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山梦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三十三章 启门#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熙的书房里,坐在书桌后李熙,听完朱厚辉的回报,没有火急火燎的就往三进赶,而是出乎意料的沉着,问了几个问题。

    “那王志军,已经走了?这么晚了,有没惹人眼?”

    “已经走了。东翁放心,外头我们一直仔细着,未见有什么风吹草动。何况,那王志军也是个心思明白的,小心着呢。”

    “你刚才,一直沉着个脸?”

    朱厚辉原本微躬的身子,躬得更深了一些:“虽是借刘襄理的口,但那王志军,当着几个人的面,说什么能和杜海山重归于好,是哥儿最大的心愿,这于我们,又不是什么好话,让东翁的面子,往哪搁?难不成,我还要给他脸?”

    李熙不置可否,手指在桌面上轻叩了几下,淡淡的:“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吧?善德的人,敢挡你的驾,得里头王志军点了头,你才能进去,这是不是让你觉得,心里特别的不舒服?”

    “确实……有那么一点。”

    朱厚辉认了。

    之前,当他发现了王志军在三进,要径直走进那个有王志军在里头的屋子时,那个林有,言语上虽然没有一点放肆,但竟然敢用身体挡住他的去路、敢目光毫不闪烁的和他对视,这真的让他心里很不舒服,这可是在“李家”!

    朱厚辉看着李熙:“东翁,有一事,厚辉有点不明白:明心堂的人,只知有哥儿,不知有东翁,哥儿若一心为李家,那没什么,可哥儿至今还是偏心浑河堡的那位多一些,东翁为何,还一直容忍他坐大?今天林有敢拦我,有了第一次,只怕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哥儿如今的势力,已经不可小觑,日后若翅膀硬了,你就不怕他不听话?”

    李熙的脸上,浮起一抹淡然的微笑:“怎么?担心将来他尾大不掉,我们反而受制于人?”

    朱厚辉看着李熙,想了想,有点开窍了:“我……我能想到的,东翁肯定早就能想到,哥儿能有今天,别的不说,他的人的联络员证,还都是东翁帮忙起的,东翁,你……你这是故意的放纵?你就那么相信他?”

    李熙微微一笑:“你相信我不?”

    “信!”朱厚辉几乎是冲口而出。

    “那不就得了?!”

    李熙瞥朱厚辉一眼,有些事情,只能在父子之间,与善德在心里意会,连对朱厚辉也不便说。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若容,说明那人,确确实实的值得信任。

    父子各自拥有自己的势力,并没有什么不好,可互为奥援,这不仅是应对外部,更是为了管控来自势力内部的风险,比如孩子手下的某个强人,若有一日因故起了歹念,那在他弑主夺位之前,就得先掂量掂量,就算他能一时

    侥幸得手,但之后还能不能逃得过来自“李大先生”的追杀……反之亦然,自己手下若有人想作怪,也得先掂量掂量明心堂的力量!

    善德是个很聪明的人,响鼓不用重锤敲,李熙确定在这上头,他不但早就已经懂了,而且父子俩心有灵犀,极有默契。

    见朱厚辉被噎得没了言语,眼里也还有紧张不安之色,李熙站起,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这是他最忠心的心腹和亲随,相伴多年,感情亲厚。

    李熙看着朱厚辉,意味深长:“没错,我是容许甚至是助长了三进的坐大,而善德呢,不也一直在尽心为李家的壮大而奔忙、时常自请供我驱使么?明心堂的人,没错是眼里只有善德没有李家,但善德的心里,有我!因为他知道,我的心里,也有他!信任是种非常金贵的东西,很难真正的达成,但我们有幸,彼此之间,达成了这种信任。”

    朱厚辉想了想,轻轻点头。他有点开窍了又有点还没想透彻,但心里是那种已经舒服多了的感觉。

    东翁说得没错,林有一心只为哥儿又如何,哥儿心里有东翁!

    不得不佩服的人,是东翁!良心这东西,多难得啊,是东翁的眼光和手段,发掘到了这么一个有良心的哥儿。

    “至于说到肯不肯听话,”李熙鼻子里一哼,自嘲:“别说翅膀硬了,翅膀没硬,明心堂成立之前,他也不是一个肯听话的主!叫他不要出去作死,哪一回肯听我的?走吧,跟我去三进看看去,个讨债鬼,就是不让人省心!”

    李熙走向衣帽架,朱厚辉赶紧过去服侍。

    穿好了外套,接过了文明棍,开动之前,李熙斜着朱厚辉:“你说,王志军这一趟,是他自己跑来的呢,还是善德授意?王志军说善德今天在益发曾经晕倒,你觉得,这是真,还是假?”

    朱厚辉细想一想,老老实实的道:“不好说……没啥破绽,都有可能,我拿不准。”

    跟着就看着李熙,带着惊讶:“东翁,你怀疑,哥儿这是在做戏?”

    “那小子,鬼得很!”李熙鼻子里再度一哼:“只怕是,‘三分病,七分装,一心要喝疙瘩汤!’”

    “啊?那,东翁还去?这都过十二点了,搞不好还会吃闭门羹!”

    “儿女就是讨债鬼!三分病,也是病!得瞅瞅去!”李熙迈步出门。

    李家三进二楼,志远的房门前,一堆人簇拥着李熙。

    林有叫门,叫不开,里头的人装死,一点反应也不给。

    李熙一摆手,简单直接,对着门里:“善德,要么你开门,要么我叫人砸门,你自己选一样。”

    门,开了。

    可能是因为门窗密闭,里

    头味道那个难闻!

    床上一片狼藉,床边一地的烟头烟灰,烟臭味之外,还有一股子尿的腥臊味,人关在里头这么久,亏得屋里有痰盂,还不至于随地大小便,但志远病中还在尿血,那味好不了。

    而之前林有就为志远放在桌上的粥和药,还在桌子上,原封未动。

    李熙一搭眼,心里就已经有了数,也不理那个表情漠然一身凌乱的志远,而是先吩咐林有:“林有,这里,一会你让人打扫下,开窗子通风,辛苦你重新再给他熬点粥,药就算了,明天再熬;还有,帮他把洗澡水烧上。”

    林有恭敬的点头:“好的!请大先生放心!”

    李熙看着志远,右手平伸,掌心向上,从容的向志远递出他那保养得极好的肉乎乎的手掌,声音轻且温柔:“善德,站了这么久,爸有点累了,跟爸先去边上小客厅里坐坐,好不好?”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