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起之嫡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8章 马钱子碱(下)
返回书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商俪媛无奈的跟着起身,福身。

    商俪媛身后的阿如瘪瘪嘴,这皇帝可真是出息了,奈何不了商俪媛和她,就指桑骂槐,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皇帝终于让商俪媛软了一回,脸色稍霁。

    “都起来吧。”皇帝对众人说道,然后看着还跪在地上杜院判说到,“还有什么没说的,一道说了吧。”

    杜院判想着稍后宗正来了,自己该查的还是要查,不如此刻一道检查了吧。

    遂出声,“请皇上允许微臣查探一下怀王妃接触过的一切东西。”

    “准了。”

    “谢皇上。”杜院判拱手。

    “贵妃娘娘,当时怀王妃接触过哪些东西,还请您告知一下。”杜院判恭恭敬敬的对陈贵妃说道。

    陈贵妃回想着坐在她身边的怀王妃,到底接触过哪些东西,“除了怀王妃自己用的茶盏喝水,其他的就只有薛妃让两个侧妃来敬茶的茶盏了。”

    说完,陈贵妃再次眼神凶狠的看向薛妃。

    薛妃嫣然一笑,“邓侧妃和姚侧妃敬了茶是不错,可是用的茶盏和水,可都是这重华宫准备的,贵妃娘娘要是怀疑是本宫或者是两个侧妃动的手脚,不如好好盘问一下贵妃的重华宫?”

    “本宫岂会傻到给自己的儿媳下药,毒害本宫的亲孙。”陈贵妃气到口不择言。

    “住嘴!”皇帝瞪向陈贵妃,陈贵妃才知自己说了什么话,忙行礼请罪,“皇上,臣妾只是被气到了,才口不择言,还请皇上恕罪。”

    “哼,恕罪?”皇帝冷哼,“朕看你怕是别有用心吧。”

    这话一出,陈贵妃直接跪在地上了,“皇上,臣妾真的是一时失言.....”

    “够了,朕不想听你解释。”皇帝打断陈贵妃的话,“朕让你掌管后宫,可不代表你就能肖想那个位置。那个位置永远是皇后的,朕也不会再立继后,你们的那些个心思,趁早给朕歇了。”

    陈贵妃直接愣在原地,讷讷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薛妃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二人现在有的就是同样一个心思,她们竟然还比不过一个私人吗?

    顾皇后死了这么久,皇帝居然还惦记着她,连这皇后之位也留给那个死人,两人仿佛看到自己之前做的一切,是多么的可笑,竟然妄想皇帝有一天能够看到她们的努力。

    罢了。

    陈贵妃想的是,只要儿子争气,自己不做皇后无妨。

    薛妃想的却是,得不到皇后之位,太后的位置一定要紧紧的握在手中,让薛佳成为皇后,这样薛家作为后族,一个承恩公的爵位久稳妥了,薛家荣耀指日可待。

    皇帝绝对想不到的是,他的话不仅没有警告到两个人,反而激发了二人直接要成为太后的决心,悲哀啊。

    仔细想来,要当太后,可不就是盼着他那个皇帝早死吗?

    杜院判确认皇帝的话说完了,才开口道,“皇上,微臣可否能看看怀王妃用过的茶盏?”

    皇帝点点头。

    重华宫的宫人很有眼力见的将怀王妃用过的茶盏递给杜院判,连带着邓侧妃和姚侧妃敬茶的两个茶盏。

    杜院判拿起茶盏一一检查,左看看右看看,时不时的凑到鼻尖闻一闻,或者是伸出手沾了浅浅尝了尝。

    “皇上,恒亲王来了,正在重华宫宫门口。”求公公进来禀报。

    “让他进来。”皇帝对于恒亲王的守礼很满意。

    “是。”求公公应声,出去请了恒亲王进来。

    恒亲王下了早朝,正好还在宫里处理政事,本想着等自家王妃参加完宴会,一道回府的,没等到恒亲王妃的人来叫他一起回府,却被皇帝叫到了这重华宫。

    他知道今日的宴会就是在重华宫,想到这里,眼皮子一跳,莫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家王妃没事吧?

    此时站在重华宫宫门口的恒亲王妃,满心满眼的想的都是自家王妃是不是出事了。

    “王爷,皇上请您进去。”求公公对恒亲王很恭敬。

    毕竟是掌着宗人府的,管着皇家的大小事宜,这可是实打实的实权人物啊,求公公自然恭敬有加了。

    “有劳公公了。”恒亲王对这个皇帝身边的太监总管,也很是客气。

    “王爷客气了。”求公公一笑,“王爷随奴才来。”

    随后,恒亲王跟着求公公进了重华宫,绕过宫门口的大水池,走进了正殿,快速的看了一眼安然无恙的恒亲王妃,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看到恒亲王妃朝他眨眨眼,恒亲王落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微臣见过皇上。”恒亲王给皇帝见礼。

    “免礼。”

    “谢皇上。”恒亲王直起身子,“不知皇上叫微臣前来所为何事?可是微臣内子犯了什么错事?”

    恒亲王妃一听不干了,什么叫她犯了错事?

    她是那种惹祸的人吗?

    他以为她是他儿子那个惹祸精吗?

    恒亲王妃默默的给恒亲王记了笔账,等回了府,看她怎么收拾他!

    “恒亲王多虑了。”皇帝直接了当的说道,“今日贵妃举行的夏日宴,不知怎么的姚侧妃没了,怀王妃也小产了......”皇帝简明扼要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所以皇上叫微臣前来?”皇帝没有挑明,恒亲王自然不会自己主动的去揽事情。

    “是愉王妃建议朕让恒亲王来调查此事的。”皇帝看了眼老神在在的商俪媛,冷不防的冒出这么一句。

    商俪媛真的不想吐槽这个皇帝了。

    “是,本王妃想着出事的都是皇家的人,贵妃娘娘和薛妃又有些僵持不下,贵妃娘娘要避嫌,自然,让恒亲王来调查此事最为合适了。”商俪媛温和的说着。

    碍着顾嫣和景钰,她对恒亲王和恒亲王妃还是很有好感的。

    更何况,刚刚的恒亲王妃还给她善意的提醒了。

    “这样。”恒亲王点点头。

    “不知现在到哪一步了呢?”恒亲王这话是对皇帝说的。

    “你问问他。”皇帝指了指杜院判。

    杜院判这才朝恒亲王拱了拱手,“下官刚才检查了怀王妃用过的茶盏,里面的确有马钱子碱的成分,而姚侧妃确定是死于马钱子碱,怀王妃也已经确定是因为服下了马钱子碱才小产的。”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凤起之嫡女》,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