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零空间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一七四章 一较高下#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师兄,我记得你以前带的学生,最少研究生起步,怎么退下来后,大学生也带了。两年就把大学五年的知识学完了,莫不是个天才!”

    安夏看出,孙教授的师弟阴阳怪气,说着漂亮话,可眼神对孙教授并无敬意,然后还把自己翻出来说事,她是挺想低调,可她也不允许自己被别人踩。

    “余老师,确切地说我用了半年时间修完了四年课程,一开始我是跟同学们一起上大课的,余老师夸我天才,我倒也当得起,九二年国际奥林匹克竞赛,我拿到了数学、物理、化学和生物四门联赛冠军中的第一名,创造了国际奥林匹克联赛大满贯第一人。”

    孙教授脸上的笑,仿佛湖水里的涟漪,一波又一波从内心深处透出来,他当然知道余东晓这个小师弟,从读书的时候就跟自己较劲,自以为自己天资第一,努力第一,别人都不如他,还不肯承认自己不如人。

    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一点没变,可惜……

    孙教授眼底闪过一抹戏谑,这两年相处,安夏的脾气性子他是知道的,平日里低调不惹事,但绝不怕事,所以这次东晓师弟怕是要提到铁板了。

    余东晓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国际奥林匹克竞赛冠军,还拿了四个冠军,他隐隐有些印象,几年前的事了,当时科里定的报纸都登过这个事,没想到拿满贯的人就在眼前。

    只是他没想到,一个小姑娘居然敢当面怼她,还真是恃才傲物,以为成绩好就了不起了,在中医学界,成绩只代表一方面,还有老师的传承以及入门先后。

    不悦只端在停留在脸上三秒后,余东晓就带着略带轻视的笑容道:“学医不同于奥林匹克竞赛,小姑娘学习很厉害,学医还是要谦虚才好。”

    “余老师说的是,但您怎么就知道我中医学得不好,学生想像老师请教一番,也让余老师考校下学生中医掌握的程度。”

    考校?余东晓心底的笑意再忍不住了,这姑娘太狂妄,跟孙逸邈似的,以为留在帝都,当了主任当了副院长,就真的了不起了,中医卧虎藏龙,而且中医水平是跟学习时间和年纪成正比的,别的不说,就那些繁杂的古医书,没有几十年如一日的功夫,还真背不完,更别谈理解运用。

    “好,今日我就看看,师哥你这位最小的徒弟水平如何。”

    孙教授脸上笑意更深了,一旁的臧天宝对余东晓流露出同情目光,这目光让余东晓有些莫名其妙,还有些烦躁,因为他发现师哥居然不怕他测试他的学生,难道真的很不错?不可能就算很聪明,但学习中医,这么年轻不可能学出什么名堂。

    “余老师,请出题。”

    余东晓故意挑了一些生僻冷门的古医书提问,没想到安夏倒背如流,四月的昆省,正是不冷不热的时候,他却因为安夏对答如流,有些气闷。

    “真不错,这小姑娘年纪轻轻居然背得下这么多医书。”有人赞许。

    “哼!就是不知道理解如何,你刚才说的那一篇讲伤寒的文章该当何解?”

    安夏不紧不慢把内容解释一番,看着余东晓哑口无言,她继而举了好几个例子,从多个方面讲述伤寒的影响,真是还有跟其他病症共同发作的时候,该如何处理的脉案。

    当然这些东西,几乎全部来来自于空间里霍家十几代人积累起来的脉案,这些东西很多内容,就连在场的不少医生都没有听过,余东晓自然也没听过。

    “你说的这些内容,听都没有听过,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学来的?是师兄你教的吗?”

    孙教授立刻摆手,他说起来是安夏的老师,但能教安夏的大部分来自西医,纯中医这一块,他还真没什么教的,当年开学报名的时候,安夏就镇住了他,给他开的药方,比他自己开高明太多。

    “学生是在家中,跟着外公大舅他们,学习过一些,这些也是家中脉案里的病人。”

    余东晓眉头一挑,“你叫什么名字?”

    “安夏。”

    安夏?中医世家有名气的就那么几个,绝大部分还集中在帝都,他确定没听过安夏这个名字,也没听过谁家有个叫安夏的外孙女或者亲戚,可见即便家中都是中医,也没什么名气。

    “你说的这些问题没法验证,所以我也不确定你说的是否正确。”

    “余老师没办法分辨正确与否?”这下安夏有些吃惊。

    “对。”余东晓没好奇道,虽然不想承认,“我觉得你对有些脉案的解说,也许并不对症。”

    安夏微微一笑,“看来余老师您不知道的东西挺多。”

    这话就是变相地说余东晓此人无知了,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说一个近六十岁的教授级别的医生无知,别说余东晓脸上立刻挂不住,周围的人都有些挂不住,全都望着孙教授。

    要不是因为此事是余东晓挑起来,大家还以为孙教授安排好,让自己的学生出来斗余东晓,不管输赢,学生是晚辈,余东晓是长辈,余东晓就是赢了也胜之不武,而安夏即便输了,也没什么关系。

    “哈哈,别说老余不了解,我也不是很清楚。”

    “是啊,是啊,别一过来就考校学生,给学生们压力。”

    昆市的医生开始打圆场,毕竟是在他们的地方,如果余东晓跟孙教授闹得不愉快,他们脸上也挂不住,以后谁还来昆市,在帝都魔都这样的地方看来,昆市就是个蛮荒之地,要是还没点眼力劲,就要彻底被提出圈子了。

    余东晓却不肯善罢甘休,自己从医几十年的脸面被一个小姑娘打了,他不甘心,随即他拉过自己关系还不错的昆市中医院邹医生。

    “今请邹医生当个病人,让这位小姑娘诊断一凡,你也是老毛病了,要是小姑娘能看准,也算是学有所成。”

    邹医生曾经受过余东晓人情,此刻虽然知道他在为难小姑娘,但也只得配合,没办法,这个圈子欠下的人情,都是救命的,不能不还。

    “我的病余教授你最清楚,今日就让这位学生给瞧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