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零空间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安家乱了#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爸,外面都说妈是人贩子,被抓走肯定要坐牢,现在咋办?红霞今天来找我了,说她妈不让她跟我好,要跟我吹,您说咋办?”

    安家国的大儿子安定坤,到了适婚年纪,谈了个邻村的女朋友,眼瞅着都要谈婚论嫁了,现在乔冬梅出了这么个事,人家女方不干了,谁愿意嫁个家里有劳改犯的家庭,这不得一辈子抬不起头,丢人现眼。

    “爸,现在我跟妹都不敢出门,村里人都对我两指指点点,咋办啊!”安家国的双胞胎女儿安文安慧也憋着嘴,一脸委屈。

    “吵吵什么,你妈根本不知道那人是人贩子,这都是安夏胡说八道,故意害咱家的,等你妈跟警察说清楚,肯定没事。”

    “爸,妈都进去两天了,到现在还没消息,也不让人看,安夏这个小贱人,跟她妈一样,不让安夏消停。”安定坤一脸恨意,从小到大,他没少因为安夏被人嘲笑,所以他一直很讨厌这个私生子表妹。

    “爸,您去求求村长叔,让他帮帮忙,一起去派出所给我妈做个证,那人本来就不是我妈远房亲戚,这时候村长的话才有用。”安文冷静下来,立刻想到办法。

    安家国咬咬牙,媳妇进去这么久,丈母娘跟大舅哥小舅子都来了一趟了,自己再不管,怕也不行。

    “好,等晚上我带两瓶好酒,去求求村长。”

    安家国家里不得安宁,安家庆屋里风平浪静,李菊花在外面做足了戏,一有人问她知不知道乔冬梅跟人贩子认识,她就立刻哭了起来,先哭乔冬梅,末了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此事她是毫不知情。

    “大哥家的事情,你少掺和。”安家庆扒拉了两口米饭,吃了一块咸鱼。

    “我知道,不用你说。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别人问上来,咱家跟大哥家都是亲戚,我总不能啥都不说吧,不过你放心,这事情我早都撇干净了。”

    “嗯。”安家庆点点头,媳妇聪明,他放心。

    “老二,吃饭呢?”

    安家庆夫妻二人正说着,安家国上门了。

    “大哥,吃了没?”李菊花满脸殷勤,“大哥你坐,我给你盛碗饭,拿双筷子。”

    “菊花,不用了,我吃了饭来的。”

    “二哥,您别跟我客气?真吃过了?”

    安家国看着二弟妹光说话,也不动的样子,这么多年了,他可知道老二媳妇跟老二一样,抠门!

    “真吃过了,我找老二有事。”

    一听有事,安家庆心里有了盘算,大哥家现在肯定没好事,要是借钱他绝对不给,其他事情再说,他赶忙扒完碗里的饭,安家国把他拉到门口,递了只烟,兄弟二人说起话来。

    “大哥,我去?村长能给咱家面子吗?我去也没用啊,我说话别人又不当数。”

    “你跟大哥去,大哥求的时候,你帮忙说两句好听话,伸手不打笑脸人,我多送点礼,咋就不行,再说这也是实情,你大嫂本来就不认识那女人,也不知道谁介绍的,真是祸害。”

    反正不用出钱,就是出去卖脸,安家庆点点头,披上黑色外套,跟安家国走了。

    安家国在村后小卖部买了两瓶三十多块的好酒,还买了一条哈德门,一共花了一百块,心疼的他心里直哆嗦,一百多块,他家一年种地也就赚一千来块钱,这真是花了老鼻子钱了。

    可是这么贵的礼,却没送出去,二人在村长家站了没五分钟,就被村长用客气话送出来了,压根不沾他家的事。

    兄弟二人垂头丧气的出了村长家的门,安家国狠狠照着地上吐了口唾沫,“要不是安珠,咱家也不会被人瞧不起,她祸害完咱家,现在又轮到她那个私生女祸害!”

    “因为他,咱们家要一辈子在村里抬不起头,我的娃也要抬不起头!”安家庆也有些愤愤,村长摆明瞧不上自家,全都是因为安珠当年未婚先孕,六十年代未婚先孕,简直是大逆不道。

    “大哥,这事村长不帮忙,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你说。”一听有办法,安家国眼睛立刻瞪圆了。

    “找到安夏,是她说大嫂跟人贩子认识,她这摆明就是气咱们这样对妈,故意害人的,找着她了,让她去跟警察说,就说她胡说的,说错了,管她咋说,再说她也没被卖给人贩子,她说两句好话,大嫂就出来了。”

    “她?她要是能求情,当初就不会送你大嫂进去,这个贱人,这么些年养着她,根本就是养了个仇人,当初让爸溺死她,结果爸妈都心软,心疼小妹,要我说那么个不要脸的东西,得亏死了,否则安家的脸面全都丢尽了。”

    “谁说不是,这么个坏名声,以后我娃找媳妇都受影响。”

    “可现在到哪里找她,要不你跟我明天去部队问问?”

    “别别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胆小,我是不敢再去了,你没听那首长说,再来闹事把我们送派出所去。”

    “那咋办,现在到哪里找安夏,武市这么多医院。”

    兄弟二人郁闷地叹了口气,摸黑往家走去。

    “家国啊,你没去医院照顾你妈啊?”

    迎面而来的一乡亲,打了个招呼,说了句闲话。

    “老赵,你说啥?”

    手里抱着一捆干树枝五十多岁的老头站定后道:“我那天陪老婆子看病,在军区总医院遇见你家安夏了,她在那住院呢。”

    “你在军区总医院看到安夏?”

    “啊?咋你不知道?你妈也在那住院啊,听安夏说,明天做手术。”

    听到这个消息,安家国激动地,黑暗中双手微微颤抖。

    “那你知道我妈在哪个科住院吗?”

    “这不知道啊,不过安夏说是个小手术,胆结石!家国你看你,你妈胃疼了这么多年,你们也不带去好好看看,还是人家大医院厉害,一下就查出来了,哪里是胃疼,那是胆结石。不是?难道不是你们送你妈去住院的吗?”

    村里人并不知晓安家要活生生饿死老太太,只以为老太太摔了一跤身子骨不行了,安家不想给老太太治病,而乔冬梅他们趁着老太太不在,想把安夏卖给人贩子,惹来了部队和警察这些麻烦。

    安家国眼中迸出激烈恨意。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