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剑主江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七章战起(二十六)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百八十七章

    此刻六大宗师各处在三大战场。

    中央广场千丈范围内已经无人,围观的一众吃瓜群众早就退到了千丈之外。

    宗师境之间的战斗,可不像之前的战斗那般小打小闹,踏入宗师境后,随时可以沟通天地之力来为己所用,出手时动辄就是引动天象,有些宗师境甚至可以招来天劫,如唤雨呼风,积云勾雷等各种天劫。

    宗师境动手往往有着很强的破坏力,简直是非人力所为,要不怎么说,一族孕宗师,一世保平安。

    若非谷家处心积虑想要夺取东嵊城城主之位,不得不与张家和城主府开战,所以才会出现现在这般不死不休的局面。

    现在双方唯有死战,谷家与张家阵营必须分出个生死。

    如若没有这茬事,谷惊龙,印青云,白沉这三位宗师足以保护各自家族一世平安。

    待得所有人退出了中央广场千丈之外,场中的六大宗师终于有所动静了。

    谷惊龙手持【三麟剑】,剑鸣切切。

    长剑临身,寒光大作,烈日印照下,白光大作。

    剑长三尺七寸,锋寒无比。

    长剑之上有着三只麒麟之爪,纹路狰狞无比,嗜血之间,剑锋所过,滴血不沾。

    谷惊龙持剑指着白沉,道:“出手吧。”

    话音刚落,谷惊龙全身气势爆发,滚滚真气轰然在体内炸裂,脚踏横空,谷惊龙眼眸红芒大作,而后体内突然散发出一股恐怖的剑意,这股剑意一出现便是引起了天象异动。

    谷惊龙头上的云层不断翻涌起来,飞速形成一片黑压压的积云,凌厉的剑意在谷惊龙周身不住肆虐着,撕裂了周身的空气,发出了道道闷响。

    手持长剑,举过头顶,而后一剑斩下。

    “轰!”

    一声轰鸣,【三麟剑】发出一道丈许之宽的恐怖剑气,破空而去。

    即便众人不在这道剑气的笼罩中心,但依旧感受到了那可怖的锋利剑意,看着那斩向白沉的剑气,众人心中也是跟着悸动。

    白沉面色不变,左手持剑,右手拔剑出鞘。

    “铮!”

    剑鸣清脆,剑身之上有着刺眼的白光在不断闪烁,张瀚霖目光紧盯着白沉手中的剑,这也是张瀚霖第一次真正看到白沉出剑。

    白沉的佩剑乃是【百灵剑】!

    此剑也是名剑之一,上有百灵之形,使用者可以通过剑意,将百灵形态召回出来,助其杀敌。

    白沉手中之剑轻轻一划,剑锋所过,白光一闪,众人只觉眼前一花,【百灵剑】划过之处,空气一

    颤,眼前空气仿若被一股巨力强行分开。

    “轰!”

    空气颤动着,一道剑气同样撕裂空气,向着谷惊龙而去。

    这道剑气由小到大,等到与谷惊龙【三麟剑】发出的那道剑气相撞之时,已经涨至数十丈有余。

    两道凌厉的剑气没有丝毫停滞,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猛烈撞在一起。

    顷刻间狂风骤起,两道剑气碰撞中心形成一股飓风,疯狂地向着四周席卷开来。

    这股气浪犹如冲击波一般狠狠地将此地的空气一扫而空。

    “呼,呼......”

    狂风掠过中央广场,众人只觉呼吸一滞,望着场中那巨大的动静,心中剧烈地跳动着。

    随手化解了谷惊龙这一道剑气,白沉并未有什么感触,他与谷惊龙都清楚,两人都是试探一番,还未真正出手呢。

    白沉并不想浪费时间,于是道:“谷惊龙,这些试探的小打小闹的招式,就别拿出来了,你还是出全力吧。”

    谷惊龙冷笑道:“白沉,你在剑道一途的确有些天赋,十年前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但是经过了十年的修炼,你觉得你还能如当年那般战胜我么?”

    “那就试试了。”白沉无动于衷,手中之剑已然轻轻颤动起来,他可不想拖延时间了。

    “好,你既然急着找死,那我就如你所愿。”

    话音刚落,谷惊龙与白沉的战场便是下掀起了一股狂风,两人身上的气势不断攀升,恐怖的真气在两人周身肆虐,最终席卷了整个战场。

    而刘青龙与虞治这边也已经开战了。

    刘青龙手持【冰陨剑】与使着【阳剑】的虞治颤抖在了一起。

    【冰陨剑】乃是刘青龙花费半身心血,耗尽了所有家财才换取的名剑,此剑已经伴其多年,他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刘青龙与虞治的身形在半空不住闪烁着,每次现身两人的剑就会狠狠交接在一起,发出刺耳轰鸣声。

    而两人的这场战斗,看起来是刘青龙占据了上分,刘青龙手持【冰陨剑】,每次挥剑都会带着一股冰寒之力,所过之处就连空间都仿若被冻结。

    虞治则是在不住躲闪,他身形每一次显身,刘青龙便是紧随其后,一剑斩来,虞治只能使【阳剑】与【冰陨剑】相抗。

    而两剑交接的刹那,有着一层薄薄的寒霜飞速布满【阳剑】剑身,而那股彻骨的寒气顺着剑身入侵到了虞治体内。

    但是这股寒气比起之前在自己体内,折磨了自己十几年的阴寒剑气来说,这些寒气就跟挠痒痒一般。

    就这样两人一躲,一追,刘青龙看似占据上分在追击着虞治,但是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根本奈何不了虞治。

    “堂堂一位剑道宗师,你就只会躲么?”刘青龙讥讽道。

    刘青龙的话语,也是吸引了场外众人的注意里,也看到了两人一躲一追的画面。

    皆是心里暗叹,看来还是刘青龙技高一筹啊。

    也难怪,虞治虽然多年轻便是宗师境,但如今刚刚破境重返,还未稳固自身境界不是刘青龙的对手也是正常的。

    只有空俊人轻笑着对沈世楼道:“世楼,你看出了什么?”

    “师傅,虞宗师貌似不仅仅是为了躲开刘青龙的追击,他似乎在砥砺自己的境界。”沈世楼沉思一番,试探性地回答道。

    空俊人轻笑道:“没错,你刚刚大致了解了虞治的身份,十几年前便是七境宗师,虽然由于某些原因跌境,但是足以看出其那恐怖的天赋。”

    “如今虞治重返七境,境界不稳,他只是借着刘青龙之手来稳固自己的境界罢了,不过当虞治稳固了自己的境界,刘青龙便危险了。”

    “师傅,刘青龙能够与虞治宗师走上几招?”沈世楼来了兴趣,因为听空俊人的语气,显然是不看好刘青龙的。

    “不好说,不好说。”空俊人摇摇头,对于沈世楼问的这个问题他也是很感兴趣。

    张家阵营。

    “虞伯伯好像不是那人的对手啊!”闻人可可惊呼一声道。

    张家阵营大多数人也是有些担忧,毕竟如今取胜的关键就在虞治和白沉身上,至于印青云虽然突破了宗师境,但是根基还很浅,不足以与踏入宗师境界多年的杜兴极相抗衡。

    张瀚霖看着场中的战斗,皱了皱眉,但是并位说话,他觉得没那么简单。

    战前,虞治说话霸气无比,丝毫不将刘青龙放在眼里,而以他对虞治的了解,虞治不是一个无的放矢之人,所以其中必然有着虞治自己的计划。

    而一旁的窦凌风显然看出了些许端倪道:“别慌,你们细看,虞宗师并非不是刘青龙的对手,他虽然在不断躲闪,但是应对刘青龙的追击游刃有余,没有丝毫不济之像。”

    张家阵营的强者皆是定睛一看,果然如此。

    而不称呼此刻也是开口道:“虞治宗师似乎在拿刘青龙砥砺自己的武道境界!”

    众人眼睛一亮,而张瀚霖恍然大悟,不用多想必然如此。

    拿一位剑道宗师来做自己的磨刀石,虞治伯父还真是有魄力。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剑主江湖》,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