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山梦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三十五章 疗心(-)#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志远起身正要离去,李熙拉住了他的手!

    志远身心两伤,疲惫之下不但人发软,连脑子都不灵光了,转头看着突然就表情变化一脸痛惜的李熙,有点茫然不知所措。

    李熙一手拉着志远的手,一手就已经环上了志远的肩,一脸痛惜的把人往沙发上拢:“先别走!来,坐下,爸有话问你!”

    李熙拉志远在沙发上重新坐下,拉着志远的手一直没有松开,满脸的认真:“你,今天在益发,晕倒了?除了腰子上,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志远反应还是慢,先是有点懵,自己在益发晕倒,这事李熙怎么会知道?

    想了想,才忽然记起:之前林有在门外回禀说王志军来了,看来王志军不但未经自己的同意就来了李家,还和个娘们似的多嘴多舌!明面上王志军是个早就脱离了志远“回了老家侍奉父母”的人,不宜公开露面,这家伙违规,回头得削!

    但志远心里,还是体谅王志军的,他明白今天王志军有点被吓到了,还有就是,志远是多多少少,希望自己的“伤痛”,李熙能知道,可事涉“与海山重归于好是自己最大的心愿”,这在于李熙可不是什么好话儿,志远还真没那个脸去向李熙诉说冤苦,而王志军,帮他达成了这个愿望。

    志远自己也不知从何时起,真心的视李熙为“爸”,稀罕从李熙那里得到疼爱和关怀。

    看着李熙,志远忽然间满心的就是伤心和委曲,自己对浑河堡的那位孝心至诚,可拼死拼活,却连好话都没能换回半句,伤心和恐惧的时候,只能向李熙寻求开解和慰藉。

    志远眼里迅速氤氲出委曲可怜的雾气,可才瘪了瘪嘴,嘴唇就又刚强的一抿,甚至还挤出一点点的笑:“没事儿!爸你不用担心!就是眼前黑了一黑,应该是这几天太劳累了,好好睡上一觉就没事了!”

    李熙一直盯着他,把他的倔强看得一清二楚,更加确认,孩子是真的被伤到了、是真的晕倒了。

    “和我,也不说实话!”李熙又是生气,又是心疼,迫不及待地把志远抱在怀里,可才抚挲志远的背的两下,突然想起什么——水!孩子得立即补点水!

    忙把志远按在沙发背上靠着,然后拿起茶几上的水杯,一边给志远喂水一边还埋怨:“人都晕倒了,这可不是小事!不定就是什么大症候!你怎么连跟着你的人都不告诉!还作死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吃不喝,你这是想心疼死我么?!”

    看看水喝了有大半杯,想想还是先搞清情况最要紧,李熙放下杯子,双手扶着志远的胳膊,双眼瞬也不瞬的盯着志远的脸,声音却是故意的和缓温柔:“告诉爸,除了腰上,还有哪里不舒服?

    ”

    正说着,门外有响动,跟着就是朱厚辉进来,迅速走到李熙跟前,禀报道:“东翁,是林有!林有刚才跑来,说帮哥儿打扫屋子的时候,那痰盂里的东西看着不好,也不知放了多久,反正现在是深猪肝色,哥儿根本还在尿血,而且还尿得贼厉害,说请东翁示下,看是不是要赶紧送医院!”

    李熙一听,急了!回头就骂志远:“你他妈的还有没有脑子?想要发泄,尽管要死要活的闹腾!但要是小命真的没了,那还说个屁!”

    然后转头就对着朱厚辉吼:“还愣着?快点去发动车子!”

    在满铁医院看完急诊回到家,天已微明。

    李熙想让志远在二进东厢养病,自己照顾他也方便些,志远则说李熙也是大病初愈,不可再熬夜,自己有林有他们照顾就可以了,请求李熙让他还是回三进去住,说话时低眉顺眼,但亦带一分倔强,想想孩子在三进人更加自在些,李熙体谅的同意了。

    李熙亲送志远到三进,到进了志远的屋子,李熙说有话要和志远说,跟着就挥退众人,要朱厚辉守着门。

    父子俩坐在沙发上,李熙开门见山:“今天上午有个会,我一会还得上班去,我们好好的聊一聊,你有什么情绪问题,尽管说出来,说出来你人会舒服一些,爸也能放心一些。”

    “爸一晚上没睡了,去打个盹吧,我……我没事了……”

    志远说完,就又低了头,这是又要进入龟缩模式不肯说话。

    可李熙自有办法要他开口!

    李熙伸手揉了揉志远的发顶,然后开始了他的引导:“首先,我要和你道歉,爸之前误判了,以为你是‘三分病七分装,一心要喝疙瘩汤’,借此反击要挟你爹,别对你太过份,顺带连削带打,要我明白回归浑河堡仍是你最大的心愿,我之前甚至怀疑王志军来家,是不是你故意安排和授意的……”

    果然志远的头就抬起来了,委曲巴巴的看着李熙:“我没有……”

    有反应就好,李熙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没有,逗你玩呢!和爸好好说话,不许闷声不响的不理人。”

    跟着就又伸手揉了揉志远的发顶,叹息道:“在这个世上,没人比我,更明白你……,我的善德,虽然心有七窍,也不会拘泥于妇人之仁,却不是对至亲会不择手段的人。”

    志远果然就没再低下头,睫毛也忽闪起来。李熙心里暗笑,果然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臭小子听得心里舒服了,这下可以进正题了。

    李熙把志远的一只手,合在自己的掌心里摩挲着:“之前我试探你,说帮你向大连总部那边,申请再延期一周去报到,那是你眼中的大义,若不是

    真的万念俱灰,你是不会答应的!不曾想,你竟然点了头,我就知道,你的颓唐,不是在演戏,而是你真的被伤到了,而且除了你爹之外,还有其它让人崩溃的事情,很有可能,就是你自己的身体出现了让你害怕的变化,所以我第一时间就问你,在益发,你是不是晕倒了。唉……你个不懂事的,原来你尿血一直没止住,晕过去也不止一次,还又是抽筋又是脚肿的,那么一堆子毛病扎堆涌现,却自己一个人闷着,不来告诉爸……”

    志远听了,心里是又难过又感动,诸事不顺,身染沉疴,不知预后如何,幸而还有一个人,如此的明白自己。

    为什么这个人,是“爸”,而不是爹爹呢……

    志远的眼里,氤氲起了水汽,看得李熙好不心疼,将人揽入怀里,轻轻的拍着他的背:“不怕,不怕啊!有爸在呢……眼下是急性期,难免有些唬人的症状,好好的吃药和休息,会过去的……你肾里的石头是很烦,可并不是什么不治之症,爸已经托人,帮你四下打听能做手术的好大夫,实在不行,爸带你去英国做手术……”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