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火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部第258章总第六百五十九章#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漱川一雄将中国军队独一纵二十八师的两个旅分别包围在柴荆口和玉石关两个地方,只等着把它们当成自已的下酒菜。

    漱川旅团有四个联队,为了顺利地吃掉支那军这两个旅,以报丧失铃木联队之仇,漱川各用一个联队对付它们,用两个联队看着支哪军的二十七师。

    独一纵二十八师的这两个旅只有四个半团。比如说七十六旅的二二二团就是在富新防线拼光了的。

    二二二团先是在荷岭南阵地与平冶次郎的一个联队对阵拼掉了一个营,接着在圆山、墩山阵地拼光了全部,连团长、副团长、参谋长都赔进去了。

    所以说这两个旅在漱川的包围圈中还能生还吗?

    张少宇命令二十八师和二十九师全力对付漱川旅团和武田支队,原本是想趁漱川、武田增援黑水潭时在半路设伏,来个围点打援。殊不知援没打成,自己还被“圆”起来了。你说丢人不丢人?!

    梁红玉把七十五旅从武田手中捞出来,接着又要去解救七十六、七十七旅。她的解救能成功吗?

    这两个旅在两个地方,相距有十四五华里地呢。梁红玉要郭威与马登云并肩攻击前进,难道就是不想让漱川再来个各个击破?

    然而暗地里,梁红玉又带着窦乐山团,一路急驰,来到了柴荆口关前。

    她要窦乐山打起二十九师的大旗,一个营变成了一个团,一个团变成了一个旅。

    上午十时,梁红玉向柴荆关发动攻击。一时间,就见柴荆关前红旗招展,战马嘶鸣。那炮声震动大地,那枪声密如炒豆。

    尤其是支那军的那个炮弹,飞过来的时候像乌鸦一般,黑糊糊从天而降,一落地就“蓬”地一声炸开,滚动起来的火球有车轱辘那么大!

    包围柴荆关的是漱川旅团的渡边联队。渡边一看支那人疯了,用一个师来救一个旅?本身就旗鼓相当,现在却是大鹏吃小雏,自已不仅腹背受敌,还有可能成为支那人的饱腹之物!

    他赶紧打电话给漱川。漱川起初不相信,这二十九师会飞。可是一看,包围玉石关的松井联队毫无动静。这才晓得支那军在各个击破。

    支那军用一个师的兵力先解救柴荆关,然后再解救玉石关。支那军的这一招,不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一一明摆着吗?!

    可是自己一时到哪儿去调兵呢?他的另两个联队,摆在了玉石关的东北面,防的就是二十七师呀!

    因为他清楚,支那军的这个二十七师,可是独一纵的王牌。他轻而易举地吃掉了皇军的铃木联队。这还不是触目惊心的吗?

    于是,为解柴荆关渡边联队之围,漱川令松井抽调两个大队支援渡边。为了不使玉石关的支那军溜掉,又把防守二十七师的清水联队调往玉石关。

    松井支援渡边的两个大队刚走到燕子咀,突然“蓬”的一声,这些东洋兵也不知咋回事,就希里糊涂地坐了飞机。

    等到飞机坐够了,公路上,草丛中,满满的都是帝国士兵的尸体,连两个大队长高敏秀夫和柴川次郎也满脸血污地躺在了地上。

    可还没等他们醒过神来,支那军突然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也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多人,黑鸦鸦,乌泱泱。一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挺着刺刀就剌。

    还有那种大刀片子,呼呼地舞动着,连帝国士兵头上戴的帽子也被风吹没了一一不是帽子,是人头!

    这样不到半天一一太阳西下时,落霞彤红中,上千名帝国士兵就静静地躺在了地上,永远地安息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中国士兵真是神兵天将?

    非呀!这是梁红玉施的一个计策。原来梁红玉让郭威和马登云两个旅浩浩荡荡往前开,走到燕子咀,突然之间就揠旗息鼓,不见人影了。

    而在柴荆关,却出现支那军的大部队一一整整一个师的部队,把个柴荆关闹翻天啦!

    其实,郭威和马登云的部队就守在玉石关到柴荆关的公路上,打的就是从玉石关增援的日本兵。

    他们在公路上埋设了大量的地雷。这不,两个日军大队的大队长都是踩着地雷而被炸死的!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漱川耳朵里,他哀嚎一声:“完啦,好不容易围住支那军两个旅,就这样被支那人莫名其妙地救走了。”

    果然,部下来报告,那支打伏击的支那军太厉害了,他们歼灭了我们两个大队后,兵分两路,“哗啦!”一下就围住了两座关。

    哎呀,那真是一群神兵天将。不是我们跑得快,恐怕早成了他们的下酒菜了!

    怪事!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支那军的三个师都围住我漱川打。那武田呢?武田那儿不就没一个支那兵?那武田竟一直在那儿坐山观虎斗?

    漱川的那个气呀!连鼻子都气歪了。他打电报到横山勇,请横山大将将武田少将军法从事!

    可是横山大将经过调查,发现漱川的报告一点都不合事实。

    他回电把漱川一顿大骂:“八嘎!漱川你的死了死了的!支那军的第二十九师一直被武田缠着,支那军的二十七师的大部也一直杵在原地。你那儿哪有哪么多的支那军?”

    待到漱川听完横山大将一顿臭骂,再移恨支那军时,支那军的人马早已走得无影无踪了。

    这一下令张少宇清醒了。他当这个独一纵的司令真的是他妈妈的妙不可言。要不是梁红玉独撑危局,那独一纵可就要声名扫地了。

    这一仗,充分暴露了独一纵将帅不睦,和为帅者缺乏驭制能力与必要的指挥艺术。

    但是独一纵这一次又是名声大噪:此战独一纵歼灭了日军一个联队又两个大队共计三千余人。

    独一纵司令张少宇得了一枚青天白日勋章。从报上去的获奖名单当中,三个师的师长都单上有名。这是张少宇权衡利弊后的无奈之举。

    从此后,独一纵这支国军劲旅也从梁维甫手中的正义渐渐蜕变得唯利是图。

    不过,张少宇心中明镜一般。他并不是一个邪恶的人。他是梁维甫的学生。他采取了断然措施。

    他把蓝先田调往司令部任后勤部主任。这是一个肥缺,又不用身临战阵,张少宇相信他一定是求之不得。果然,蓝先田满意地卸下了师长的担子。

    然后,他把梁红玉任命为二十七师师长。破了国军中女性不为主力师师长的先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