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山梦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三十四章 试探#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熙把手伸给志远,声音轻且温柔:“善德,站了这么久,爸有点累了,跟爸先去边上小客厅里坐坐,好不好?”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一下子就集中在了志远的脸上,林有更是一下子,心都悬了起来。

    志远的头发和衣服都是凌乱的,不知是不是人在屋里没怎么喝水,嘴唇像发烧的病人似的,都起了皮了,还一身冲鼻子的烟味,可人虽埋汰,那头却是昂着的,眼色更加是如刀子一般,给人的感觉,他不是因为“听话”开了门,而是烦躁于李大先生在门外的聒噪与威胁,出来寻衅的架势!

    林有猜得没错,志远确实是想寻衅!

    他之所以开门,就是想在人前甩脸子,把不高兴的心情故意表现出来给别人看,然后再狠狠的把门关上,让李熙没脸!

    那李熙,不是端着臭架子、当着林有等自己的手下人的面,说什么“要么你开门,要么我叫人砸门,你自己选一样”么,好像我就是你养的一条狗,你要我怎么样我就得怎么样!你的面子赚得足足的,我的面子呢?就你要面子?我不要面子啊?!

    面子面子,什么狗屁面子!

    浑河堡的那位,就贼要面子,说啥就必须是啥,他说的就是理,说一不二!我说的就是屁,理由再多他都不屑一顾!反正他说不许就是不许,他说你不是人你就不是人!一次又一次把终点推远,生生的把人往死里欺负!

    而眼前的这位,李大部长李大教授,也在人前要“家长”的面子,以前就不时的对我“家法伺候”,现在又在我的人面前训我压我!表面上,满嘴的文明进步,骨子里,和浑河堡的那位,又有什么不同?!

    都他妈的一丘之貉,就知道捏沽我!

    而眼前这一位,还他妈的惺惺作态:“站了这么久,爸有点累了”,累了你不在二进屋里瘫尸,跑来三进烦我做什么?小爷不吃你这套!

    一个“爹”,一个“爸”,于我有恩又如何?于我有恩就可以作威作福?就可以骑在我的头上拉屎拉尿恣意的作践我?

    滚你妈的!

    志远很想冲李熙咬牙切齿的来一句“滚你妈的!”,纵然圆滑如李熙,也一定会僵在当场,下不来台吧?

    那是多么的痛快,多么的好看!

    可志远终究是没有说出口,只是眼色如刀的渲泄着自己的情绪。

    就算是有再多的怨愤,他仍然在心底里,保有最后一分的理智:逞一时之快,后果往往是自己的万劫不复!何况大鱼还在富锦,李家之危还没有完全解除,自己担待的事情还没有完结,此时不可自乱阵脚!

    志远的眼色,太冷太锋利,李熙仍然稳定的平伸出他的右手,但脸色,

    已经有点转白!

    在看到李熙脸色转白的一瞬,志远用力将门扇一甩,要把门重新关上!

    可门却没咣当一下就关上,不是门外的的人顶住了门,而是志远自己握住门扇,硬生生的停住了门扇!

    志远就那么握住门扇,看着李熙,原本如刀的眼色,渐渐变得复杂。

    就在甩门的那一下,随着动作目光自然下移的那一瞬,志远看到李熙柱着文明棍的左手。

    那是一个用力撑持的动作……

    文明棍在于李熙,更多的是“绅士风度”的一部分,而不是“拐棍”,因为什么,现在要那么用力的撑持?

    爸……年纪大了……

    鬓边已见华发,不再是那个当年带着自己在日本游学时,能背着才十四岁犯困的自己,在雪夜里拔涉两个小时回旅馆的壮年人了……

    不,不……爸一向注重保养,催生他鬓边的华发的,不是岁月,而是自己这个被他视如已出的“孩子”……

    这几年,为了保护非要“走上钢丝”的自己,爸殚精竭虑、呕心沥血……这三更半夜的,还要“站了这么久,有点累了”,问自己能不能和他一起去边上的小客厅“坐坐”……

    而且,爸被自己连气带累,才小中风过后没几天……

    志远心软了。

    摇开门,伸出手,轻轻搀扶起李熙的胳膊:“爸,夜深了,我……我送您回去……”

    李熙脸上是洞察和赞许的微笑,轻轻的点头。

    回到二进,李熙却不回睡房,而是一指自己的书房:“你那人多眼杂,小客厅又才被你砸过,不如我这安静和舒服,进去聊聊……,不然,我们谁也休息不好。”

    志远不愿意:“夜深了,爸早点睡吧,我没事,我只是想自己……静一静……”

    夜色里,李熙的声音格外的磁性:“聊聊吧,你心结不解,何以安眠?你不安眠,爸何以安心?”

    李熙拉志远进了书房,向朱厚辉使个眼色,朱厚辉就为父子俩关上了书房的门,然后自己在门外站着把门。

    跟来的李阎王和胖子,见状就只能退到东厢廊下守望着书房,这不是因为怕了谁,而是志远的“规矩”!

    屋里,李熙亲自帮志远倒了杯温吞水,然后拉志远在大沙发上一起坐下,把水杯递给志远:“先喝点水。”

    志远接过水杯捧在手里,低头不作声。

    见志远不动,李熙苦口婆心:“你看你,嘴唇都起皮了,快喝吧……,你这病,本就是炎症,再不喝水,尿路也会感染,要是再添上尿频尿急的症候,难受的,可是你自己……”

    志远还是不言、不动。

    “和我倔是吧?”李熙的涵养再好,也有点火了

    :“听话!”

    志远还是不动,李熙心里的火腾腾的往上冒,真想劈手夺过杯子就往志远的头上浇!他最烦就是志远这个死样子,浑河堡的那个人给你气受,你找他去!别在老子面前装可怜,要老子死个劲的哄你!

    但如果真的那么暴躁,也就不是他李熙了。

    而有问题,就总要解决!

    李熙瞟志远一眼,在恶语冷晒和好言劝慰两个选项之间摇摆,这臭小子,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不能总顺着他!

    但在刺心之前,有些事情必须搞清楚!

    李熙站了起来,一副准备就此结束谈话的势头:“你心情不好,可以理解。既然不想说话,就回去早点洗个澡睡吧。你刚才说你想自己好好的静一静,那就静一静好了,这几天,不用你到我这边来,富锦的事,也已经基本告一段落,后续的事情,我会让大温继续留意,除了大鱼之外,其它你不用管了;还有,大连满铁总部那边,本来说好,下个月1号,你到大连总部正式报道及领职,也就是最迟后天你就要启程了,既然你现在心情和身体都不好,我会设法替你疏通,看能不能让你在家里再多呆一星期,然后才去大连。放心吧,反正你病重又不是假的,我相信有很大把握,能帮你再请到一周的病假,等我的消息吧。”

    志远仍然是低着头,但点了点头。

    然后把茶杯放在面前的茶几上,站了起来,仍旧不言语,只是向李熙微微躬一躬身,就要离开。

    志远竟然同意延后一周去大连!

    李熙是脸色都变了!

    大连是什么?是报道,是领职!是那臭小子之前削尖了脑袋一心要巴结就任的桦甸专员!

    那是孩子眼里的“大义”啊,如果不是真的伤心绝望,孩子绝对不会如此无动于衷,不会点那个头!

    自己错判了!孩子并不是“三分病七分装,一心要喝疙瘩汤”,他是真的伤到了!

    李熙心里,猛然就是一阵的抽痛!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