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起之嫡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2章 坦白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是啊父皇,您身体一向很好,定能万寿无疆的。”怀王也不落下。

    “朕的身体,朕心里有数。”皇帝摆了摆手,阻止二人继续说什么奉承的话,“今日就到这里,你们都回去吧。”

    皇帝一声令下,不想走也得走了。

    众人起身给皇帝行了礼,才转身离开。

    后续的事情就不是商俪媛能管得着的了,皇帝要怎么补偿姚周王府,景墨和景睿要娶谁家千金为侧妃,怀王妃知道全部事情之后,作何反应,都不在她的考虑之中了。

    “王妃。”重华宫外,方黛规矩的站在宫门旁等着商俪媛,见到商俪媛出来,拢了拢外衫,走上前去。

    “等很久了?”商俪媛问道。

    方黛摇摇头。

    “走吧,回府。”商俪媛笑了笑。

    方黛点头,乖巧的跟在商俪媛的身后,出了皇宫,回了愉王府。

    在王府内翘首以盼的景钰终于等到商俪媛回来了,腿子轮椅就上前,“累不累?我让人给你准备了小食还有果汁,你先垫点肚子,一会儿用膳。”

    说完,赶紧的让夏欢去准备了。

    商俪媛也笑着迎上去,“还好。”

    “我有话跟你说。”

    “走吧,我们进屋。”景钰温柔的对商俪媛说着。

    “嗯。”商俪媛推着轮椅往屋里走,其他人都被留在外面了。

    到了屋内,商俪媛坐了下来,和景钰面对面,“今日我见着陆院判了,也问了他皇帝的事情,我时间不多了,想确认了再和你说的。”

    “嗯?什么时间不多了?”景钰满脑子疑惑。

    “是这样,你的腿伤,之前我问过了,他们只能给你保守治疗两个月,眼看着两个月之期就要到了,时间不多,皇帝和景墨景睿的事情也需要尽早结束了。这样我才能安心的带你去南疆,找寻那引子,就能很快的将你的脚伤治好。”

    商俪媛提起景钰的伤,就面色凝重。

    “还有去调查年氏背后的事情的人一直没有消息回复,我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景钰一直沉默不语。

    商俪媛这才发现景钰沉默着,“你,怎么了?”

    “啊?额,没事。”景钰眼中的慌乱之色并没有逃过商俪媛的眼睛。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商俪媛试探性的问道。

    景钰眼神微闪,“没有。”

    “你撒谎!”如果刚刚商俪媛还不确定,那么现在就能确定景钰在说谎了。

    平时景钰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从不会这样言辞闪烁,也不会眼神这样飘忽不定,他总是感觉看不够她一样,总是要盯着她看。

    一丝一毫都不放过。

    可现在,却不是。

    “说吧,你到底隐瞒了什么?”商俪媛声音冷了下来。

    景钰心里一咯噔,糟了糟了,媳妇儿生气了,怎么办?不说,媳妇儿生气的样子很可怕,说,知道真相的媳妇儿怕是会气的更厉害。

    景钰心里纠结着。

    商俪媛却不给他那么多时间考虑,“还不说?”

    “我只是在想要怎么和你说。”景钰不自觉地低下了声。

    “你这话什么意思?“商俪媛隐隐有了不好的感觉。

    “就是,怕说出来你生气,所以没想好怎么和你说。”景钰不敢看商俪媛,将头低着,喃喃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看起来没有生气吗?”商俪媛放大了声音,吼道。

    难道是自己看起来很温柔吗?

    商俪媛真的要气死了。

    景钰这才意识到商俪媛是真的生气了,可是自己要是告知了事情的真相,商俪媛会不会杀了自己啊?

    算了,早死晚死都要死。

    横竖都是一刀。

    爽快点好了。

    “那个,就是......”真到了说的时候,景钰还是感觉怕怕的,“......我们可以不用去南疆。”

    “不行!”商俪媛本能回答,然后感觉不对啊,微眯了眼盯着景钰,“为何?”

    “就是......就是......我其实没有残废。”景钰紧闭着眼,终于说出了这个秘密,然后将眼睛张开一条缝,观看商俪媛的反应。

    商俪媛听到这话,刹那间愣住了。

    “没有残废?”喃喃的重复道。

    “是,没有残废,我是装的!”说完,站起身,走了几步,又绕了一圈,然后站定在商俪媛的面前,不敢错过她一丝一毫的反应。

    商俪媛看着眼前活蹦乱跳的景钰,不知怎么的就落了泪。

    景钰一看商俪媛哭了。

    赶紧上前,给商俪媛擦着泪,满脸的关切和歉意,“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你不要这样,我害怕......”

    景钰道着歉。

    商俪媛一把抱过景钰,“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景钰愣住了。

    这和他预料中的不一样啊。

    商俪媛不是应该生气吗?现在这样是闹哪出?让他有些猝不及防啊。

    回过神,景钰也伸出手环抱住商俪媛。

    商俪媛还在流着泪,等反应过来才从喜悦当中清醒,“你骗我!”

    景钰还没从商俪媛刚刚的情绪中缓过来,就看到商俪媛阴沉着脸,脸上的泪痕明显,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

    “夫人,娘子,你听我说......”

    “住口!”商俪媛怒吼。

    这个骗子,枉费她担惊受了这么久,为了不耽误他的治疗,提前启动了自己的计划,就是想在两月之期的时候,能放心大胆的去南疆给他治疗。

    结果,他居然是装的。

    虽然那种庆幸比难过大,但是,不代表她能不介意他的欺骗。

    她最恨人欺骗了。

    “娘子,为夫真的错了,那个时候情况不明,我当时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将计就计,既然景墨是为了不想让我和他争皇位,那一个残了的皇子亲王,自然也就没有资格,这样才能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世人眼中,还不用景墨忌惮。”景钰一口气解释道。

    他可是从夏言那里听到了,女人一般说不想听解释的时候,你一定要积极认错,赶紧解释,不然你会死得更惨。

    虽然他不知道这话有理还是没理。

    可眼下不是没有办法了吗?

    死马当活马医吧。

    商俪媛见景钰紧张的样子,心里的努力缓了许多,“难道不是你早有预谋的吗?明知景墨要设计你,你提前知晓了,然后将计就计,顺便还能博得我的同情。”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凤起之嫡女》,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