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零空间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一起带走#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陆柏川带着一小队迅速朝山坡村安夏家中逼近,近中午十分,山坡村家家炊烟袅袅,正是最热闹也人最多的时候。

    陆柏川带着一小队战士迅速从昨天的小树林穿插进入山坡村,在他的指挥下,战士们迅速包围安夏跟外婆住的两件半的小破平房,陆柏川带人从院子里冲进去,门是大开的,陆柏川进去后不费吹灰之力就控制了里面的人。

    安家所有人今天去部队要人去了,周边儿的一些远方亲戚之前来了就没走,还有那个等着把安夏卖到山沟里的人贩子,她自然更不会走,被陆柏川捉了个正着。

    “你、你们干什么?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当兵的打人了!”

    人贩子妇女从陆柏川冲减来的第一个就发现不对,贩卖人口自然是小心谨慎,此刻被抓了她心里又惊又俱,到底怎么回事,安家人去部队要人,怎么还惹来当兵了的。

    “你凭啥抓我们,你们又不是警察,松开我,松开我,我告你耍流氓了!”人贩子妇女拼命挣扎,她身上重点部位的肉蹭到小战士身上,吓得年轻的小战士蹭的一下松开手。

    战士们都是十八二十的年轻小伙子,九十年代还很保守,谁见过这种阵仗,战士们都不敢看人贩子,各个脸通红。

    “你往哪摸呢,你还敢说没耍流氓!”人贩子挺着身子往小战士身上蹭,吓得小战士后退两步,含着哭腔道:“我没耍流氓,我没动你!”

    小战士节节后退,人贩子瞅准机会,冲着小战士露出的空挡朝外跑去,没错,她刚才做的那一切都是迷惑人的,此刻她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要逃命啊!

    “啊!”

    刚迈出腿还没跑出一步的人贩子惨叫一声,趴在地上,隔壁是陆柏川慢慢收回去的腿。

    “武装带!”

    陆柏川一伸手,小战士立刻地上武装带,他一直盯着这个人贩子,怎么能让她跑了,他亲自把这个妇女捆的结结实实。

    “松开我,别碰我,耍流氓,耍流氓,啊啊啊!救命啊!”

    人贩子被捆的动弹不得,只能在地上滚来滚去,身上满是土,衣服也蹭了起来,露着肚皮和不该露的肉。

    山坡村的村民们看到这一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安家的老太婆不是说快死了吗?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些当兵的,还动手抓人?

    反正不是啥好事,众人后退几步,远远围着看热闹。

    远处传来警报声,江桥区公安分局非常重视部队的电话,当即联络了山坡村附近的派出所先行出警抓人,他们也立刻排了公安干警赶往山坡村。

    “老田,快看,来警察了!”

    “哎呦,真的是警车,警车!”另一个村民失声喊道。

    几个胆小的村民看到警车费劲地走在村子的土路上,还是好几辆警车,拉着警报闪着灯,吓得他们赶快跑回家关上门,老安家这是惹啥大事了。

    人贩子看到警察后,人都吓软了,而安家其他一些亲戚有两个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这到底是咋了!

    “早就说别招惹部队,安家的破事我不管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把烟丢在地上就要走,只是他还没动,就被战士抓住。

    “谁都不许离开!”

    警察们迅速赶到,把人全部拦起来,带队的大队长跟陆柏川说了两句话,了解了情况,一把将躺在地上装死的人贩子抓起来。

    “走。”

    “干啥抓我,我又没犯法,我是安家的亲家,你们凭啥抓我!”

    “老实点!”警察一点不可以,使劲拉了一下武装带,人贩子疼得眼泪一下子掉下来,哪里还说得出话。

    这时候叶大亮开着车,也把安夏带到了,后面还有安家的所有人一并被部队客客气气的送回来。

    一下车,安夏跟人贩子妇女撞了个正着。

    “警察同志,就是这个人,她是人贩子,她跟我大舅妈串通,要把我卖到山沟里,她在火车站还有同伙,他们还拐卖婴儿,您快救救那些孩子吧。”

    妇女被安夏一下叫破身份,吃惊地瞪着安夏,一瞬间失神,她、她怎么知道自己是人贩子,还知道自己的同伙,怎么可能,她明明告诉乔冬梅的是自己是来看老姑的,正巧给儿子找个媳妇,她自问自己根本没露出一丝破绽,甚至这些日子都没跟那边儿联系。

    “警察同志,我、我是冤枉的,这姑娘不肯嫁给我儿子,她就污蔑我!乔冬梅,你个天杀的,你家这外甥女这么厉害,我家不娶了,你跟警察说清楚,我家娶不起这么大的佛!”

    “警察同志,我有证据,她贴身藏着一个电话号码,就是她另一个同伙的联系方式,她的代号叫花姨,火车站那个叫红姐,他们是一伙的,本来打算拐走我,就一起带去山里卖了,明天是她同伙等她的最后一天,求求您救救那些孩子吧。”

    “你怎么全知……”人贩子震惊地喊了出来,可是喊到一般她才反应过来。

    “我怎么全知道?因为你睡觉说梦话!”

    见大家都很奇怪的望着自己,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确实有些不可能,这是前世这群人贩子被抓获后,她看报纸知道的信息,所以她迅速找了个大家认同的合理解释。

    “不可能,我从不说梦话,不可能!”人贩子跟见了鬼似的望着安夏,她知道这次自己真的栽了。

    公安干警大队长手一挥,“带走!”

    人贩子跟一滩烂泥似的被公安干警带走了,安夏看着装死的乔冬梅,突然大声道:“警察同志,这个人贩子就是我大舅妈带回家的,还说是说给我找的婆家,跟我大舅妈关系很好。”

    大队长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关键的信息,“小同志,你大舅妈是谁?”

    乔冬梅再也装不下去,鼻涕眼泪全下来了,“警察同志,我不认识她,是她找我的,问我有没有合适的姑娘。”

    “你明明说她是你娘家远方的表姐!”

    “安夏,你是要看着你大舅妈死吗?她、她根本没啥远方表姐。”安家国怒吼道。

    看着他们一家丑态百出的样子,安夏嘴角的冷笑越来越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