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零空间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宝藏#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这是什么?望着里面黑洞洞的样子,安夏有点害怕,可犹豫片刻后,她突然想起自己本来就被林美娇推下阳台摔死。

    一个死过的人,还有什么好怕!

    她一脚踏入门内。

    入眼是一个个摞在一起的木箱子,还有一排排四五层的书架,上面摆着一个个朱红油漆的木匣子。

    安夏看到书架边儿有蜡烛和火柴,点亮蜡烛,打开一个木匣子,里面装着一个个圆滚滚大肚短颈搪瓷小瓶,瓶口塞着塞子还用蜡油封口。

    她拿起一个小瓶子,轻轻摇了摇,听到里面有咕噜噜的声音,看来这里面装着东西。

    紧接着她又看到先开的木匣盖子内有一张乳白色的纸,上面是四个黑色毛笔字,是繁体字。

    “益安宁丸。”

    安夏艰难地念出纸条上的字,突然意识到,这个纸条说明这一匣子的白瓷瓶里装的就是这个药。

    安夏的心突然“砰砰”地跳了起来,她立刻打开旁边儿的小木匣子,里面也是这个字条。她又打开隔壁书架上的木匣子,安宫牛黄丸五个繁体字印入眼帘。

    这些全是药,安夏举着蜡烛往山洞深处走去,虽然看不清整个洞内全貌,可她通过自己说话的回声判断,这个山洞一定很大,而且她还在山洞里面找到保存完好的整颗人参,按品种堆放整齐。

    还有分类装在麻袋里的各种药材,有的是树皮一样的块状物,有的又好似晒干的树叶,甚至还有风干的比她手掌还长的又粗又大的蜈蚣标本。

    安夏吓了一跳,后退两步眼尾扫到旁边儿竟还有张八仙桌,桌子四周摆着四张古香古色的太师椅。

    桌子上一个用明黄色绸缎包裹的东西引起安夏的注意,她小心翼翼地把蜡烛黏在桌子上,手上传来绸缎特有的冰凉丝滑。

    这是什么?能包裹得这么好,一定很贵重,可刚才看了几百根人参,甚至还有几根都带有人形模样,安夏不知道还有什么能比那些人参贵重。

    她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裹在木匣子外面的绸缎,一个三十公分长二十公分宽,上面雕刻繁复花纹古香古色的木匣子印入眼中。

    她打开匣子,里面是一张张发黄的纸张。

    “霍家秘方一,百宝解毒丸,川贝3克、金银花6克……”安夏一看便知,这是中药秘方,她兴奋地翻了翻,最后一张写着霍家秘方三百二十八。

    坐在太师椅上,安夏突然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

    “安夏,安夏?”

    耳边儿传来陆柏川的声音,安夏渐渐清醒,慢慢张开眼睛,看到坐在自己侧面的陆柏川。

    看到安夏醒了,陆柏川呼出一口气,刚才她好像喘不上气。

    从梦里醒来,理智渐渐恢复,外婆!安夏猛地撑着床想要起来,头部传来阵阵眩晕,一下子又跌回床上。

    “你别动,你有轻微脑震荡,身上还有些擦伤,医生让住院观察几天。”陆柏川有些内疚,这姑娘脑震荡是就是刚才被车撞的,还好伤得不重。

    “我外婆……我外婆怎么样?”

    安夏急急问道,前世外婆熬到最后整个人就像一幅包着人皮的骨头架子,皮肤蜡黄,眼窝凹陷,手指枯瘦如枯骨,尤其是嘴巴翘起一块有一块发白的嘴皮,露出里面粉嫩的肉。

    外婆临终前,还无意识地叫着渴,可四个舅舅竟一口水不给外婆喝,让外婆受尽折磨痛苦,苦苦熬了七天后咽下最后一口气。

    “呜呜呜!”想起外婆惨死,安夏悲痛地哭了起来。

    长这么大,陆柏川从小就是训练,到了部队学到的也是男子汉流血流汗不流泪,看着瘦弱苍白的安夏痛哭不已,有些不知如何安慰。

    “你外婆已经做了检查,医生说她重度脱水,长期营养不良,还有胆结石,左腿踝骨轻微骨裂,其他就还好了。”

    “啊?”

    安夏眼中含着泪花,听到陆柏川说了外婆身体一系列的问题,突然想到外婆这么多年总说胃疼腰疼,难道不是胃的问题,是胆结石?

    “谢谢你,陆先生,谢谢你救了我和我外婆。”

    想起上一世自己对陆柏川的伤害,安夏咬着下唇,不敢看陆柏川一眼,内心满是忏悔。

    “是我的车撞了你,本来就该救你。”

    陆柏川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自己的车撞了她,她什么都没说,先谢谢自己救她,弄得他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我的头,是大舅妈用棍子打破的,不赖你,车子撞到我的时候,我没摔着头。”

    “什么?她为什么打你?”陆柏川眉间拧起。

    “因为我给外婆喂水,大舅妈嫌我这样做,外婆又要多熬几天,一时半会死不了,说我我也不听,她干脆抄起棒子打晕了我。”

    陆柏川眼睛微眯,遮住眼中的怒气。

    “而且,大舅妈找了个人贩子,说是给我找的婆家,就等我外婆发丧后,把我高价卖给人贩子。”

    这下陆柏川再也遮掩不住怒意,沉声道:“她们竟敢如此!”

    安夏自嘲地笑笑,“有什么不敢的,外公去世后,我家舅舅们闹着要分家产。分完家产后,却没一家愿意照顾外婆,最后我跟外婆住在老房子里。

    瓜分了我和外婆分的田,他们每家每个月给五斤白米五斤玉米,这就是我和外婆的口粮,剩下的吃食只能我们自己想办法。

    养鸡种菜出去干活我都行,可我赚的钱根本不够外婆看病,每次看着外婆胃疼,浑身打抖冒冷汗,我就恨自己没用。

    我多次找几个舅舅,跪着求他们给外婆看病,除了不当家的四舅舅每次给我点钱买药,没一个人肯出钱,我在砖厂赚的钱,除去家里开销,只够给外婆买点胃药或者止疼药,每次……每次外婆疼,我就恨不得这病在我身上!”

    说着说着,安夏眼中蒙上一层水汽,想起外婆发病时的难受,她就恨不得把自己的肉割下来,替外婆受这个罪。

    “陆先生,我想求你个事。”

    “你说。”

    “能不能给我外婆把病看好,看病的钱我愿意打借条,以后一定连本带利归还!”

    安夏眼中的哀求,让陆柏川不自主地点点头。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