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零空间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一八一章 方案#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同意换一种方法治疗,必须签一份知情书,冉迅看着妻子昏迷在床上,呼吸微弱仿佛随时就没了气息,现在有机会一搏,他愿意一试,再坏也就是眼前这个结果,在医院等死。

    安夏从空间取出药材,配好药方后,亲自煎药,因为病人病的太重,所以煎药的好坏,都能对药效造成影响。

    温热的中药盛在碗中,冉迅托起妻子的头,安夏将勺子里的汤药倒入病人口中,汤药缓缓从嘴角流出,昏迷中病人丧失了吞咽能力。

    试了几次药都喂不进去,冉迅急得抱着妻子低声道:“代金,有个很厉害的医生,她能救活你,可是你要喝药啊!你不想看看甜甜和强强,我跟孩子们都盼着你赶快好起来,咱们一起回家,回寨子里吃坨坨肉。”

    “妈妈,弟弟很乖,刚才安夏姐姐还给我们买了肉包子吃,妈妈你快醒来吧,爸爸那天出去干活,脚被砖头砸了,还要忍着疼继续干活,妈妈你赶快醒来我们回家吧。”

    小男孩也在一边儿奶声奶气地喊妈妈,然后安夏发现,病人嘴里的药没了,她咽下去了。

    这点让她十分激动,病人也许有意识,只是目前的身体状况没法清醒,她又立刻喂了一勺药,这次看到病人艰难地吞咽,虽然双目紧闭,可她的潜意识里在喝药。

    这就证明病人求生的欲望很强,有时候求生欲比治疗还重要,就像有些人被医生当场宣布没救了,死亡只是时间问题,可最后病人凭借着满满求生欲,一天天好了起来,活了下去。

    这个病人有这个活下去的念头,再配合汤药,安夏相信她很快就会醒来。

    喂完药后,安夏看了看眼前的冉迅,让他明日别出去打工了。

    冉迅也知道,妻子需要照顾,他把妻子和小儿子留给女儿照顾,真的不应该,可他没办法,不干活哪来的钱交住院费,城市里什么都要钱,上次的催缴单他都没钱交,现在又接到一张。

    他不干活,妻子没钱治病,孩子没钱吃饭,他不能不干活,他也知道此刻应该照顾妻子,他不知道该对安夏说啥?

    “你的情况,我已经大舅反馈,我们家有专项基金,用于救助一些没钱看病的病患和家属,你的条件已经符合,从此以后你妻子治病的钱,还有你跟两个孩子在医院的生活费,都从专项基金里提取。”

    说完后安夏拿出一个信封,递给男子,“这里面有一些现金,作为你们全家人的生活费,可以买些吃的用的,你爱人住院的费用以后你不用操心,以后也不会有催款单了。”

    冉迅愣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妻子得到了这位姑娘的救治,现在这个姑娘又要把妻子治病的费用和他们全家的生活费全包了?

    “不行,不行。”冉迅慌乱地推开面前的信封。

    “安夏姑娘,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这钱我不能要,我可以出去干活,我卖力气赚钱,我一定会把欠医院的钱换上,不能总伸手,总是伸手伸习惯了,腰弯下去,就直不起来了。”

    “你妻子的病,不是你搬砖能赚回来的?她后期可能需要很多钱。”

    “我知道,但我会一直干下去,我还不清还有孩子们。”冉迅的目光和语气都很坚定。

    安夏笑了,这个人她没帮错,她把钱放在床边儿,“这钱是从霍家医疗救助基金会里出的,我说了你符合救助资格,我们霍家每年都会拿出一笔钱帮助病患和病患家属。

    这笔钱是霍家行医赚到的钱,专门拿出一部分回馈病患,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照顾好你妻子和孩子们,然后照顾好你自己,这样你妻子醒来后,看到你跟孩子们都很好,她心情才会好,病也能好得快些。”

    “基金?”冉迅不太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世界上还有这种听着似乎可以帮助所有人的东西?

    贺主任笑笑,“二十一床,基金你可以理解为一个专门帮助别人的钱,这里面的钱只能用来帮助符合要求的人,好了,你别推辞了,好好照顾病人才是关键。

    今天晚上留意你妻子的反应,醒了就立即喊医生,如果没有醒,八小时后,把这碗汤药用开水温热了,再给你妻子喂下去,懂了吗?”

    见冉迅点头,众人离开。

    虽然这样说,但贺主任心里对病人喝一碗汤药就醒过来,不报太大希望,如果这样他们西医岂不是吃干饭的。

    中医在西医治疗过程中,起辅助调理还是不错的,但想治病,尤其是病人炎症指标很高,中医太慢了,不如西药来得快,当然他也承认,出院报告上写的是临床治愈,而不是治愈。

    “孙教授,这个病人病情危重,可以作为当地一个典型病例进行调查,看看她的结石的原因,是否与水质有关。”

    “安夏,这个病人十分凶险,你对她的治疗有几分把握?”

    “不确定,要等她醒来,但是她的肝脏,想要恢复几乎不可能,治好她需要靠她的运气,孙教授你觉得肝脏移植如何?

    把已经坏掉的肝脏切除,对她的家人进行配型,如果配型成功,做肝脏移植手术,后期的辅助调理我倒是有几分把握。”

    “你想让她做肝移植?”孙教授第一反应是,肝移植手术风险大,费用高,配型困难,但他转念一想,此刻也只有肝移植,适合这个病人。

    “我跟大舅联系过了,大舅过不来,可能三舅过来,后期这个病人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能找到肝脏配型最好,如果找不到,我就再从汤药处试试,但那样活命的概率很低,她的肝脏几乎全部坏死。”

    孙教授点点头,肝脏移植,这可以问问贺主任,他还可以跟医院本部肝胆外科手术最好的医生联系一下。

    贺远征听了孙教授的话,他曾经也有过这个想法,只是病人第一没有经济条件做肝移植,第二病人自身基础极差,手术成功率很低。

    但如果通过中药辅助调理,加上霍家基金会出钱,这个方案倒是最合适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