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山梦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三十九章 明见#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能让志远感动得眼泛眼光,李熙心里暗暗得意。

    李熙给揽在怀里的志远一个鼓励性的拥抱:“好了,既然你已经被开导好了,那我就要上班去了。你呢,在家好好的休息,把心放宽,这病不怕的,相信爸,爸不会看错的,你的命硬着呢,虽然从小就三灾八难的,可老天爷给你的坎坷再多,又能奈你何?再深的沟再宽的坎,不都被你走过来了么……”

    李熙言罢,就准备撑开志远,给志远一个温暖鼓励的笑容,然后就去上班。

    可谁知,却撑不开,志远明显有个扣着他的肩膀不愿被他撑离的动作。

    李熙意识到了什么,停下了动作的趋势,改为伸手在志远的背上轻轻拍着。

    过了一会,志远主动撑离,点着头“嗯”了一声,还嘴角上提,做出一个宽心的微笑:“爸放心吧!您上班后,也要注意休息”

    李熙却不急着去上班了,志远眼里已不见泪光,但明显还有些红红的,刚才孩子扣着自己的肩不想被撑开,是要时间平抑情绪,不想眼里的水汽,被自己看到。

    “怎么了?”李熙一脸疼爱的柔声轻问。

    想了想,也就明白了:“因为你爹?感慨为何你爹不能像爸这样的体谅你?”

    志远看着李熙,多少委曲,一时间俱涌心头,强压着气噎带哽的感觉:“没有!”

    李熙嗤之以鼻:“死要面子活受罪,这个你还真的随了你爹!可这有什么用?你再硬气,在你爹心里,你都是个为了活命就认贼作父的软骨头!你的处境,你的感恩,他何曾想过要切实的站在你的角度,去了解你入继的真正原因?他只知道,你从林家出继,入继李家,让他在人前没了脸面,明知你身体不好,还一再诛心,甚至问你为什么还不去死!”

    李熙这话要命,志远立马气息都乱了,一时间哽得都说不出话,只感觉心酸眼热,赶紧死抿着嘴低下头,不敢让李熙看到他的眼泪在眼框里打转转。

    可李熙已经看到了!

    看着低下头的志远,李熙眼里闪过一丝阴鸷的光,妈的!可逮着踩那土包子杜海山一脚的机会了!

    “你爹对你,确实是太狠心!还有就是泥古不化,封建思想太严重,仍旧固执‘君要臣死,臣不死是为不忠;父叫子亡,子不亡则为不孝’的老观念,他说你不忠不孝,你就必须要认错受罚!你做得再多,只要你不肯离开李家以全他的颜面,他就觉得是你还没有彻底的知错认错,那他就是还要磨折你!因为在他的意识里,你就是他的私产,压根就没有人权!”

    李熙本想趁机再多踩海山几脚,可看到低头静默的志远,已有泪珠滴落衣襟,便没再说下去。眼前的

    是他自己的孩子,他还是心疼的。

    李熙把自己的手帕递了过去,看着志远接过低头印泪,就叹了一声:“唉,这也不能全怪你爹,这终归是观念和眼界的问题,如果他和爸一样,受新思想的洗礼,眼界开阔,具世界观,相信也会变得包容和开明得多……”

    “他不会变的!”一直静默的志远,突然就愤然开了腔:“包容体谅这四个字,他不是不懂,是就是不肯用在我的身上!如果连三大爷都劝不转他,这世上就已经再没有人能让他体谅我!”

    李熙有点小吃惊,这语气听着,可有点不对劲啊,莫非善德对于杜海山的心态,已经起了根本性的变化?

    得先摸摸底!

    “善德,既然已经看得如此透彻,那你如何处置?能和你爹重归于好,是否仍是你最大的心愿?”

    志远默然半晌,幽幽的道:“不再是了。我不断的改变自己、委屈自己,结果一次又一次,热脸贴上的,都只是人家的冷屁股,我已经竭尽全力,搞得自己千疮百孔,他却玩儿人似的,故意一次又一次的把目标推远,然后怒气冲冲的责问我:你个不忠不孝的东西,为什么还不去死?够了!我再也不会低声下气的去求他、求他许我重回他的身边,我不想走到最后,不但不能重回杜家,还失去了我自己的尊严。”

    一时间,父子俩都沉默了。

    李熙在心里掂量:志远如果从此和杜海山形如陌路,这当然很好,可他真的能放下杜海山吗?

    兹事体大,可不能误判!

    那杜海山一次又一次的,把孩子的心都伤透了,任何事情,都有个限度,按理,善德真的有可能是对杜海山真的死了心了,从此,再也不会看杜海山一眼。

    那可就是天大的好事!从此,再也不用为那个该死的土匪烦心忧闷了,明明巴不得他早登极乐,却得安排专人,保他的平安,甚至是违心的,许孩子兼祧两家!

    真是想想就兴奋!可李熙的心里,更多却是冷静和清醒。

    善德是真的对杜海山死心了吗?他刚才的话,能信?

    李熙心里高度的怀疑!

    他妈的,连李阎王都知道,善德人聪明,但只要一碰上杜海山,脑子就有可能和个傻子似的不好使!同理,孩子虽然对其它的人和事可以一诺千金,但只要涉及杜海山,今天信誓旦旦说的话,不准明天就变脸!

    毕竟是杜海山,用生命和鲜血,养育了善德,父子不但情深,更加是一起几历生死,那善德又是个知好识歹,极念海山恩情的……

    还有那杜海山也不是省油的灯!

    杜海山总强调“大义”,看似有腔调,实则傻得冒泡,作茧自缚,被“大义”

    拘束着,不得不摆出个大义凛然的模样,把孩子往外推,这才成就了自己和善德的父子缘分。可这土匪也不是个笨的,以前摆谱儿,药得林有去浑河堡才能拿到,这一回,不但借虚云和尚作筏子,药都直接送到家里来了,还他妈的有两套他亲手给善德做的衣裳!妈的他不是一直在装清高吗,怎么不装了?这次是药和衣服送来家了,那下一次,会不会是他本人,直接就来长春找善德了?

    就算孩子现在真的冷了心,哪天那个土匪对着孩子勾勾手指头,善德立马就奔他而去的概率,比其它任何一种的可能性,都要大得多!

    既然如此,那何不现在就做个“好人”,劝和善德,让孩子和那个土匪,日后都感自己的恩义呢?自己抽身退步的大计即将展开,能让孩子介时心甘情愿的随自己一同去英国生活,这才是重点……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