有内情!爸觉得,他是去走钢丝?”

    李熙轻轻点头,以示同意志远的分析。

    志远看着李熙,眼都不眨:“那么,他在为谁而动?龙行的势力范围,难达大连之远……”

    李熙赞许的又伸手揉了揉志远的头发:“你人虽在病中,这脑子转得还不慢嘛!你觉得呢?”

    志远忽闪着睫毛:“满洲情报组?因我三大爷的关系,我爹他一直在暗助满洲情报组,可我才和刘襄理见过面,没听他说起我爹啊……”

    “这可能是组织纪

    律的关系,刘襄理不便告诉你。另外,还有一种可能……”

    李熙深深的看志远一眼:“按我收到的情报分析,你爹他很有可能,已经秘密和红地盘的人,有了往来……”

    志远双眼瞬也不瞬的盯着李熙看,连瞳孔,都似乎一下子就收缩了:“红地盘?那可是最要命的……”

    “是的!除非你爹去大连真的只是学针灸,不然,你爹的处境,甚至可能比你,还更危险——你爹很少出远门,对于搞特务的人来说,反常即为妖,我要是曹二虎,一定会盯死你爹!”

    “我明白了,我知道我要怎么做了。谢谢爸!”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