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概率之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五十九章 大结局(1)#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ba.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黑暗中,孙无情睁开了眼。

    只可惜,这次看到的的确是无边的黑暗。

    和苏不尽的会面并不是幻觉,孙无情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多了很多的记忆,只需要轻轻回想,便发现那都是诺达提供给书院的情报。

    只不过,自己大脑内被植入的芯片,似乎已经被余念取出。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肌肉属于自己。

    这样的待遇,大概只有管二感受过。当然,如果管甚也有被关押的需要,或许也是这样高规格的待遇。

    耳边开始传来嗡嗡的机械振动声,孙无情浑身都被禁锢在一个铁方块里,除了坐以待毙,他没有别的办法。

    即使不久前还和上原京介他们夸下海口要干翻余念,但真正接触到这个人,才发现希望渺茫。

    余念从来不会动用任何除林卫以外的人来帮忙,既然林卫重伤,那就完全由机器来执行他的意志。孙无情的所有恩赐,在他面前都形同虚设。这个少年已经算是几千年来最成熟的果子之一,现在,只需要采摘。

    “卡尔斯”正在扫描他的大脑,里面所有的结构和秘密,都变成可以量化的数据,传递到余念眼前。

    这一刻,他确实放下了心。

    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他,只要把孙无情的大脑解析完毕,他就可以进化成新的人类。

    一个可以操纵所有恩赐,永生不死的怪物。

    这个时间可能需要几个月,但几千年都等过来了,余念不急。

    提乌斯学院,城堡最中央的塔楼上,如今坐着一个耄耋的老人。川乌和明月安然都不知去向,余念坐在林卫的椅子上,满是皱纹的手抚摸着天鹅绒,看着落日一点点的沉下地平线,然后对着空气说道:

    “从现在开始,任何人不能离开学院。”

    话音刚落,学院各门路就此封锁,甚至连同卡梅尔城,都在同一时刻完全戒严。出入联邦首都的所有通道被“卡尔斯”死死监控,就连“朋友”也没有任何权力过问。

    格陵兰岛被林卫解放的机器更是无人管理,联邦的所有资源再次收归首都,许多因为战事而凋零的城市依旧没有获得能源和物资,黑夜降临联邦,也降临整个世界。

    联邦沉默了。

    孙无情的行动仿佛泥牛入海,格陵兰岛那一战完全掀不起一丝浪花,除了让孙无情逼迫自己学会更多恩赐,做一个最完美的工具人以外,没有任何作用。

    东国的火种计划已经开始,每一天都有新的宇宙飞船离开大气层,联邦不阻不拦,放任自由。

    教堂已经无力掀起风浪,也不知道雅典娜两人是否离开,但就算联邦不管教堂,愤怒的人民也会将教堂和信仰掀翻。

    宙斯看准了机会,阿尔卑斯山同样离开了一艘宇宙飞船。曾经团结在乔治身边的十二主神,如今也四分五裂。且不管阿尔卑斯山是否藏有足够的技术应用于太阳系旅行,但这市间的执法者,终究是又少一人。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在沉默中流逝。

    这大概是整个世界最压抑的一年。

    而在学院城堡内,余念红天鹅绒的椅子中,正看着视频。

    视频中,是这两年来,有关孙无情的资料

    。

    孙无情本人已经被押送到学院的地底,和当年关押管甚是一个地方,不是皮里斯监狱,就在余念的脚下。

    无论怎么验证,这个少年就是他要找的人。

    孙无情的大脑的确与众不同,这是早在他出生的时候就决定好的事。只是,为了这枚果实的成熟,余念花了很大的代价。

    但事情还未结束。

    按照计划,孙无情会在二十年后达到最完美的要求,所有的研究都会成熟,最终过渡给余念的大脑。这样,他可以轻松的进化成硅基生命,享受真正的长生不老。

    是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自己。

    只不过,可能这个目的太明显了。

    钟离望最先打乱他的计划,那时候孙无情才不到五岁。他利用自己的恩赐在余念眼皮子地下组建了“无名”,招揽了白梦河和程轻命,他原以为这只是雕虫小技,但现在看来,这是一盘大棋中的一步。

    视频随着时间顺序流动,这些分析他看了不止一次,但似乎依旧没有发现全部的秘密。

    离开联邦的钟离望,突然消失的孙传庭,在海岸线上被控制的孙无情,还有乔治是失落绿洲这件事,都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孙无情早就被他父母动了手脚,大脑同样被改造过,被抓住之后余念把它改成与“朋友”相通,这样,这之后的所有情报,他都能得到。

    联邦占尽了先机。

    但是孙传庭在哪里?

    张依瞳要怎么做?

    苏不尽呢?东国呢?

    这在研究成功之前,都是变数。

    所以他坐在椅子上,一遍遍的看着视频。“卡尔斯”在他头顶上悬浮着两个数字,一个是研究成功的进度条,另一个,是他死亡的概率。

    自从乔治死在他面前,这个概率就从5%以下,变到了30%。

    余念彻底的躲进了学院中。

    这座塔楼比以往要戒备森严,没有人能靠近。

    整个联邦都严阵以待,堪比战时。

    孙无情被擒后半个月,“卡尔斯”对他的大脑解析已经完成了85%,而在这个时候,学院终于有了一点变化。

    林卫醒了。

    上原京介其实已经下了杀手,如果不是孙无情最后做了一些措施,林卫可能早就死在原地。每次想到这里,余念总是疑惑不解。如果说是苏不尽的意见,从大局出发,倒情有可原。

    但既然孙无情已经是瓮中之鳖,他又有什么动机去做这件事呢?

    “让明月安然过来。”余念的椅背挡住了阳光,清冷的灯光聚集在办公室的正中央,看着那穿着白色衣裙的少女缓慢的走上台阶,走上这个她曾经熟悉的办公室。

    现如今,一个年迈的老人坐在了那张椅子之中。

    “余念大人,您找我?”

    “告诉我,你父亲想做什么?”

    “我父亲?”明月安然使劲地扬起一丝苦笑,微微低着头说道:“我还没来得及去看他。”

    “那现在看,用上你的恩赐。”余念把视频转向他,两个人都能看到,在学院某处的病房内,林卫缓缓睁开了眼睛。

    明月安然看到自己重伤垂

    死的父亲,灯光下的脸色一暗,许久没有说话。

    “恩赐,应该还会用吧。”余念身子前倾,脸色同样变得昏暗。

    明月安然点点头,余念挥挥手,机器人拿来了一张冷椅子,扶着明月安然坐下。后者皱紧眉头,双手交叉在小腹间,最后看了视频中的林卫一眼,然后闭上了眼睛。

    “管甚会来见他。”

    余念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用手指敲着桌面,等待着。明月安然睁开眼镜,舌头舔了舔嘴唇,也跟着一起等。

    很快,另一道脚步声出现在了走廊内。

    学院的禁令早已经传遍每位老师,所以即使是从格陵兰岛回来的李承乾等人,也没有来看过林卫一眼。

    但今天,管甚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教堂一战后,林卫自作主张把他送离皮里斯监狱。余念并没有阻拦,一方面,管甚确实对学院忠心耿耿,另一方面,经历了张晓晓等人的逃狱,连皮里斯监狱也不见得安全、

    管甚能在学院内自由活动,但不能离开。

    不过,看到他的出现,余念还是握紧了双拳。他看着“卡尔斯”解析孙无情大脑的进度,又看着走廊上管甚的身影,屏息凝神,没有任何动作。

    “我以为不会有人来看我了。”病房内,林卫看着赤手空拳的管甚,用手抓着钢铁床沿半坐起来,说道。

    管甚点点头,沉默的坐在林卫的面前。如今他的脸上不剩下一丝一毫的表情,顶着一张亚洲人的脸,端坐在林卫面前。经历了“无名”事件后,联邦内的亚裔面孔越来越少,管甚能待在这里,只是因为他强横的实力,以及那已经被磨灭了的人性。

    在余念眼里,这样代表着安全。

    “整件事情应该结束了。”林卫自顾自说道:“虽然我不知道谁救的我,但我应该是成功了。”

    管甚依然没有说话,他的屁股没有沾在椅子上,身子悬空而立,一直扎着马步。

    “你回去吧,还是很感谢你来看我。”林卫用手指敲了敲窗沿,微笑道。

    管甚二话不说,转身离去。坐在塔楼里的余念看到这一幕,等到管甚完全回到他的房间,林卫重新躺回床上时,才松了口气。

    “从今天开始,你不能离开这层楼。”余念站起身,从一个隐秘的电梯离开。他把林卫的女儿囚禁在这里,即使林卫醒了,也不会威胁到他。

    明月安然的预言恩赐对他还有作用,更重要的是,她是林卫的软肋。

    于是每一天,余念都要在这里盯着明月安然的一举一动、吃喝拉撒。而管甚,也每一天都抽出时间,去看望一遍林卫。

    这样的造访,过去了整整一周。

    时间过得太快,但国际上紧张的局势却没有丝毫缓解。余念即将得到一个真正全能的恩赐,进度条已经走到了95%,但他还是不放心。

    “余念大人。”就在管甚再一次前往林卫房间的时候,一个很普通的正午,坐在余念对面的明月安然却突然失声说道:

    “蓬莱岛要来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