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零空间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硬碰硬#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安夏没想到乔冬梅居然连这么恶毒的话都说得出来,自己在外面跟野男人!连自己死了这么多年的母亲都不放过。

    安夏面无表情地望着安家所有人,四舅被四舅妈狠狠拽着胳膊,低着头不敢作声,她不怪四舅,四舅妈跋扈,生了两个儿子,屋里更是她说一不二,四舅要是敢多说一句话,她能上吊、跳塘地闹七八天不带重样,还有最狠的一招,离婚!

    安家业长得矮,一米六出头的个子,能娶上媳妇不容易,还是这么漂亮的,加上还有两个孩子,离婚的威胁就跟尚方宝剑一样有效,久而久之他也只能避让老婆,只敢私下从自己牙缝里省出点吃的喝的和钱,偷偷贴补父母和安夏。

    安夏不想哭,她再也不想让安家这些人看到自己软弱,就以为自己可欺,憋回眼泪后,她冷冷道:“大舅妈,如果你真如你口中所说对我好,即使我在外边儿找了人,你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破,更别说你话里话外对我和我死去母亲的侮辱,她都死了,你们说了这么多年,难道不怕半夜睡觉做噩梦吗?”

    “行了,这位同志,你不要在这胡说八道,污蔑部队形象,今天的事情我们就不予追究了,再闹的话,后果自负。

    师长烦了,要结束这件无理取闹的事情。

    乔冬梅跟周翠兰看部队领导要走,心里一下子急了,两人一起扑到师长和政委身上,“你们不能走,就是有这回事,他勾引我家外甥女,你们部队管不管?你们要不是管,我们就到外面讲给大家听,让大家评理。”

    “这、这是干什么,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乔冬梅跟周翠兰立刻被几个战士拉开,师长怒道:“你们再胡说,污蔑部队形象,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什么法律责任,他玷污我外甥女清白,明明是你们部队偏袒自己人,欺负老百姓。”

    安夏又气又急,偏生说的是自己的清白,她怎么自辩,乔冬梅都有更恶心下作的话等着她。

    陆柏川猛地站起来,一步一步逼近乔冬梅,浑身带着凌冽的气势,眼神如刀锋般锐利,身上透着一股普通人没有的煞气,这是经历过真正战争才有的煞气。

    “这位大嫂,我调入部队三个月,昨天是头一次出去,其余时间全都在部队,有战友们作证,我怎么可能认识安夏。反倒是你们,安夏的亲戚长辈,就这样污蔑她的清白,你们还是人吗?”

    陆柏川握紧双拳,压住心底的愤怒,他本以为自己家已经很……可是安夏的亲戚,能让他无时无刻都愤怒无比。

    “陆中队年初调入部队,不足三个月,而且没出部队一步,天天都跟战士们在一起训练,到哪里认识这个姑娘,你还敢胡说八道,再闹就抓你们去公安局。”

    师长也恼了,他就知道这些村民,各个都不是好人,这种话都敢张嘴胡说,看来他们做出饿死亲娘的事,也不是假的。

    “部队欺负人,不赔钱我不走,就是不走!”

    乔冬梅一屁股坐在地上,几个小战士来拉,她就满地打滚,小战士都是年轻小伙子,哪里见过农村婆娘撒泼的阵仗,再说他们都是男的,乔冬梅滚得衣服上窜,肚皮上的黑黄的肉皮都漏出来了,像只扎手的刺猬,让人无从下手。

    乔冬梅一闹,周翠兰也大吵大闹起来,李菊花就呜呜哭着,三个女人一台戏真不假,政委和师长的脸全黑了,太阳穴突突跳着,就差爆血管。

    安夏突然走过来,“两位领导,我刚才说我大舅妈想把我卖给人贩子,不是随口说说污蔑她,这是真的,人贩子团伙还拐了好几个奶娃娃,那个人贩子现在应该还在我家里等着,首长求您救救那些可怜的孩子,赶快报警吧。”

    一听报警,乔冬梅也不在地上滚了,一骨碌翻起来,扬起肥厚的手照着安夏脸颊狠狠扇去,只是她的胳膊在空中就被一个强有力的手死死握住。

    “首长,我说的真的是实话,那个人贩子还有其他同伙,他们不是一个人,她还有个女同伙就在火车站等她汇合。”

    安夏说的有模有样,师长跟政委也有些相信了。

    “师长,安夏姑娘说的情况,我觉得还是先报警,不能置之不理。”政委严肃道。

    “我跟区里公安局去个电话。”

    师长大步朝办公室走去,乔冬梅一听真要抱紧,一向厉害的她,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李菊花紧紧抱住自己颤抖的手,怕别人看出她心里的害怕,她当初就觉得找部队讹钱根本不可行,安夏一出来全拆穿,可一听有钱,自己就立刻猪油蒙了心。

    周翠兰惊惧不定地看着安家国,难道他们真的找了个人贩子?那女的大嫂明明说是给安夏找的婆家,到底怎么回事。

    “陆柏川,你带队先去安夏家中控制住人贩子,公安局干警们随后就到,千外别让人跑了,安家所有人不许离开。”

    “是。”

    陆柏川行了一个标准军礼,匆匆去中队点了人就走了,叶大亮立刻过来扶着安夏,顺便护着她别让安家人欺负了。

    安家国听到真的要去家里抓人,一下子怕了,俗话说民不与官斗,不管那女的是不是人贩子,他们到部队扯皮要钱,抹黑部队,公安局就不会放过他们,如果那女的真的是人贩子,自家岂不是要吃牢饭。

    想到这他足下一软,差点摔倒在地,被二弟扶着站稳后,看着还晕着的媳妇,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照着乔冬梅人中用指甲掐着肉死死捏着。

    乔冬梅疼得一个激灵,不得不睁开眼睛,没错,她就是装晕的,现在她也害怕,她也不想闹了,可是部队不依不饶了。

    “首长,首长我真不知道那个人是人贩子,她是我给安夏找的婆家,咋会是人贩子,我就知道他家是徽省达县人,咋可能是人贩子。”

    “是不是公安局会调查清楚,还有陆中队的事情,我们部队也会调查清楚。”

    “嗝!”

    乔冬梅像一滩烂泥似的倒在地上,这次她彻底吓晕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