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零空间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找部队要老太太#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安夏看着手里的玉佩,终于明白,这个她死前从继妹林月娇脖子上拽下来的玉佩中带着一个医药宝藏的空间,这个玉佩就是打开大门的钥匙。

    那么多上好的药丸和药材,外婆吃了肯定能长命百岁。

    安夏兴奋地推开朱红色大门,穿过若大的宅子,来到上次位于宅子后方的大山,这次她自己用玉佩打开门,里面的东西跟梦中看到的一模一样。

    在熟悉的位置找到蜡烛,看着一箱箱做好的药丸,一堆堆药材,一切都跟梦里一模一样,还有放在八仙桌上的秘方匣子,安夏知道自己这次找到宝了。

    这个玉佩真神奇,她忍不住摩挲着手中的玉佩,敏感地发现玉佩一角有些凹凸不平,借助着蜡烛的光芒,她看到玉佩右下角雕刻着一个小小的霍字。

    霍家?那不是前世林美娇认的干亲吗?只是在继母的刻意安排下,自己从没见过林美娇认的干亲。

    安夏没想到霍家的玉佩,居然便宜了自己,那林美娇知不知道这块玉佩中蕴藏的空间呢?

    她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所以然,心想反正自己重生了,林美娇此刻什么都不知道,也许自己重生也是借了这块玉佩的能力。

    看着一整座掏空了的山体内部藏着大量的药品,安夏兴奋过后,突然发现,自己不懂中医,这些写着名称的药丸到底是治什么病的。

    一股沮丧涌上心头,而玉佩随着她心念一动,缓缓浮在她面前。

    玉佩朝外面飘去,安夏赶忙跟上,玉佩飘到大宅子处一间门前停住,安夏陡然明白,玉佩似乎想带她看什么,她轻轻推开门。

    屋子里围着一圈墙全是大书架,中间摆着一张桌子,还有座椅。

    安夏走到书架面前,轻轻抽出其中一本书,玉佩缓缓落在她左手手心,消失不见,而此刻她再看书面上的繁体字,每个都认识,仿佛从小就学过一般。

    “《伤寒论》、《千金药方》、《脉案第十八册》……”

    安夏一本本念着,发现整整一屋子全都是医书,还有些是看病时所记录的脉案。

    如果自己学会这些医书,是不是就能给外婆看病,自己也能成为中医,安夏心里涌起希望,可看着满满一屋子书,又有些泄气。

    如果把这些都学完,那都是猴年马月了,外婆可等不得。

    她随手翻开一本书,仔细地看着书中内容,看了几页隐约听到病房门外说话的声音,似乎是小护士来打针,却推不开门。

    我要出去。

    她刚这样想,人就从空间出来,好好地坐在自己的床上,门外小护士已经急了,敲门声越发急促。

    安夏整理下衣服,下床开门,把门外端着托盘的小护士放进来。

    “你干什么还把门锁着,万一出事怎么办?我们医院是不允许病人锁门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睡觉习惯锁门,不知道医院有这个规定。”

    小护士见安夏态度挺好,她又是那个英武帅气的军人送来的病人,刚才那个军人在护士站还好声好气拜托他们好好照顾这个姑娘,看在那个军人的面子上,她没说什么了,不过打完针后还是把医院的规定给安夏说了一遍,确认她明白了才离开。

    正在打针的安夏,百般无聊,此刻心里对自己刚得的空间还有挺大的兴趣,可自己现在不方便再进去,不由想起自己刚看的那本医书。

    她刚一想到医书,脑子里突然冒出刚才看的那几页内容,清清楚楚地浮现在脑海里,仿佛熟读多遍,铭刻于心。

    怎么可能?她有些不敢相信,再想一遍依旧如此。

    一股狂喜涌入心头,如果自己看一遍就能记住的话,那些医书虽多,可总有被自己看完的一天,等自己看完所有的医书,外婆的身体一定会在自己的调理下越来越好,更何况还有一整座山的药材。

    渐渐,安夏原本担忧焦虑的眼神变成了坚定清澈,这一世,她要活出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躺在病床上憧憬未来生活的安夏,并不知陆柏川刚回部队,就被上级领导和政委叫了过去。

    183师部一大早来了一帮村民,在部队大门口又吵又闹,嫂子们又哭又骂,直说183部队的军官抢走了他家老太太和外甥女,现在二人生死未卜。

    此事惊动了部队师长和政委,村民们在部队门口这样闹,影响极其恶劣,所说事情也十分重大,183师部的师长和政委亲自接待这些人,把人请进会议室。

    据哭诉的妇人们说,抢走老人和姑娘的那位军人,态度十分嚣张,还报了部队番号,名叫陆柏川。

    一听是陆柏川,师长和政委眼中闪过一丝慎重,陆柏川是年前调入183团的,年纪轻轻的他,已经有一个一等功三个二等功荣誉,听说因为他突出的战斗事迹,本来是要给一个战斗英雄的称号。

    但他犯了错误,为了给战友报仇,杀害了已经投降的越南士兵,碍于国际组织压力,那边儿的部队忍痛割爱,让他离开了老部队,取消了他战斗英雄的评级,还给了记过处分。

    陆柏川刚调来的时候,这件事情师长也私下听说了,但703师部的师长和他通私人电话的时候,语气里十分舍不得这个战士,有些话不能说,可703师长的意思,183师长心里明白。

    陆柏川的战友是被越南士兵活活虐杀的,他宁可受处分也要给自己战友报仇,从心底讲,183师长欣赏他的男儿血性,重情重义。

    可今天的事,吵得183师长头都大了,这段日子他观察,陆柏川是个极稳重的人,喜怒不形于色,就连话都不多,从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怎么就招惹了这些村民。

    这边儿的村民,各个都是难缠角色,本就是穷山恶水的地方,往日里部队训练,偶尔踩坏一颗白菜,都恨不得要出一只鸡的钱,陆柏川招惹了这些人?想到这183师长皱了皱眉。

    望着一屋子又哭又闹的嫂子们,他为难地望着政委。

    陆柏川刚一回来就被师长的通讯员叫去会议室,路上通讯员把里面发生的事情和他大致说了一遍,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