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剑主江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八章战起(十七)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印天行调动真气汇聚于双腿之上,脚踏大地,身形巴拔地而起,全身真气呼啸。

    众人只见青光突然奔向天空,而后青光速度突然加快飞速向着谷晨而去。

    【凌云步】!

    这是中乘身法,凌云步,意为凌空而行,腾云驾雾。

    印天行双退之上真气不断喷博而出,双脚不住踩踏空气,身形在空中不断跳跃,很快便时追上了谷晨。

    谷晨面色大骇,怎么会这么快?

    来不及思索,印天行来势奇快,若是一味躲避,迟早会被印天行追上。

    妈的,拼了!

    同时武道四境,老子还比你多了十年功力,我就不信还打不过你!

    谷晨武动手中长剑,飞速施展星剑诀第三式!

    【月下长虹】!

    一轮明月镇世间,一道长虹亘夜空。

    长剑散发着凌厉之意,谷晨一跃而起,长剑划破空气,带起一抹长虹向着前方袭去。

    长剑之上白光耀眼,长虹贯世,将空气撕裂,发出可怕的声响。

    青光光闪烁间,印天行已然来到谷晨面前,手中施展【裂地拳】,拳罡之上纹路斑斑,恐怖的威压让的谷晨心惊肉跳。

    但是谷晨此刻无法躲避,只能与之一战。

    印天行面不改色,一拳挥出,裹着拳罡的拳头与剑尖那一抹长虹迎面撞上。

    青白之光,夹杂着五彩虹光在两人攻势交接的刹那爆发开来。

    恐怖的气浪让的在场众人都是有些心惊胆战,战场中央被这股气浪吹得扬起漫天灰尘。

    两人攻势僵持不下,谷晨面色大喜道:“印天行,你也不过如此嘛。待你药效过后,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印天行眉头一皱,察觉到体内剩余药效时间不多,不能拖了,心中瞬间有了决策。

    此刻印天行左手裹着真气,一把握住了散发着寒光的长剑,而后用力握住剑甚,谷晨愣了一下,瞬间便是发觉了不对,暗道不妙,想要要抽剑离去。

    但无论他怎么抽动手中之剑,被印青云左手紧握的长剑纹丝不动。

    谷晨看着印天行那握剑的左手此刻有些血液流淌,但是印天行依旧不为所动,那双眸阴冷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他。

    那双幽黑的眸子中充满了浓郁的杀意,那是印天行积攒了十几年,压抑在心中十几年,很少在人前显露的杀意,此刻一股脑向着谷晨袭去。

    “啊!”

    谷晨心中没来由升起恐惧,尖叫一声便是松开手中长剑向谷家阵营逃去,但是此刻心神大乱的谷晨哪里能逃过印天行的追击。

    冷笑一声,印天行随手将长剑一扔,身形化作一道青光,眨眼间便是追上了谷晨,一拳挥出,

    毫不留情地击打在谷晨的后背。

    “不!”谷千拘与谷惊龙惊呼一声。

    “砰!”

    一声巨响,谷晨的身体倒飞而出,狠狠地摔在远处的地面上。

    头一歪,便是没了动静,不知道是死是活。

    场中一片死寂,看着又是被印天行一拳轰飞,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谷晨,众人有些愣神。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配方。

    被印天行以同样的方式击败三次,他们明白不说谷晨服用了玄气灵丹,武道根基大损,就算以后被治愈,印天行也会在其心中留下巨大的阴影。

    “晨儿!”

    “哥哥!”

    谷千拘与谷惊龙身形一闪便是到了谷晨身边,脸上满是惊怒。

    而谷灵则是挣脱了护卫的阻拦,跑到了谷晨身边,哭的梨花带雨。

    在确定了谷晨受了重伤,并无生命危险之后,谷惊龙松了一口气,但是一双阴翳的眸子设想场中摇摇欲坠的印天行,冰寒的杀意毫不掩饰。

    “爷爷,你一定要给哥哥报仇啊!”谷灵哭诉着,愤怒地看着印天行,双眸红红的。

    但是印青云早已飞掠而出,瞬间出现在了印天行身边,没有丝毫停留,用真气托着印天行回到了张家阵营。

    让的谷家阵营的一众强者恨得牙痒痒。

    印天行此刻气息虚弱无比,浑身乏力,手臂都是抬不起来。

    “天行,你没事吧?”

    “天行哥。”

    闻人可可带着哭音,来到印天行身边。

    “师傅,可可,我没啥大碍,修养几天就能恢复了。”印天行由于身上的疼痛,嘴角一抽,笑着道。

    而后道:“不过谷晨已经被我重伤,那一拳至少让他重伤,没有半年恢复不过来。师傅,我没给你丢脸。”

    印青云笑着拍了拍天行的肩膀道:“天行,你以后不许这样拼命了,不管如何,师傅一直以你为豪。”

    印天行咧嘴笑着,很是开心。

    “天行哥,你受伤了!”闻人可可轻抬起印天行那流血的左手,看见了掌心有着一道深深的伤口。

    刚才紧握着剑身,还是对其左手造成了伤害。

    “没事的,小伤而已。”印天行轻声安慰道。

    张瀚霖从怀中取檀木盒,拿出银针,在天行左手几个穴位扎了几针,止住了伤口流血。

    而后取出几颗疗伤丹给天行喂了下去。

    而后张瀚霖脱下了自己的外衫,而后穿在了印天行身上,道:“天行,这一战很精彩,好好休息吧。”

    印天行咳嗽了几声,苍白的脸色,虚弱道:“接下来就交给你了,看你胸有成竹信心满满的样子,想必早就有了谋划,我很期待。”

    张瀚

    霖笑着道:“放心,不会让你失望的。”

    “可可,你照看着天行。”

    “恩恩。”闻人可可连忙点头,而后扶着印天行缓缓退到到了后面,而后盘坐在了地上。

    闻人可可蹲坐下来,扶着印天行,印天行此刻虚弱地倒在闻人可可怀中,脑海里有着倦意不住袭来。

    用力咬了咬舌头让自己清醒,印天行眸中有了一丝清明,他可是很期待瀚霖到底有什么谋划,能够打败实力强大的谷家。

    “天行哥,不是不是困了,困了就睡一会,有我在没事的。”闻人可可察觉到了什么,轻声道。

    印天行虚弱地道:“没有,我不困,我要看着接下来的战斗,我要看看瀚霖到底有什么谋划,瀚霖总是能够让人大吃一惊。”

    “那我陪着你看。”

    “恩。”

    闻人可可紧紧地拥着虚弱无比地印天行,那双美丽的眸子中满是心疼。

    谷晨的落败让的众人议论纷纷,场中气氛达到了一个**。

    马丁啉与马心琳还是倾向与张家阵营的,见着印天行胜出,兴奋道:“印公子果然厉害,又是一拳击败了突破武道四境的谷晨。”

    “一个月前也是击败了刚刚突破武道三境的谷晨,真是相似的一幕啊。”

    但是护卫着马心琳与马丁啉二人的武道五境供奉王平提醒道:“小姐,公子,看张家与谷家双方的战力,即便张家阵营有着两位七境宗师,但是谷家武道六境与武道五境之人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所以这场战斗张家必输无疑,注意自己的言辞,小心得罪谷家之人。”

    “哦,好吧。”马丁啉与马心琳不情愿答应道。

    空俊人对沈世楼道:“印天行此子战力超群,实力已超武道四境,近乎同境无敌,且拳意通达,日后必达宗师境,你若是不努力点,恐怕以后不是他的对手。”

    沈世楼笑道:“师傅,印天行虽然厉害,但您的徒弟也不差呀,毕竟习得了师傅的红尘功,怎么能丢师傅的脸。”

    “再说同境无敌,在这武道五境之内,我也无惧任何人。”沈世楼自信中带着傲气道。

    空俊人哈哈大笑道:“好,有信心就好,我的徒弟怎么可能若雨其他人,为师还指望你去登顶那那武道之巅呢。”

    在一个角落里,申屠海身着一袭黑衫,头上戴着黑色面罩,看着远处生死不知的谷晨,面纱下的申屠海眼中满是激动。

    谷晨,你个狗东西,敢算计老子,待我伤好之后,弄不死你。

    (晚安。“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剑主江湖》,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