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零空间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一七五章 推翻#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看病,安夏可不怕,孙教授更不怕,臧天宝已经看起了热闹,其他四位学生见自己导师的师弟,让安夏看病,摆明刁难安夏,虽然心里有气,但一想到安夏那种逆天厉害的程度,刘璐觉得安夏肯定会啪啪打脸,再不济也一定被老师师弟看的好。

    “您请坐。”

    邹医生坐下后,因为向着余东晓,他什么都没说,心里盘算着,这个小姑娘问起来的时候,他也要说得不明显,不能让余东晓不满。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安夏居然什么都没问,而且中医的望闻问切四步骤也进行得飞快,给他诊脉的时候,眉头还皱起来了,小姑娘装得蛮像那么回事的。

    “看完了?”孙教授有种不好的预感,安夏皱眉了,难道邹医生不太好?

    “嗯。”安夏点点头,脸色凝重,邹医生的病应该有二十多年了,冠状严重狭窄很厉害,就像一张张到最紧的弓弦,随时有可能断裂,那就是心梗啊。

    邹医生有些不舒服,小姑娘这样子,一幅自己大病要死的样子,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冰冷严厉起来,“我身体有什么问题?”

    “邹医生,您得了冠状严重狭窄,这个病应该有二十年以上的病程,现在您的心率在每分钟106次,元阳不足,心阳虚,此刻您的心脏就犹如一张绷紧的弓弦,稍有一点刺激,都会出现生命危险。”

    “哈哈哈!”余东晓大笑起来,“师兄,你这学生一张嘴,就把邹医生二十几年的胃病说成心脏病,还说的如此严重,邹医生最爱运动,要是心脏有问题,早都出事了。”

    邹医生点点头,“我这胃病大家都知道,二十多年了,上腹反复疼痛,几年前找上余教授,吃了几个月中药,基本再没疼过,昨天还打了羽毛球,怎么可能会是心脏病,肯定是你诊断错了。”

    安夏严肃道:“不,我不会诊断错,很多心脏病一开始都被误诊为胃病,而且因为邹医生你长期锻炼,所以你的身体机能好于一般人,所以大部分医生给你把脉,可能察觉不到你有心脏病,但我发现,你强健的脉象中有极衰之症,我只能说余教授可能没有诊断出来。”

    “你这学生,除了不谦虚,还敢信口雌黄,你的意思是我误诊了!”

    余东晓再也忍不住了,他一个堂堂教授,被一个还没出师的小姑娘,说他误诊,他从医三十载,这十年根本不会出错,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胆子不小。

    “师弟别急,我看看。”

    孙教授上手诊断,如果没有安夏提醒,他可能也会认为是气滞于肺腑,但有了安夏提醒,再诊断的时候,他仔细感受了一下,心脏确实有问题。

    “麻烦邹医生跟着我做几个动作。”

    虽然不情愿,但碍于孙教授灼灼目光,邹医生起身跟安夏做了几个动作,安夏又一次上手诊脉,左右手全都把脉后道:“我推测是右冠远端,几乎全闭合,还是赶快去医院做个检查,立刻把手术做了才好,否则一个不注意,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你这个小姑娘,你胡说八……”

    胡说八道的最后一个字还没吐出来,邹医生突然脸色发紫,牙关紧闭,直挺挺地朝后倒去,众人大惊。

    这下谁都说不出话来了,还是孙教授反应最快,“快打电话叫救护车,邹医生真的是心脏病,立刻送医院。”

    众医生都傻眼了,真的是心脏病?

    谁不知道邹医生得了二十几年的老胃病,看遍了医生,就连余东晓都诊断为胃病,今日却被一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小姑娘给诊断出心脏病,而且刚说完邹医生有生命危险,邹医生就倒下去,这也太邪乎了。

    邹医生脸色迅速从紫色变为青色,然后黑色渐渐从青色中透出,安夏立刻看出不好,这是大面积心梗的征兆,别救护车没来,邹医生就去了。

    她立刻从口袋掏出一个药盒,这是她从空间拿出来的保心丹,安夏迅速扯开盒子,掏出保心丹,捏开封蜡,“温水!”

    三秒慌乱后,孙教授反应最快,立刻倒了一杯水递过去,安夏轻轻抬起邹医生的头,捏开他颌骨,把保心丸放入他口中,然后倒入温水,药丸慢慢化开,她又轻轻抬高邹医生颌骨,让药水顺着喉咙管流下去。

    “你给他喂的什么?”

    余东晓厉声问道,眉头紧皱,他已经感觉到,自己今天怕是真的要丢大人了,可他不甘心,也不相信邹医生会是心脏病,但师兄也说是心脏病,难道真的是自己误诊?

    不可能!他心底越发憋闷,见安夏不经允许就给邹医生喂药,立刻急了。

    “保心丹。”

    “保心丹?”周围的人重复着这句话,余东晓急急问道:“是霍家的保心丹?”

    “对。”

    “你怎么会有这个药,霍家保心丹五年出一次,药品极少,早都被人预定了,我都买不到,而且你还会随身携带?”

    “此刻是讨论我为什么有保心丹的时候吗?”安夏真有些烦了,这个余教授怎么拎不清。

    孙教授冷冷一笑,“霍老是安夏的外公,她有保心丹不奇怪,霍老十分心疼安夏,此次来昆市,给孩子带了很多药,我想这就是其中之一吧。”

    众人瞳孔剧烈收缩,霍老的外孙女,难怪!一切都说得通了,难怪这个小姑娘医术如此高超,刚才对答如流,原来是霍家人,还拿过奥林匹克竞赛大满贯,这么聪明,霍家这一代简直无人能敌。

    臧天宝享受地看着余东晓错愕的表情,虽说他也不咋喜欢孙教授,这次孙教授死活不带他,要不是求了师哥,自己都来不了。

    可是,孙教授跟自己是一个学校的,还是学校附属医院曾经的副院长,一个师弟居然敢在师兄面前耀武扬威,哎呀,他都替余东晓脸疼。

    四个学生则是面色惊惧,今天看到有人直挺挺在自己面前倒下,脸色迅速变得黑青,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众人神色各异,外面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