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起之嫡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0章 凶手是谁(2)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想到这里,景墨看向薛妃。

    景墨太了解自己这个母妃了,看薛妃的神色,景墨心里一咯噔,今日的事情怕是薛妃主导的了。

    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侧妃?

    景墨看完薛妃,又看向对面随意的商俪媛,哪怕她就是这样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也让人忽视不了她的光芒。

    越是这样,景墨越是沦陷在商俪媛那无谓的眼中,那俏丽的神色,还有种种,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移不开眼,景墨按捺中心中的**,将目光收了回来。

    景睿都表态了,姚蝶是他的侧妃,他不能表现的太无情。

    “不知杜院判可有好好好好查看孤的侧妃?”

    “回太子殿下的话,姚侧妃体内也是因为这马钱子碱而没了的,只是,下官在姚侧妃的外衫衣袖中发现了残留的马钱子碱,想来,姚侧妃就是吸入了这衣袖中的马钱子碱,才导致中毒身亡的。”杜院判对景墨一拱手。

    景墨眉间一皱。

    恒亲王说话了,毕竟杜院判该说的都说了,后续的也该他来了。

    “皇上,依微臣愚见,怀王妃晕倒是发生在姚侧妃之后,姚侧妃又给怀王妃敬了茶,杜院判在怀王妃喝下姚侧妃邓侧妃敬茶的茶盏中发现了马钱子碱的残留物,邓侧妃安然无恙,姚侧妃却中毒身亡,想来,是姚侧妃衣袖中的马钱子碱抖落到了茶盏中,喝下了带有马钱子碱水的怀王妃,这才小产了。”

    “而姚侧妃和怀王妃晕倒前后差的不过是片刻时间,微臣猜测这姚侧妃衣袖中的马钱子碱,也是在敬茶前不久才出现在姚侧妃的衣袖中的。”

    “只是,微臣想不通的是姚侧妃的马钱子碱是如何来的?”

    “还有,那巧合的蔷薇又是怎么一回事?”恒亲王说着自己的猜测,也说了自己还疑惑的点。

    “王爷,那蔷薇是引子,马钱子碱需要和相关植物结合,才能发挥它的功效。另外,下官以为,这蔷薇还有可能是为了掩饰马钱子碱。”杜院判给恒亲王解了其中一个疑惑。

    “掩饰马钱子碱?”恒亲王不懂。

    “是。”杜院判点头,“王爷可能不知道,蔷薇和玫瑰属于同种花卉科目,玫瑰又活血化淤的作用,孕妇是禁止使用的,这蔷薇也是不能用于孕妇的。”

    “姚侧妃今日用的正好是蔷薇的胭脂,下官在怀王妃那里,也闻到了淡淡的蔷薇花味。所以,下官猜测蔷薇的用处是为了掩饰马钱子碱,毕竟马钱子碱无色无味,极难让人察觉,但是这蔷薇花味却是不易消散,怀王妃小产,一查看,只会让人以为是蔷薇的问题,不会以为是中了毒。”杜院判尽心尽责的给解释。

    景墨听到这里,下意识的看向薛妃,薛妃也没想到杜院判居然猜到了。

    心里一紧,习惯性的捏紧了手中的绣帕。

    景墨这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怕是自己这个母妃,借了姚蝶的手,除了怀王妃的孩子,说不定,她也没想过让姚蝶活着,只有人死了,才能死无对证,薛妃才能安全。

    这时候可不止是景墨猜到了。

    上辈子当了数年薛妃儿媳的商俪媛,自然也看出来薛妃内心有多焦急了。

    商俪媛拢了拢衣袖,从右手衣袖中滑落一个小胭脂盒,左手借着衣袖,打开胭脂盒子,轻轻抹了一些擦到右手手背上,盖上胭脂盒,又借着衣袖收好胭脂盒。

    伸出双手,将右手手背的胭脂,靠左手的手背,轻轻抹匀了。

    阿如看着商俪媛的动作,仔细闻了闻空气中开始传来的味道。

    心里叹了口气,怎么可能有人是自家主子的对手啊?

    看自家主子这调皮的样子,对手怕是又是倒霉了。

    薛妃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今日选择姚蝶,都是临时决定的,一定不会被人发现的。

    其实今日薛佳等人到了毓庆宫的时候,她对姚蝶客气之时,才隐约的闻到了姚蝶身上传来的蔷薇花味,薛妃是生产过的人,对于玫瑰这类的花,很了解,活血化淤,是禁止孕妇使用的,这才灵机一动,确定了姚蝶。

    她以为这一切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而且在刚刚让姚蝶和邓莉去敬茶的时候,拉扯姚蝶的那一下,才将自己藏于护指中的马钱子碱抖落到姚蝶的衣袖中。

    靠着护甲前端藏的尖锐针,扎破了姚蝶的衣袖。

    等到姚蝶走到怀王妃身边的时候,拿起茶盏,正正好,袖中的马钱子碱就顺着针孔流到了茶盏中,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让姚蝶去敬茶,姚蝶衣袖中的马钱子碱依附到姚蝶的衣袖上,渗入皮肤,姚蝶就这样吸入了马钱子碱,等敬茶的时候,姚蝶已经中了毒片刻了。

    这也是为何二人中了毒,前后跟着毒发的原因。

    薛妃在神色自若,心中焦急的时候,看到自家儿子还不忘看向对面商俪媛的时候,气不打一出来,可转眼,薛妃就主意上头,扬起嘴角,她,要祸水东引了。

    “皇上,杜院判还发现在姚侧妃的衣袖中有个针孔,根据微臣的猜测,马钱子碱正是顺着这个针孔,洒落到了怀王妃喝的茶水中,姚侧妃先是吸入了马钱子碱,怀王妃于后喝下了带有马钱子碱的茶水,这才让两人一前一后的晕倒。”

    “给朕查。”皇帝黑着脸。

    听到这样的话,皇帝还能有好脸色才怪了。

    “皇上,臣妾怎么闻着像是这大殿中还有蔷薇的味道呢?”薛妃皱着眉,面上全是忐忑的神色。

    皇帝一愣。

    “杜院判,你再仔细闻上一闻,看看这殿中是否还有蔷薇的味道?这味道又在何处?”皇帝指使杜院判。

    杜院判心里呕得要死。

    什么叫闻上一闻?

    他是太医!

    他是太医院的院判!

    搞得他好像是狗一样!

    “是。”但是,面前的人是皇帝,他能怎么办?

    “众位,得罪了。”随后,杜院判朝殿中的众位夫人千金拱手做了揖。

    现场的夫人千金也知道眼下只能配合了。

    毕竟也谁也不想担上这么个罪名啊?

    一个太子侧妃,一个皇孙,亲王妃,加起来计算是九族都不够诛的。

    ()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凤起之嫡女》,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