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起之嫡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0章 戴了绿帽的皇帝(3)#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皇上,现在陆院判给怜王医治,这太子生母的事情是不是应该解决一下?毕竟,一直在这也不大好啊。”商俪媛饶有兴趣的看向皇帝。

    现在的皇帝恨不得将商俪媛的嘴堵起来。

    “愉王一个人在府内多有不便,愉王妃在这宫里也没什么事情了,现先回愉王府吧。”皇帝直接给愉王妃下了逐客令。

    可惜啊。

    想走的人,皇帝不放。

    不想走的人,皇帝赶着走。

    再说了,商俪媛也不是那么听话的人啊。

    “皇上此言差矣,太子和怀王都在这里,还争抢着给怜王输血,愉王不在,我更不能离开了啊,不然以后让外人知道了,该如何评论愉王?”

    “本王妃要是现在离开,岂不是要置愉王于不仁不义的地步吗?”商俪媛一本正经的说道。

    皇帝没想到商俪媛会这样说,一时间竟然找不到话来反驳。

    难道还能坚持让商俪媛回府去吗?

    商俪媛都说了,这会将景钰置于不仁不义之地。

    景钰可是他的儿子,他自然不能再坚持了。

    “愉王妃说的不无道理,愉王妃留下也能代表愉王了。”恒亲王煞有介事的点头。

    “想留下就留下吧。”皇帝无奈。

    殿内的其他人听到皇帝妥协的话,心中唯一的那点期盼都没了,要是愉王妃能点头应了,那她们就能跟着请求皇帝了啊。

    这皇宫处处是陷进,处处是危机。

    她们才不愿意在皇宫担惊受怕呢,她们啊,之后的日子都不想再来皇宫了。

    “多谢皇上。”商俪媛嘴上说着谢,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谢意,“皇上还是先给太子生母一个处理结果吧。”

    商俪媛看着皇帝好像忘了这个事,很是好心的提醒皇帝。

    当然了,她不指望皇帝感谢她的。

    “微臣复议。”恒亲王不自觉地将朝堂上的那套拿了出来。

    皇帝再想拖延也是不能了,“薛氏谋害皇嗣,作恶多端,为以正视听,废黜位份贬为庶人,死后不得葬入皇家园林。”

    众人听着皇帝的旨意,心下微凉。

    薛妃,不,薛氏死后不再是嫔妃,连皇家的园林都不能葬入,宫里也不会有她的牌位,享受不了后人的供奉,薛家也不敢再认薛氏女。

    太子就成了没有生母的皇子。

    看似是少了薛氏一族的助力,可也免除了外戚干政的可能性。

    再说了,这时候的薛家巴不得撇清和薛氏的关系呢,薛氏犯下的可是诛九族的大罪,眼下就这样处理已经是最轻的了。

    景墨还是很满意这样的结果。

    可陈贵妃就不满意了啊,但是皇帝的脸色并不好,刚刚皇帝明明就是被胁迫的,反正薛氏已经死了,陈贵妃心里安慰自己,算了,来日方长,她都将薛氏熬死了,还有什么不能忍的?

    想通了关节,陈贵妃闭口不言了。

    “还不快去。”皇帝冷着声对一旁的太监低声吼道。

    “是,是是,奴才这就去。”副总管太监忙不迭的点头,叫了侍卫将薛妃抬了下去,只是那太监在经过太子景墨的时候,不自觉地瞥了一眼。

    然后垂着头退了出去。

    这边刚结束,那边又开始了。

    陆院判走了出来,还用锦帕擦着手,然后将锦帕塞进怀里,走到正中间,“皇上。”

    “如何?”皇帝言简意赅的问道。

    “输血的确是最好的办法。”陆院判直接说重点,“怜王的伤不是新伤,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只是当时受了如此严重的伤,怜王还能挺了过来,实属大幸。”

    陆院判说的多一些。

    至少比杜院判说的多一些。

    原来是这样。

    就说景鸶明明被皇帝下令扔去乱葬岗,就算是有什么伤,也不可能是新伤啊?况且,刚杜院判只是说景鸶失血过多,并没有说的清清楚楚。

    “那你的意思是?”皇帝横眉问。

    “微臣觉得,输血也是最好的办法。”陆院判恭敬的说道,“微臣刚刚给怜王仔细诊治过,怜王身体机能很差,而且微臣发现怜王身上有许多的器官都在衰竭。”

    “其实说是输血,不如说的正准确一些:换血!但是这个也需要至亲的血才行,不然血性相冲,怜王危矣。”

    在座的都倒吸了一口气,这么严重吗?

    这怜王不是在皇宫内吗?

    怎么好端端的受了这么重的伤?

    皇帝几次终于察觉的到这时候不能再让这些夫人千金留着了,看了眼陈贵妃,示意她先打发这些夫人千金离开。

    可是刚刚对于薛氏的事情,陈贵妃一直不满,眼下看到皇帝投来的眼神,眼观鼻鼻观心的装作看不见。

    皇帝气结。

    “咳咳。”皇帝轻咳一声,再次看向陈贵妃,这下子该明白了吧?

    陈贵妃心里明白,但是,面上也装作不明白啊,“皇上可是哪里不舒服?正好陆院判和杜院判都在,不如让他们给皇上诊治诊治?”

    皇帝没想到陈贵妃居然开始和他装傻充愣了。

    索性也不要脸面了。

    “除了换血没有其他的办法了?”皇帝再次问陆院判。

    陆院判拱手,“是。”

    “换血的成功率是多少?”皇帝垂着眸,让人看不清皇帝真实的想法。

    “五成!”陆院判说的斩钉截铁。

    但是五成的成功率对于众人来说,还是很小。

    “年氏犯下大错,已经被朕打入了冷宫,褫夺了封号,虽然怜王此时危及,但是年氏犯下的错,罪不可恕,朕不能放她出来。”

    “况且,陆院判也说了,换血成功率只有五成,朕打算放弃救治。”皇帝说完,抬起眉看向众人。

    “皇上,万万不可啊。”恒亲王率先不答应了,“皇上,怜王这般好,虽然微臣不知道年氏犯了什么错,但是怜王是无辜的啊。”

    “皇上也不用将年氏放出冷宫,只需要让陆院判去冷宫放年氏的血,这样就可以了。”恒亲王说着自己的办法。

    “恒亲王有所不知,这换血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一边放血,一边输血,经过空气污染的血液会增加感染不说,还会降低成功率。”陆院判横眉冷对。

    最烦这种不懂医术,还要瞎指挥的人。

    陆院判认真的样子并没有吓到恒亲王。26

    将本架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