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火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部第267章总第六百六十八章#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古井这一声惊叫,吓得在场的人浑身一哆嗦。你想,在这样一个到处都是森森白骨,充满鬼谲的古墓里,任何一点异动,都会把人吓得魂飞魄散。

    何况这古井声特大,特尖,产生的恐怖效应就可想而知了。

    惊魂甫定,就见古井脸色苍白,脸上迸出豆大的汗珠。

    井下紧张地问:“怎么啦!古井君,为什么停下来?”

    竹下清尘从惊骇中镇静下来。他看到仪器上的红灯没亮。显然古井把仪器关掉了。

    古井懊恼地说:“井下君,难道你没有看到吗,这爿门没法打开!”

    “怎啦?”井下不相信。

    “你看,我把古惑器开到极限,这爿门纹丝不动。”古井说。

    “你开到哪儿了?”井下问。

    “喏,这儿,这儿。”古井指着那根黑针说。

    “红针在哪?”井下问。

    古井指给他看。

    “嗐,哪到极限了?像这样古老的门,这个数显然是不行的。”井下说。

    “要么你来。”古井把仪器给了井下,“但是我得提醒你,你可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危言耸听!”井下蔑视似地一笑。

    竹下清尘问古井:“古井君,这个仪器有什么说法吗?为什么你们两个会产生争执呢?”

    古井说:“像这样的古门,它的力肯定很大,但是如果机械的力不足以制服它,它就可能会反作用于机械的力,后果不堪设想。”

    “以前有没有实例呢?”竹下清尘问。

    “怎么没有?中国的秦始皇陵就是一个例子。”古井说,“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藏满之,令匠做机弩矢,有所穿近者辄射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

    竹下清尘不知古井说的是什么,怎么把眼下的这个无字碑与秦朝的始皇帝扯上关系了呢?

    其实古井说的这段话是《史记》中关于秦始皇陵地宫的一段叙述。可见这个古井简直就是一个中国通。

    古井解释说:“有考古文字记载,这座无字碑据说与秦始皇陵几乎差不多时代,迄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既是同一时代产物,所以修筑这座古墓的技术应该与秦墓有相通之处。这就是实例。”

    古井说的倒是实情,从现场情况来看,确实如此。“令匠做机弩矢,有所穿近者辄射之”,这里面的森森白骨,就是最好的证明。竹下清尘想。

    还有“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这句话,是指将水银置入相互作用的机械中,让其循环往复。墓中置入大量水银,也是为了防止后人盗掘。因为水银易于挥发,其蒸气有剧毒,要进入墓穴盗物,水银蒸气就会毒死盗墓者。

    古井用秦始皇陵来作对比,应该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当然,由于地域的不同,它们肯定大有区别。但是同时代的技术运用,应该不会有地域之分吧!

    竹下清尘还想,这个第四层门之所以没有打开,肯定是有原因的。而最大的可能就是现代人还没有找到破解古人机关的方法,只能暂时罢手。

    看古井的模样,他已经对打开古门失去了信心。是他胆小谨慎,畏首畏尾,还是尊重科学,尊重技术?

    竹下清尘忙看井下的操作。古井看到竹下清尘不回避一下,友好地善意地提醒他:“竹下君,站到我这里来。”

    古井的这句话可谓弦外有音,就是借规劝竹下再次提醒井下:好自为之!

    古井已经后退到重影一的位置了。竹下为了不弱古井的面子,退后了一步;但井下的操作,他还是可以看清楚的。

    井下重新将仪器开启,前面的程序一目了然。当仪器罗盘上的红针和黑针还有一定距离时,竹下看出来了,这应该是古井叫做极限的地方。

    显然井下还在继续往上升。井下很小心,手指的旋动与目光对古门的扫视,使他的额角渗出了汗水。

    红针与黑针重叠在一起,井下不自然地抬了一下眼。就在此时,悲剧发生了。只听小小的仪器发出尖利刺耳的怪叫声,随着这种怪叫声起,井下竟立起身来。

    “啊呀!”井下一声惨叫,叫声没完,就见井下像一个陀螺似地向古门撞去。

    在场的人显然被眼前的情景吓傻了。许久,他们也没从那种惊悚中缓过气来。整个墓室是死一般寂静。

    当人们缓过气之后,他们看到,井下已经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因为在古门下没有见到他的尸体。

    而竹下清尘呢,他也太玄。他被那股魔力拉着走了十多步,摔倒在地,昏迷不醒。不是古井提醒他,他也同样会像井下一样死于非命。

    古井对重影一说:“大佐先生,快把竹下君背上一层吧!晚了可就没救了。”

    重影一依然惊魂甫定。他对古井说:“教授,我的手下去背竹下,不会有事吧?”

    古井说:“放心,不会有事的。要是井下君有你一半的谨慎,也不至于丧命。唉!……”

    重影一吩附:“池田君,你去吧!教授说,不会有事的。把他背上,我们上到一层去。”

    池田背着竹下清尘上了一层。大家就在一层坐了下来。

    重影一这下犯愁了,这第四层门打不开,就不知道里面藏的是什么?万一是天国宝藏,我们不是像上次一样,功亏一篑了吗!

    退一万步讲,即或不是天国宝藏,二千多年前的东西,其价值不会比天国的宝藏少。说不定还要大呢!

    想到这里,他正想问古井教授,却不料竹下清尘苏醒了过来。竹下清尘一苏醒过来,见了古井就“仆”地一下跪了下去:

    “古井老师,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一边说一边不停地弯腰。

    古井将手伸出去,语气冷峻地说:“竹下君,你比井下君幸运,因为你在真理面前懂得低头!”

    古井让竹下清尘起来。

    重影一说:“古井君,竹下君,你们看现在该如何办呢?上峰让我们无论如何必须打开古墓。”

    古井自然是反对继续做下去。他说:“这座古墓很有研究价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