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零空间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安夏出现#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你胡说八道,那是我母亲,我们怎么会饿着她,这又不是旧社会,一口粮食谁家没有。”

    安家国第一个跳出来怒斥陆柏川胡说,他们对老太太做的事情不能败露,不然他们以后在村里还怎么做人。

    “师长,我是应安夏姑娘要求,她被我们的车撞上之后,苦苦哀求我救人,都不管她自己的伤。老人现在就在医院里,安夏姑娘也在,您可以去调查,医生诊断老人长期营养不良,还有严重脱水情况,腹内空空,这是几日未进食的表现。”

    安家国跟二弟安家庆对视一眼,安家庆计上心头。

    “首长,我母亲这几日确实没吃东西,不是我们故意饿老人,而是我母亲自己吃不下,她摔了一跤后,身子骨一下子不行了,最后倒在床上,我家媳妇还见天伺候,可是给她喂饭喂水,她都不肯张口,死死咬住牙齿,灌都灌不进去。”

    安家庆说着说着,眼圈红了,他像电视上无数个朴实的农民一样,无意识地搓了搓骨节粗大又粗糙的手,“要不是家里太穷,我也不想看着妈躺在床上等死,首长,实在是农民太苦了,看病又那么贵,根本看不起,我知道我妈为啥这样,她是不想拖累我们几个,我、知道!”

    安国庆话刚说完,小声抽泣的李菊花放声大哭,“我苦命的婆婆,都是我们做儿女的不孝,没钱送她去医院,呜呜呜。”

    师长看着陆柏川,陆柏川拧着眉头,他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如此颠倒黑白,不知怎么的,他从心底相信安夏所说的一切。

    “他抢走我妈,还抢走我安夏,还有没有王法,还往我们身上扣屎盆子,说我们虐待老人,首长你们管不管,还是觉得我们农村人好欺负!”乔冬梅大炮一样的嗓子,句句朝陆柏川开火。

    陆柏川沉默。

    “你们一个长官一个当兵的,抢走我妈和我家安夏,到底是安的什么心?我家安夏好不容易许了个好婆家,清白全被你耽误了,你们部队要是不给个说法,我们就去找报社、找政府,天下总要有个说理的地方。”

    李菊花哭着嚷着,声音不大却含着道不尽的委屈。

    政委皱着眉,说起来这是人家的家事,陆柏川怎么掺和这些事情,“陆中队,老人和那个姑娘在哪里?”

    安家众人支棱着耳朵,眼睛偷偷瞄着陆柏川。

    “在医院,安夏被车撞了,身上有些轻伤,老人也在医院救治。”

    “我苦命的妈还有安夏,没见过跟土匪一样抢人的,我妈本来就不行了,给你这么一折腾,哪里还有命,你们赔我妈和安夏。”

    周翠兰不甘示弱,边儿哭边儿抓着陆柏川的衣服不放,看似撒泼,两只手趁机偷摸陆柏川的胸口。

    陆柏川忍无可忍,一把撸开自己胸口的手,周翠兰没吃住劲,朝后仰去,还好被自家丈夫安家业赶忙拖住。

    “你还打人?你拐走我婆婆和安夏,还动手打人,你们也太欺负人了!”

    周翠兰一个猛子从地上爬起来,撞向陆柏川,被陆柏川推开后,不死心地一次又一次扑上去,就连大声吵闹的乔冬梅和不停哭泣的李菊花都呆住了。

    四、四弟妹也太卖力了!为了那一万块钱,自己也要努力!两人被周翠兰的“敬业”行为感动,乔冬梅一屁股坐在地上撒泼,李菊花从低声哭泣变成放声大哭。

    师长急了,“陆柏川,你看你惹得什么事!刚来就不消停,你不知道、这附近兵农关系……”

    剩下的字师长咬牙没说出来,兵农关系复杂,这边儿的农民都不好惹的很。

    “师长,是他们虐待老人还倒打一耙,安夏姑娘说的话,不止我听见,亮子也听见了,您可以找他来问。”

    政委点头,立刻让人去找叶大亮,谁知五分钟后,来人回来低声道:“叶大亮出去了,人不在!”

    安家几个儿媳妇一听,那个当兵的跑了,心里越发有底气,闹着让部队交人,还要给安夏的清白赔偿一万块钱。

    ……

    “你说什么?他们去部队闹?”

    安夏听完气喘吁吁的叶大亮说的话,急的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不行,我要去部队,不能让他们这样无赖陆先生。”

    叶大亮猛地点头,他是冒着违反部队条例,开着车跑出来的,那些人一来他就发现情况不对,这边儿的农民,就没几个老实人,说他们各个是刁民虽然夸张,但也夸张不到哪去。

    陆中队本来就沉默寡言,肯定说不过他们,所以他心里迅速做了决定,冲到医院,可看到病床上脸色苍白,瘦的爆筋的手背上还打着针,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自私。

    “安夏姑娘,你还在打针,要不……”

    “针?”

    安夏低头一看,在叶大亮的大呼小叫声中,自己抽掉手背上的针,光脚穿着已经破了两个洞的鞋,下床的时候头一阵晕眩,被叶大亮赶忙扶住。

    “快,带我去部队,晚了陆先生会吃亏的,你不知道我家那几个舅舅和舅妈。”

    叶大亮赶忙扶稳安夏,在护士的大呼小叫中,急急解释两句,坐上吉普车,一路朝部队狂奔。

    “陆中队,你既然没什么可解释的,叶大亮现在也找不到人,但事情我们要解决,你看现在,给部队造成了多么恶劣的影响,你也是老兵了,做事情怎么还如此冲动不计后果,现在你说怎么办。”

    师长被闹得心里火冒三丈,加上安家闹得厉害,陆柏川跟个没事人似的坐在一旁,都不辩白两句,他气得也懒得管这事,就让他自己承担后果吧。

    “此事影响恶劣,你自己负责对安家一万块钱的补偿,再写一份深刻的检讨给我。”

    一万块!一听到钱,会议室突然安静下来,安家的人突然同一时刻住了嘴。

    陆柏川张张嘴,师长大手一挥,“好了,这本来就是说不清的事,这钱部队给你垫上,从你的工资里扣。”

    “我反对,是陆先生救了我跟我外婆的命!”

    虚弱的安夏推门而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