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零空间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形势逼人#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您们部队的人,抢走了我婆婆和外甥女,你们做领导的管不管?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

    “咳咳!”安家老二安家庆媳妇李菊花连连咳嗽,“大嫂,那天是晚上。”

    她尴尬提醒道,大嫂做出头鸟,大炮一样的脾气和嗓门挺好,就是脑子不好使,不过只要有她看着,这次不占个大便宜绝对不会去。

    “对,晚上,我妈都快不行了,被你们一个小战士抱着跑,是要把我妈骨头都颠散架吗?你们管不管,你们做领导的管不管。”

    乔冬梅一头撞进政委怀里,抓着政委鼻涕眼泪糊花了政委前面的军装,惊得五十多的政委几步后腿,好容易用手扶住乔冬梅。

    “这位大嫂,你别这么激动,到底什么事情,你们要讲清楚。”

    “没什么好讲的,我妈和外甥女都被你们的人拐走了,你们领导要是不管,我们就不走!”

    一个身穿乳白色掐腰外套,黑裤子黑皮鞋的女子昂着脖子,面色不善,稳稳坐在师长对面,脸上是不解决问题不走的决心。

    这位时髦妇人是安夏的四舅妈周翠兰,在家里说一不二,她才不管什么部队不部队,婆婆快不行的时候,她带着孩子偷偷回娘家了,昨天才得知大嫂居然想偷偷把安夏卖了,这事情都不跟自己说,这是不想跟自己分钱。

    周翠兰狠狠瞪了眼乔冬梅,别人怕她自己可不怕,等这边儿事情解决完,回去她要好好跟她掰扯掰扯,敢少她一分钱,她就把安家闹翻天。

    “报告!”

    门外响起洪亮的报告声,陆柏川推门而入,笔挺的身姿,军装穿在他身上,仿佛闪闪发光,修长的大腿不紧不慢地迈入会议室,看的周翠兰脸颊微微发热,眼珠子都不错目地盯着陆柏川。

    “就是他,他抱着我外甥女,我外甥女可是黄花大闺女,村里人全看到了,现在我安家的名声都没了,你们管不管?”安夏大舅安家国立刻认出陆柏川。

    乔冬梅听了丈夫的话立刻反应过来,大巴掌把会议桌拍得震天响,“没错,我都给我家安夏说了婆家,人家看到这样,现在不肯要人了,还要我们赔钱,你们说咋办吧,姑娘的名声全被他毁了,你们要是不解决,我们就去找个说理的地。”

    周翠兰咽下一口唾沫,猛地站起身,“坏人姻缘,天理难容,你们要赔偿我家安夏的名声损失费,没有……没有一万块,我们就告他耍流氓!”

    周翠兰白嫩多肉的手一直陆柏川,虽然是讹诈,可眼中带着水一般的荡漾,陆柏川厌恶地别过头,这个女的真不知廉耻。

    “呜呜呜,我家安夏命真苦,好容易找了一个条件好姑爷也不错的婆家,人家满意我家夏夏,买了新衣裳和金戒指,现在名声没了,要我们赔钱,你们不能仗着自己是部|队,就欺负我们这些农民啊!”

    李菊花呜呜哭着,她一贯装可怜,做起来得心应手,眼泪大颗大颗地掉在桌子上,人哭得气都上不来,一只手揉着胸口,光看着就让人忍不住心理同情起来。

    “我妈就被他抢走了,我妈呢!”

    安家四个儿子,除了老二一贯奸猾不出头,老四老实不敢作声,老大和老三全都扯着嗓子嚷嚷,他们可不怕部队,上次村里谁家几颗白菜被部队战士踩了,硬生生赔了五十块钱,当时他们羡慕得眼红,今天好不容易有了机会。

    会议室比菜市场还热闹,乱哄哄地吵了起来,师长喊了几声,这些人根本不听,气得他把自己手里的白瓷杯狠狠掼在桌子上,众人才猛地住了嘴。

    “安静!这里是部队,不是菜市场!”

    师长怒吼一声,会议室安静下来。

    安家男人女人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他们不得不老实,外面进来一排当兵的,他们这才发现,部队跟村里是不一样的。

    “你们家谁来把事情说清楚,但不能胡说,你们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同时我们也会对你们负责。”

    安家国当仁不让,他是安家老大,管着安家大小事情,自打父亲去世后,他就是安家大家长。

    “你慢慢说,大家静一静,吵吵闹闹事情也弄不清楚,只要是我们部队的战士犯了错,我们决不包庇。”

    政委安抚了一下正在抹眼泪的李菊花,他心里有些不舒服,部队有没把她咋样,她哭得跟死了爹娘似的,的亏是在部队里面,这要是放在外面不让人误会吗?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妇女不做声不做气,其实就是典型的咬人的狗不叫。

    “首长们,昨天晚上我母亲和我外甥女,被这个人还有一个当兵的一起抢去,到现在都不知道去哪了,我家门都给他踹坏了,要不是看着他们穿着军装,还以为来了混子,首长们我母亲快八十的人了,身体一直不好,经不起折腾,他这是要干啥?

    还有我那个外甥女,早早没了妈,爹也不要她,一直是个苦命的孩子,我们几家好容易养大孩子,我媳妇还给找了户不错人家,这就要嫁人了,被他抱在怀里让所有人都看到了,贞操名节全没了,以后可咋办?人家男方还让我们赔钱!”

    安家国按照昨天商量好的剧本说着,这次他做主,部队要是不拿一万块钱出来,绝不松口,三个弟弟都答应了,当然老四一贯不说话,他媳妇答应就行。

    陆柏川听到安夏母亲早逝,父亲不要她,心里有些同情,难怪她那么懂事,一直都是一幅小心翼翼的模样,一直都在看自己脸色,生怕那句话说错了惹自己生气。

    陆柏川心里生出一股没来由的同情,和对安家其他人的气愤,这些人不养自己的母亲,要生生饿死老太太,现在居然颠倒黑白地瞎说。

    “陆中队,你说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师长表情严肃道。

    陆柏川点点头,“师长、政委,昨天晚上回去的路上,因为天色太暗开车装上了安夏姑娘,当时我们要送她去医院,结果她像我们求救。

    说她四个舅舅要活生生饿死她外婆,求我们救老人一命,我这才带着战士闯入安家,带走老人和安夏。”

    听了这番话,师长脸色一变,饿死老人!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