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零空间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一八二章 苏醒#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帝都霍老爷子收到外孙女求助后,大致了解病人情况后,肯定了外孙女的用药,然后安排大儿子立刻把第一笔救治款打了过去。

    担心外孙女为此事操心太多,霍老又把自家三儿子派去,一方面看看安夏过得如何,一方面去了解下这个病人的情况。

    霍怀仁做事果断,有他去组织这个病人的救治工作,霍老就放心了,不能把夏夏累着。

    知道三哥去昆市,霍静姝也想去,女儿走了几天,她的生活就剩下每天晚上盼望女儿的一通电话,电话打来了,才感觉人鲜活起来,其他时间就是各种担心和想念。

    霍怀仁不同意小妹去,安夏也忙,自己肯定也忙,小妹去了也帮不上什么事,还需要人陪需要人照顾,谁有空?都没时间的。

    霍静姝去不了只能作罢,接到陆柏川的电话,便跟陆柏川聊了几句,陆柏川得知霍怀仁要去昆市,一凡从俄国回来,带了不少吃食,很多都是安夏爱吃的。

    他装了一大袋子吃的,打算送去霍家,由霍怀仁给安夏带去,这些东西国内买不到。

    杨小妹看到陆柏川匆匆出来,拎着东西离开,她心里着急,等了半分钟便跟了出去。

    安夏不在,这是她最好的机会了,她怎么能错过,只可惜这几日,她对陆大哥的关心和照顾,全都被无情拒绝,她甚至都没办法跟陆柏川独处。

    每当她进陆柏川办公室打扫卫生的时候,陆柏川不是离开办公室,就是出去跟方萍和付万珍谈工作,等自己出来后再进去,她感觉得到,陆柏川在躲着她。

    可她一点不难过,陆柏川躲着自己,难道是因为他发现,他内心是喜欢自己的,为了不犯错误,所以不得不躲着自己?

    杨小妹自己脑部后,猜想到这一点,心里特别激动。

    “陆大哥,你去哪里?”

    “有些事情。”

    陆柏川没有回头,声音冷淡,感受到杨小妹站在自己身边儿,身体往旁边儿挪了挪。

    杨小妹没做声,电梯口不是说话的好地方,但地下停车场方便,里面几乎遇不见什么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于是电梯门打开陆柏川进去后,她也迅速钻进电梯。

    “小妹,你干什么?”

    透过塑料袋,杨小妹看到里面全是零食,不由笑道:“陆大哥,你拿这些吃的干嘛?你又不是零食。”

    “给安夏。”

    问道自己不想听到的话,杨小妹心里一阵嫉妒,继而道:“陆大哥,安夏姐姐每天给你打电话吗?”

    “她很忙,到了昆市给我报过平安。”

    “忙不忙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真心爱一个人,那恨不得二十四小时在一起,忙到连个电话都不打吗?

    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心里就会时时刻刻想着这个人,如果不能天天见面,那每天打一个电话,不是负担,而是一天之中最幸福的时刻。”

    陆柏川看到杨小妹目光变得炙热,他不动神色地后退一步,“这是我们的事情,你去上班吧。”

    说完迅速拉开车门,点火离开。

    看着陆柏川逃也似地走了,杨小妹心里渐渐涌起一股恨意,很好!这都是你逼我的,是你和安夏一起逼我的。

    这一刻她难得清醒,她看得出,陆柏川还是喜欢安夏,可她心底不认输,陆柏川是个负责人的男人,自然不会在有女朋友后,再去喜欢其他女人,所以他不喜欢自己,不怪他,要怪也是怪安夏霸占着陆柏川。

    送了东西给霍家后,陆柏川又在霍老爷子那坐了一会儿,陪霍老爷子说了会话,得知安夏在那很好,放心不少。

    霍老爷子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能感觉到外孙女跟陆柏川的疏远,但外孙女这次背着陆柏川联系他的老领导,打听陆柏川当年中毒的地点,从这一点他就知道,外孙女心里有这个男人,一直都有。

    他心疼外孙女,又不能做什么,只能对陆柏川施加压力,告诉他自己只希望安夏幸福,让安夏伤心的人和事,他都会想办法解决。

    只这一句话,陆柏川立刻明白霍老爷子的意思,他愧对安夏,面对霍老爷子的敲打,他无话可说,甚至连表态都显得苍白无力,默默离开了霍家。

    ……

    凌晨六点的病房,天色已经泛白,远处的云霞中透出太阳的亮光,姐姐搂着弟弟,盖着被子蜷缩在一张床上。

    男人靠在妻子床前,脑袋趴在妻子手边儿,不知何时沉沉睡去,即便睡着,男子脸上仍旧布满了凄苦。

    这时男子面前的手,微微动了一下,手指似乎有千钧重,缓慢又吃力地抬了抬,食指、中指、无名指,然后仿佛解除了巫师的咒语,五根手指渐渐从吃力,变为零活。

    手指往四周摸索着,攀到了男子脸上。

    “嗯?”

    睡梦中男子发出呓语,然后感觉脸上痒痒的,似乎有小虫子爬过,下意识地抬手去挠,却抓到了一直枯瘦的手,男子一下清醒。

    睁开眼睛,眼前是妻子放大的手,手指在无意识地摸索着,把他的脸弄得痒痒的,妻子?

    冉迅的瞌睡迅速褪去,抬头看向墙上的钟表,出了一声冷汗,差点错过给妻子喂药的时间,不对!

    他死死盯着妻子的手,动了?妻子的手动了?他急急望向妻子的脸,看到妻子仍旧双目紧闭,心头一紧。

    “代金?你醒了吗?金金,你是不是醒了?”

    男人关节粗大的手覆上病人额头,额头比他手心温度还凉一些,烧退了!

    女子眼皮下的眼球转动,在逐渐清醒,只是眼皮似乎有千钧重,女子努力了半天,眼皮颤抖却依旧没法睁开眼睛。

    男人激动又小心地把妻子轻报在怀中,“金金,你是不是听得见我说话?安夏姑娘救了你,你好了。”

    男人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孩子们也被父亲的声音吵醒,女孩睁开眼睛,看到父亲泣不成声抱着母亲,看到母亲动了的手指头,激动地鞋子都没穿,站在地上抱着母亲的手喊妈妈。

    男孩子醒来后,看到这一幕也急切的喊妈妈。

    孩子的叫声仿佛给了女人力量,她缓缓睁开双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