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零空间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一七八章 可怜的妈妈#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可是、我问了医生叔叔们,他们都说主任伯伯您是最好的医生,您一定能救活阿妈的,主任伯伯,阿妈现在好难受,求求您别让她死,求求你!”

    小女孩疯狂地磕头,额头跟地面撞击发出沉闷的声音,而这声音也如同重锤敲打在每个人心中。

    “我不要阿妈死,哇哇哇,不要阿妈死!”

    小男孩哭得更加厉害,小脸涨的通红,甚至喘不上气开始打嗝。

    贺远征掩饰住眼底的悲痛,当主任久了见惯了生死,可今日这个病人,还是挑起了他心底的难受之意。

    “小姑娘,是伯伯医术不精,没能救活你妈妈。”

    听到这话,两个孩子放声大哭,可没哭两句,就被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打断。

    男子应该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个头很高,在南方一米八的身高属于非常高的,骨架大,但是身上没什么肉,看衣服就能看出,全靠骨架子撑着,男子伸出双手,把儿子从地下抱起来,他两只手上布满了各种细碎的伤口,皮肤粗糙黝黑,一看就是天天风吹日晒的。

    “甜甜,强强,你们别闹了,主任伯伯尽力了,是阿妈身体太差,咱们回去照顾阿妈,好不好。”

    男子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一手抱着儿子,一手牵着女儿,僵硬着身体慢慢离开,安夏还挺到小男孩稚嫩的声音问父亲,是不是他们好好照顾阿妈,阿妈就能好之类的话。

    这一家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安夏忍不住跟上贺主任脚步,低声询问。

    贺远征心底沉甸甸地,肝胆外科有太多病人治不好死掉,他也见过太多因为病人没治好而闹事的,唯独这个病人家属,为了交上住院费,男人把房子都卖了,也不肯欠医院一分钱,他手术失败,男人也没有一句怨言,反而还安慰他,说自己知道妻子的情况,弄得他心里难受不已,根本没办法直视两个孩子清澈的双眼,总觉得心底难过到喘不上气。

    “他们是边境山区的少数民族,孩子的母亲得了结石,打开腹腔后发现,她得的是泥沙型结石,泥沙结石顺着胆管到了肝脏,引起肝脏感染,肿的像个硕大的球,上面嵌满了小石子,打开腹腔我就知道,这个病人救不了了。

    现在病人因为肝脏感染高烧不退,要不了多久,就会肝脏坏死,内脏衰竭而亡。

    他们家是少数民族,本来就没什么钱,为了给病人治病,男人把家里的房子都卖了,前几天还在外面打工赚钱,就是为了补上拖欠的住院费,他跟我说,不能欠医生的钱,医生给他媳妇救命,他感谢我,可我却没能力救他的爱人,我唯一能帮他的,就是让他爱人走得舒服些。”

    听完事情大概,安夏也心情沉重,一对恩爱夫妻,有两个可爱的孩子,妻子因为结石即将不久于世,刚才整理资料,看到那么多病例,她也只觉得是个病例,都能治好的小毛病,可现在这一家人毫无遮掩地摆在自己面前,两个孩子哭喊着要阿妈,哀求医生救救他们的阿妈,她才真切地感受到,结石病的可怕之处。

    “我能去看看这个病人吗?”

    贺远征叹了口气,“你想看就看吧,病例在护士站,你也可以找他们要,他们是二十一床。”

    安夏点点头,轻轻退出,对贺远征的难过,有些感同身受。

    二十一床病房房门虚掩,里面一共三张床,但只住了一家,安夏看到刚才那个骨架宽大的男人坐在病床前,握着病人的手,病人脸色蜡黄,这是肝区感染的表现。

    小男孩坐在床边儿哭,小女儿紧紧搂着弟弟,时不时地低低喊一声“阿妈”,一声声的阿妈,包含着希望,在得不到回应后,又变得沉寂。

    这一幕看得安夏心里发堵,正要进去的时候,男人擦了擦眼泪,打开床头饭盒,又拿起暖瓶,往饭盒里倒了一些开水,把饭盒放在另一张空病床的床头柜上。

    “甜甜,你带着弟弟吃饭。”

    安夏只看到饭盒里的水,上面飘着些白米粒,女孩子呆呆盯着饭盒里的白水泡饭,又看了看阿爸,把饭盒推到父亲面前。

    “阿爸你吃,我……不饿。”

    男人摇摇头,“你跟弟弟吃,吃剩下了阿爸再吃。”

    女孩听话地拿起勺子,给小男孩喂饭,安夏看到勺子里就是开水泡白米饭,什么都没有,小男孩吃得狼吞虎咽。

    男孩子吃了一会儿,摇摇头不吃了,女孩子又把饭盒递到父亲面前,“阿爸,你吃饭。”

    “甜甜,你先吃,剩下阿爸再吃。”

    女孩子看看所剩无几的米饭,咽了口口水,“阿爸,我不饿,早上隔壁奶奶给了我一个馒头,这些饭你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才能赚钱救阿妈。”

    安夏听不下去,更看不下去,悄悄退出来,然后匆匆离开医院,在医院门口的饭馆内买了三十个包子,三个鸡腿,又在小卖部里买了许多小孩子爱吃的饼干、糖果、罐头这些可以存放的吃食,随即又匆匆回去。

    “二十一床,这是你的缴费单。”

    护士面露不忍,却不得不放下手里的单子,二十一床的情况他们都知道,主任为了二十一床,尽了最大努力帮助他们。

    知道这个男人和两个孩子没地方住,主任把二十一床所在病房腾空,留出两个空病床给他们用,然后向医院申请治疗经费减免活动,最后还带头开展了一次全科的捐款。

    可这些钱对于这个重度胆结石引发肝区感染并发肾脏衰竭的病人来说,依旧是杯水车薪。

    这个男人为了救老婆,把家里的房子和耕牛都卖了,然后再医院附近打工,干的全是脏活累活,赚的钱全都交给医院作为妻子的医疗费,连吃饭都吃不起。

    每次不是买点白饭就是买些馒头,就着热水吃,其他病人家属看他们可怜,时长给他们买些吃的,给钱男人是万万不要的。

    “护士姐姐,我阿妈什么时候能好?”

    听着稚嫩的童声,护士不敢看这两个孩子的眼睛,更不敢告诉他们实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