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剑主江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四章战起(二十三)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也罢,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

    谷惊龙扫了一眼场中,睥睨众人,而后朗声道:“出来吧。”

    “恩?”

    “什么?”

    在场众人看着谷惊龙自言自语,满是惊愕,但是白沉与印青云等人却是面色骤变。

    “嗤!”

    “嗤!”

    两道破空声骤然响起,中央广场突然狂风大作,天空突然阴暗了下来。

    “那是!”

    空气炸裂,伴随着电闪雷鸣,两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中央广场上空,身形漂浮摇曳,身上散发着恐怖的威压。

    这两人出现的刹那引得天象突变,这片空间仿佛都是被两人人牵动,身上流露的威压与白沉以及谷惊龙等身上气息一般无二。

    “这、这是两位宗师境强者!”众人一片惊呼,目瞪口呆地看着在半空而立的两人,心中的巨浪不断翻涌。

    张家阵营瞬间有了骚动,谷惊龙这一手让的众人惊慌失措起来,皆是紧张地看向了白沉与印青云二人。

    白沉和印青云也是满脸阴沉,谷惊龙竟然真的找来了宗师境的帮手,还是两位!

    而看着这一幕的张瀚霖,微微皱了皱眉,但是嘴角有着一丝不易察觉弧度,一闪而逝。

    而谷家阵营的一众强者兴奋不已,虽然谷家胜了,他们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但若是谷家败了他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谷千拘更是瞪大了眼睛,他惊骇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不过这件事情,父亲连他都不曾告知。

    “谷兄。”

    “谷兄。”

    这二人向谷惊龙抱拳行礼笑着道,谷惊龙点点头,道:“今日要麻烦二位兄弟出手相助了。”

    “哈哈哈,谷兄放心,你老兄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两个七境宗师而已,更何况一人还是刚破境的宗师。”说话之人身着一身赤衫,手持长剑,脸上满是不屑之色,顷刻间便是看透了白沉与印青云二人的境界。

    此人名为刘青龙,乃是谷惊龙早年在江湖上认识的一名武道强者而已,十年前突破了宗师境,后来与谷惊龙也有着一些来往。

    这次谷惊龙暗中许下承诺,只要助其胜了张家与城主府,将会赠予其一本中乘剑诀,以及一本上乘身法,以及百万白银。

    刘青龙乃是剑道宗师,主修剑道,辅修炼体,但是剑道一脉太耗费钱了,没有殷实的家底无法供气修炼。

    这些年刘青龙在突破宗师境之后对金钱的需求更大了,走南闯北不停地赚钱,这一次街道谷惊龙的传信以及提供的报酬,刘青龙想都没想就来了。

    “还是不要掉以轻心,白沉入宗师境多年

    剑道卓绝,一身剑术更是出神入化,我们三人中恐怕也只有谷兄能够与其相抗衡了。”这话是另一名宗师说的。

    此人身着白衫,五官端正,手持一柄长刀,脸上神色平静,淡漠地看了张家阵营一眼便是垂下了眼眉。

    “杜兴极!”

    白沉面色阴沉,冷喝道。

    看着张家阵营的众人疑惑不已,白沉捏紧了拳头道:“杜兴极乃是千叶城杜氏家族的家主!”

    千叶城杜氏家族?

    可是杜杜兴极为何会插手张家与谷家之事?

    随着刘青龙与杜兴极这两位宗师的出现,形势瞬间逆转,谷家一下子占据上分。

    “这下完了。”马心琳神色难堪,埋怨道:“谷惊龙也太阴险了,竟然找了宗师境的帮手!”

    听着自己妹妹的这话,马丁啉急忙扯了扯马心琳的袖子,低声道:“妹,你小点声啊,那可是宗师境啊!”

    王平看着骤变的形势也是有些愣神,听着马心琳的话语,急忙制止,而后低声道:“战争何来阴险之说,只要胜了,那便是胜了!”

    “师傅,这谷惊龙竟然真的找了宗师境的帮手,还是两位!即便白城主实力在逆天,也无法以一敌二啊,张家与城主府悬了啊,”沈世楼咂咂嘴,心中为张瀚霖有些担忧,这种情形,张家该怎么应对!

    空俊人也是有些讶异,呢喃道:“千叶城的杜氏家族也参与了此事么?”

    “那么......”空俊人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刻转头看向了张家阵营。

    只见张家阵营的一众强者面色晦暗,看向谷家的目光充满了忧色,就连白沉与印青云的脸色也是阴沉如水,显然对于此事也是倍感棘手。

    而当空俊人将目光移到张瀚霖身上时,惊讶地发现张瀚霖面无表情,没有一点惊慌之色。

    “难道......”

    空俊人突然来了兴趣,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猜到了什么。

    沈世楼看着师傅神神叨叨的样子,好奇道:“师傅,你在说什么呢?”

    “没事,安静看着,事情越来越有趣了。”空俊人哈哈笑着,让的沈世楼一脸懵比,这还有什么奇迹会发生么?

    此刻谷惊龙腾空而起,施展秘法来到了刘青龙与杜兴极二人身旁,最后悬于半空。

    三人同时看向张家与城主府阵营,顿时张家众人只觉一股恐怖的威压扑面而来,让的众人呼吸急促,心跳骤停。

    “白沉,印青云,现在还认为我是装神弄鬼么?”谷惊龙一手负后,手中剑横空,笑看众人。

    看着白沉与印青云二人沉默了,谷惊龙摇了摇头,继续道:“今日已经耽误太多时间了,本来想多陪你们张家

    与城主府玩玩,可惜被张瀚霖与青玄帮坏了我的好事,我也没那个耐心了,所以,白沉、印青云,来战吧!”

    “哈哈哈。”

    谷惊龙的狂妄的笑声震耳欲聋,在中央广场不断扩散开来。

    顷刻间,场中气氛紧张起来,一片寂静,无人敢出言私语半句。

    “瀚霖哥!”

    白灵萱不由得握紧了张瀚霖的手掌,身体不住紧贴在了张瀚霖身上。

    “瀚霖。”

    “瀚霖哥。”

    “张公子。”

    印天行与闻人可可以及窦紫真,郑茗雪,杭冰五人此时也是从阵营后面走到了阵前,来到了张瀚霖身边。

    除了印天行之外,其余四女脸上满是惊惧,如水的眸子里充满了担忧。

    “瀚霖,你有什么底牌,现在可以说了吧?”印天行看着平静无比的张瀚霖,知晓其定然留有后手。

    印天行说完后,白灵萱,窦紫真几女也是满含期待地看着张瀚霖,想要从张瀚霖口中得到肯定的回答。

    而张家阵营的一众强者也是安静了下来,目光集中看向了张瀚霖,虽然觉得将希望寄托于张瀚霖这个刚刚及冠的少年身上有些荒谬,但是此刻他们已经别无他法。

    况且东嵊城流传的那些关于张瀚霖的传奇事迹,证明了张瀚霖的确聪慧果然,智谋如妖,若说张瀚霖留有什么可以对抗谷家的底牌,他们也是能接受的。

    白沉和印青云也是向张瀚霖看了过来,没有说话,但是其中意思,张瀚霖是明白的。

    “既然大家这么相信我,那我也不能让你们失望,对吧?”张瀚霖突然笑了笑。

    白沉眼睛一亮,急切地道:“瀚霖,这都什么时候了,别磨蹭了,赶紧交代!”

    “瀚霖哥,你就别卖关子了。”白灵萱轻捶了张瀚霖一下,嗔怪道。

    而其他人也是有些着急,皆是目光炽热地看着张瀚霖,满含希望。

    而这一幕也是被谷惊龙,杜兴极,刘青龙三人看在眼里。

    刘青龙忍不住指着张家众人,哈哈大笑道:“我看你们真是病急乱投医,竟然将希望寄托在一个乳臭未干小子身上,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杜兴极笑眯眯状,没有说话,但是那双平静而深邃的眼神中却含着一丝戏谑之色。

    只有谷惊龙皱着眉头,看着神色平静,一双眸子古井无波的张瀚霖,谷惊龙面色微变,此刻心头竟然忍不住跳了跳。

    “莫非张瀚霖真的留有什么底牌?”

    “不、不可能!”

    “不可能的!”

    (晚安。) 2k阅读网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剑主江湖》,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