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火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部第259章总弟六百六十章#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严武英发现日军的那支别动队是在一个白天。

    那一天,腊英带着民兵连的骨干们到西岭山麓搞实弹演习。

    西岭山麓是个十分偏僻的地方。听郝家寨的人讲,有的郝家人长到三四十岁,竟然连西岭的很多地方都没有去过。

    腊英听人说那里很少人走动,特别适应搞实弹演习,所以就去了。

    去西岭必须经过无字碑,因为有一条曲径小路挨着无字碑过。

    无字碑是个阴森所在,人们有个心理作用,凡走到无字碑边脚步自然会加快。

    尽管这是一座古墓,传说盗墓贼无数次光顾过,应该留有人气。但人们对它还是“敬”而远之!

    那天是个大好晴天,阳光充沛,把大地照得一片苍翠。腊英带着民兵连的骨干们,背着枪,唱着歌向西岭走去。

    人是可以变的。郝氏家族人也是一样。严武英的工作队进驻碧霞岭,开辟了碧霞岭的新纪元。

    碧霞岭上的人变了,山野似乎也变了。以前碧霞岭为了生存,把自己搞得像中世纪的独立王国里的人一样。

    现在就变了,共产党人把碧霞岭改变了。不仅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更重要的是改变了他们对人生的态度。

    以前他们依赖的是族长,是大统领。现在他们依赖的是村长,是抗日民主政府,是共产党。

    以前他们过着的是担惊受怕的日子,现在工作队把他们组织起来,站岗放哨,保卫自己的家园。

    以前他们也站岗放哨,但是防的却是冤家对头。现在他们没有冤家对头,他们要防的便是根据地外面的日本鬼子。

    日本人到根据地来扫荡,也到过碧霞岭,但近年来似乎少了。因此上,他们觉得他们的生活太平了。

    尤其是严武英的工作队进驻后,她们帮助他们重新认识生活,帮助他们紧紧地团结在抗日民主政府的周围,团结在共产党的周围。

    他们的生活真像这晴天丽日下蓬勃的大自然,鲜活无比!

    他们去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他们到这个地方来确实比较少。但是郝氏族人暗地里却流传一种说法。这个说法使得腊英他们对无字碑多看了几眼。

    这种说法就是,在工作队没来碧霞岭之前,有人又开始盗墓了。而且盗的还是无字碑这座古墓哩!

    有一天,武英带看石梅和腊英来看过无字碑,发现确实有人挖过古墓。挖掘者是从古墓的西侧开始挖的。

    据郝江民讲,老辈人说以前的盗墓贼,大部分都是从西边上挖掘的。那里要进古墓非常方便。

    不过也有人说,从无字碑的碑石下也可以进去。怎么进去,不得而知。因为这仅仅只是一种说法而已,谁也没有看到过,更无从知道有谁尝试过。

    实弹演习结束后,民兵们又从无字碑旁边过。有细心的人就发现,无字碑那高大的墓碑有人动过。

    根据是碑前面有人走动的痕迹,而且人数不少。再仔细看,那座巨大的碑石,好像也被挪动过。

    有人告诉了腊英,腊英就去看。但是腊英看后也拿不准。说有许多人在墓前呆过,可以相信,但说那石碑也有人挪动过,没人敢相信。特别是那么高大的一座石碑,谁人能挪得动呢?

    她就叫民兵二愣去喊队长严武英来。

    她为什么要去喊严武英呢?因为她心里一直有到这里来的任务。截止目前为止,工作队只是做做群众工作。她呢,武英姐总是一句话:好好练兵!

    这与那个神秘的任务丁点关系也没有。不止她一个人在心里嘀咕了,有些人呢呆得不耐烦了!

    严武英闻讯带着石梅就赶紧过来了。腊英就把情况跟她汇报了。

    武英和石梅就蹲下身子仔细看。确实,有许多人到过这座石碑前。但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哪些企图盗墓的人在这里呆过?这并奇怪。

    说那座石碑被挪动过,并没有明显的痕迹。那石碑高一丈多,厚二三尺,没有一千斤,也有七八百斤。

    武英看了问石梅,石梅也和腊英一样,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们就回郝家寨了。

    但是几人的心里都觉得有蹊跷。武英说:“石梅,腊英,我以为无字碑前的脚印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应该重视起来。”

    石梅同意。她说:“不管是敌特还是盗墓贼,都不是好东西。以前盗墓都在墓的边上挖,现在难道他们要从正面进?”

    腊英说:“两位姐姐,这还不好办?派人监视就可以了。”

    武英说:“你们两位说得都不错,是人是鬼,把它监视起来,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但是有一点,要秘密监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们在监视古墓。”

    石梅听后,就说:要秘密监视,只能用我们队里的人。如果用民兵,保不住会泄露出去。

    武英说,可靠的也不行么?比如说江民,春花。

    石梅说,江民春花都是党员,哪还可以不信?但他们的工作都忙,恐怕没得时间。

    腊英说,还是我来安排。我叫我们一个队员带两个民兵,给他们说清楚。相信我们的民兵都有这个觉悟。

    严武英想了想,同意了腊英的做法。并要她今天晚上就安排。

    夜晚,睡在床上,严武英依然在想无字碑的事。

    应该说,自从接受这个所谓的任务后,这是他们觉得出现的最严重的一件事了。

    那么多的脚印,什么人踩下的呢?总不会是郝家寨人。又是什么时候踩下的呢?这更不能准确判断出。

    严武英想呀想,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问题。对呀,碧霞岭的大小道路上夜晚都安了岗哨,这些人是怎样上的岭呢?

    不,不不,夜晚郝家寨的人都不可能出去。个别人可以,但那么多的人,不可能。

    她把这想法告诉了石梅和腊英。她请她们也想想。

    第二天,腊英就告诉武英,说是几年前这里发生的天国宝藏事件,日本人和国军都空降了伞兵到岭上。后来两支空降的部队还激烈交战过。大姐严铁英还让郝家寨的人都躲到尖头岭根据地去了,才免遭日本人的毒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