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零空间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比阳光更灿烂#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说实话要是能活,能好好活,谁愿意死,杨金英也不愿意死,而是这些年的胆结石太折磨人了。

    疼起来的时候,恨不得头撞墙,不光肚子疼,腰也跟有人拿大铁锤拼命砸似的,那种疼仿佛光想想,杨金英就觉得腹部的神经全部收紧又要再疼一遍似的。

    所以她不想活,身体不好,又是个拖累,儿子们因为当年安珠的事情,对她有意见,所以她才想一咬牙死掉算了,自己死了,安夏就解脱了,然后进城找自己的亲爹,有那些信在手里,相信他也不敢不认安夏,可现在自己能活,外孙女说自己以后肯定能长命百岁。

    杨金英抬起枯瘦粗糙的手,按了按眼睛,谁不想活着。

    “外婆,等你出院后,也要在家静养,你骨裂的地方,不适合走路,伤筋动骨一百天呢,一定要好好养着。”

    杨金英没做声,眼中含着慈爱,外孙女这样为自己考虑,她不能耽误了孩子,只短短一瞬间,她又坚定了以前的想法。

    安夏并不知道,她本想成长为一届名医或者神医,然后治病救人,再狠狠打林家的脸,用自己的实力碾压林月娇和许美凤,让她们为前世杀害自己受到该有的惩罚。

    但因为外婆的改变,又或者说命运的不变,她终于还是要踏上寻亲的路。

    除了刚下手术的第一个晚上,杨金英受了不少罪,后面她身体渐渐恢复起来,术后第二天就通气,然后就能喝水和近食流食。

    而安夏也在医生检查确认身体恢复后,办理了出院手续,她来时没有任何住院的东西,出院了倒是有一对物件要带走,两个塑料盆,毛巾牙刷牙缸,拖鞋杯子啥的,都是陆柏川买的。

    安夏先打了个电话给陆柏川,告诉他自己健康出院,然后就去病房陪外婆,她已经好了,就不需要刘嫂子了,毕竟请人要花钱,虽然算她借的,可她现在这么穷,借多了什么时候能还完,她不想欠太多。

    只是,她没能拗得过陆柏川,最终外婆还是刘嫂子照顾,她彻底闲下来了,按照陆柏川的意思,该好好养身体,可是家里没钱,拿什么养身体,安夏苦笑,现在钱是她最大的需求。

    这些日子她看了不少医书,跟这个空间的结合越来越紧密,甚至能够通过意念从空间中取物或者将一些东西收入空间,这是之前没有的技能,安夏不知道,是不是随着自己医书越开越多,空间会有更多功能,那如果自己将空间的医书全学完后,是不是有惊喜?

    随着她心念一动,冰清玉肌膏被收入空间,她不太敢擦了,最近皮肤变得犹如白玉般莹润,以前的暗黄全都褪去,白皙中带着隐隐光泽,仿佛上好的半透明羊脂玉。

    只用了一周时间,脸上的皮肤就这么好,安夏简直不敢相信,但是她发现没用的地方,肌肤颜色就暗沉了不少,可见真的是玉肌膏的功效。

    “夏夏,你回家休息吧,这边儿有刘嫂子照顾就好,快回去看看家里的菜长出来没,还有两只老母鸡,也不知道咋样了。”

    “外婆,你放心吧,隔壁麻婶肯定会帮咋照管的,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我在这也能替换刘嫂子多休息。”

    “你这身体刚好,咋能在这熬着,再说家里这么些天没人,还不知成啥样了,你回去看看,过两天再来看我,我心里也放心。”

    见外婆执意要自己回家,安夏拜托了刘嫂子几句,离开医院。

    只是没想到,出门之后,在门口遇到了叶大亮跟陆柏川。

    “安夏姑娘,可算等到你了!”叶大亮一口大白牙对着安夏。

    “大亮,你怎么在这?”按下觉得奇怪,她没告诉陆柏川自己啥时候出院,就是怕又麻烦他。

    “队长估摸你今天出院,一起送你回家。”

    安夏左右望了一下,“陆先生也来了?我就是不想麻烦你们,才没说自己什么时候走的,我自己坐小巴就行。”

    “不麻烦,咱们等会儿,队长去楼上找你了。”

    叶大亮麻溜地接过安夏的布袋子和手上的塑料盆,二人在外面等了十来分钟,看到陆柏川从里面走出来。

    他身形挺拔,又长了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带着冷峻的气息,一步步从医院走来,仿佛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就连外面的阳光,都显得有些黯然失色。

    陆柏川长腿迈着大步朝安夏走去,就这么短短几十秒,安夏觉得自己收到了多少羡慕嫉妒恨的眼光,可见女人喜欢帅哥,在什么时候都是亘古不变的,尤其这为你还是制服诱|惑,这一身军装仿佛天生就该穿在他身上,军装抬他,他衬军装。

    “我送你回去。”

    陆柏川只说了一句话,安夏乖乖上车,叶大亮偷偷一笑,也就队长能管得住安夏,刚才跟自己叫嚣半天要坐公交,队长一句话,啥事都没了。

    回到村里,村里人看到安夏身边儿跟着两个穿军服的人,有些好奇也有些畏惧,主要是陆柏川冷峻严肃的样子,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煞气。

    安夏脸上带着微笑,但是她的笑容并不是给每个村里人,只是偶尔看到某些人才笑着喊一声,因为她是私生子,母亲的名声不好,她在村里并不受欢迎,从小被人骂,被同龄孩子欺负。

    偏生安夏并不是个胆小懦弱的人,其实她性子一直很倔强,不会任人欺负,前世变成包子,不过是感念许美凤对自己比亲生女儿还好,甚至还给自己的外公外婆和妈妈修墓地,她才任由林月娇欺负,对母女二人言听计从,因为她是一个感恩的人。

    但现在她知道许美凤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又跟林月娇联手害死了自己,这一笔笔血债她全都记着,早晚让她们血债血偿。

    看着安夏带着两个军人,村里迅速议论起来,陆柏川越发昂首挺胸,他执意要送安夏回来,就是考虑到她家那些亲戚你,他能帮的不多,尽力多做一些。

    希望那些亲戚,别再动欺负安夏的念头!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