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生就像一张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章 只等新人来#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妈,俺哥请不到假吗?怎么他还没回来?”看到现在就剩大根没有在,林根问着自己的老妈。    “你哥他们什么公司这么难请假,你又不是不知道的!你哥前两打电话回来讲,他明个赶回来,等你结婚后第三,就得回公司上班。你,那时俺们一心盼着能把他供出学就好了!谁知供出学了,家里有个什么事,他都一时不能回来。早知道,还不如……”韩辛茹有些抱怨着大根总是不能早点回来。    “妈,大弟现在工资拿的这么高,哪能再像根他们打工的这样,随便想请假就请假的?人家那里可是公家的单位,可都有规定的……”林长娥忙替自己的大弟着话。    “俺看他工资也没哪里高了!上了这些年的学,他现在每月拿的钱,不也跟根一样嘛!那时还不如让他也不上学,早点出去打工才对!”    “妈,这可不一样!俺们这些打工的跟大弟这种大学生比,那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你别看他现在工资跟根差不多高,他这一年一涨工资,可不是俺们这些人能比得聊。你看他去年才拿多少?今年一下每个月就涨这么多了吧?毕竟他们刚参加工作什么都还不会,人家公司不可能一去就给他们开多高的工资。等两年一做,他们可就是老员工了,那待遇可就能高不少呢!”抱着孩子的孟易新这时着。    “妈,大姐夫的可还真对!就是我们这些打工的,上去也有一段实习期啊!像大弟他们这些都是搞高科技,那肯定得长点时间,才能把那些东西掌握透。人家公司到那时,才会给他们工资加上去呢!再了,他们上班就是动动脑子,可比我们这些打工的轻松。”王保国也开始对韩辛茹着大根现在工资不是很高的原因。    “俺看不都是一样,给人家做活拿钱的。要上零学出来做事,还是身子舒服些……”韩辛茹这时也不不该给大根上出学了。刚才她只不过是抱怨的话,可不是真的后悔把大根从大学供出来。    等根两人吃过饭,老妈就催着一家人,开始分批去放水洗脚早点睡。明一早可都要起来忙正事,不能晚上一时不睡,早上都起不来。    一大早,屠户就开始过来了。喝喜酒,肯定得宰条大肥猪做菜。喝喜酒肉不管够,那还叫什么喜酒。    林长贵夫妻也跟着屠户差不多的时间来到根家,看到根首先闹着找根要喜糖吸烟。根忙拿烟给屠户和林长贵,并笑着对桂芳:“三嫂子,喜糖我这昨晚上回来的,可还真没来的及去买呢!你看。你就先接支喜烟呗!”根笑着,掏出一根烟递过去。    “喜糖你舍不得给,虽俺不会吃烟,但这喜烟俺肯定要。俺不会吃,可以给你长贵哥多吃根喜烟哦!”桂芳笑着接过根递来的烟。    “三嫂子,这喜烟接了可得点上啊!不带你这样,接了喜烟给长贵哥的!”林根着,掏出火机要来帮桂芳嫂子点烟。    “根,你这会想故意让俺丢丑是不是?你看着,你现在不好好哄着俺,到了明个,看俺带头怎么哄新娘子!”桂芳直接告诉根,明她可要报复根今故意害自己抽烟的这个仇,到时带头去闹新房。    “三嫂子,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我怎么真的会害你吃烟呢!明个你带头闹洞房,这个倒是可以!结婚不哄不闹的,那还有什么热闹劲!”根一副根本不怕桂芳带头闹洞房的样子。    “婶子,你和忠诚叔你俩可是听到的,明个俺要闹着玩,你们可不要俺哦!”桂芳笑着对韩辛茹夫妻二人到。    “那个……桂芳,你可别带头害俺两个啊!你这要喜糖喜烟,俺到时拿给你还不行吗?你可真的不能带头哄俺……”    韩辛茹可真怕桂芳一带头,一个湾子的这些嫂子、弟媳、侄媳妇的,把自己老两口给捆在树上,然后一旁烧着稻草,不停的把烟扇到二人身上熏。有的还在里面加上干辣椒一起烧着烟,那味道可真把人呛的受不了。    并且还会给两个老的脸上抹上一块红一块锅烟灰的,洗都一时洗不干净。自己这样一熏,可真的会受不了。    这是他们这边闹洞房的风俗,叫做晃老果子树。意思这样的一闹,作为东家的才能按照要求拿出喜糖喜烟分给闹的这些人。    “婶子,只要你拿来喜糖喜烟,俺们不绑你也行!”桂芳知道韩辛茹的身体有些不好,话这样只是图个热闹劲,她可真的不会这样闹韩辛茹老两口。    她就是要闹,也会找年轻人闹。毕竟结婚是个最大的喜事,如果一点不闹,平平静静的也没有了结婚的氛围。桂芳在看到孟易新和王保国二人洗漱时,心里早就有了打算。明要闹,就闹根的这两个亲姐夫。    吃过早饭,一庄子帮忙的人陆续赶来,忙着帮屠户一起杀猪的,开始去逮猪……    去买明酒席所用烟酒和菜及喜糖的,则有林长贵带队,陪着林忠诚一起到街上去采购。    桂芳他们开始跟着韩辛茹去藏里捥着菜,一些男的开始搭棚子,去一湾子每家借桌椅板凳。一些妇女们也大筐篮子的提着,把自己家地里种的菜送过来。    “这长贵安排谁在外垒的灶啊?晌午这么多人,没有口大锅,你让俺在哪里煮饭啊?”专门负责煮饭的根一个叔子喊道。    “老叔子,你先别喊了!早上长贵哥把垒锅台的事交给俺了。你没看,俺这正在挑黄泥巴过来,准备和泥来垒嘛!”一个三十出头的年青汉子,正挑了一挑黄泥土,往喊叫着的这个叔子身边走来。    快到中午时,大根赶了回来,根家的主要亲戚也开始过来了。像那些一个湾子关系好的堂姑及堂姐什么的,这时都提前回了娘家来喝喜酒。都是提前过来,给自己娘家帮着忙。    结婚的头一,主要就是准备结婚当的伙食,以及请媒和安排第二去接亲,还有在家负责接待饶具体安排。    从今晚上时候开始,全湾子的男女老少可都开始在根家吃饭喝喜酒了。    女方的媒人,肯定是谭梅的老公。男方的媒人,林忠诚直接让根的一个堂叔去当。    晚上吃过饭后,林长贵开始安排着明去接亲的人早点回去睡。可别起来晚了,因为哪一个人拖了后腿,不能准时赶到女方那头接回新娘子,耽误选好的拜堂时辰。接着又把负责接待来客的人叫到跟前,特别招呼了一番,让他不管来的男女老少客人,都要倒茶递烟送上,不可慢待了来喝喜酒的客。    至于内柜,到时等他从女方接亲回来后,他来负责。早上他不在家时,让王保国先替他保管着烟和喜糖。    等把所有饶工作都安排好,让没事了人先回家睡觉,明个一早可别等着去一个个喊过来。又仔细检查了一下去迎亲的催妆礼,及各种物品是不是齐全后,林长贵又和另外两个外柜商量了明嫁妆及拜堂时的细节。    忙到十一点,剩下的几个主要负责人,这才离开根家准备回去休息。    这时的根,被挤到了老妈他们屋跟大根一床睡觉。他的新房床,给两个迎亲的睡着。这又是当地的风俗,新人洞房的床,头一晚上得让两个属相相合的迎亲的人睡一晚,叫做压床。    想着第二吉时一到,陈洁就会真正成为自己的媳妇时,躺在床上的根,有些激动的根本睡不着。    现在一切准备就绪,只等新人来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