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零空间小神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抢人#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开车的小战士带着哭腔,双手颤抖,坐在后侧本来闭目养神的陆柏川,听到撞人猛地睁开眼睛,拉开车门迅速下车。

    安夏再一次感受到身体轻飘飘飞向空中的感觉,紧接着她重重摔落在马路上,身上疼得差点晕厥,她死命咬了下舌头,让自己保持清醒。

    陆柏川只来得及看到一道抛物线,人已经摔在地上,他急忙冲过去,把人小心地从地上抱起来,是个年轻的女孩。

    “队长,咋办?俺真的撞到人了?”小战士浑身抖得像风中的落叶。

    “俺刚才明明看着路边儿没人,她是从哪里冲出来的,大晚上黑灯瞎火的,她一下子跑到马路中间,谁都看不到啊,俺不是故意的,呜呜呜,俺不是故意的!”

    小战士吓得不知所措,结结巴巴解释着,慌乱极了。

    安夏低低喘息着,睁开眼看到年轻时候的陆柏川,放大的脸关切地望着自己,五官犹如刀刻般深邃,还是跟前世一样好看的剑眉星目,薄唇紧抿,这代表他紧张了。

    “姑娘,你怎么样?别怕,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你坚持一下!”

    陆柏川感觉左手掌里黏糊糊的,同时一股淡淡的血腥气窜入鼻腔,这个姑娘脑袋被撞出血了,现在要立刻去医院。

    “救……救人!”安夏断断续续地说道。

    “姑娘,你放心我们是部队的,刚才不小心撞了你,我们一定负责到底!”

    “不是!求求你,快救救我外婆!我……我不去医院,快救救我外婆!”

    安夏挣扎着,想要站在地上,陆柏川慌忙抱紧她,温热的鼻息喷在安夏脸上,她一时间有些恍惚。

    上一次自己在他怀中,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我没事,求求你救救我外婆,她快要被我几个舅舅饿死了,求求你!”

    陆柏川虽弄不清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可三月天这姑娘穿着单薄,眼里含着泪,透着哀求和害怕,一定出事了。

    “在哪里?”

    一听这话,安夏松了口气,“我是山陂村的,我外婆家就在树林对面,穿过这个树林就行,村里路不好,天黑车子开不进去,你放我下来,我给你带路,谢谢你!”

    郑重道谢,安夏干净的声音里饱含感激之情。

    看着安夏苍白的嘴唇和脸颊,咬牙强挺地要下地带路,他心里突然有些不忍,“你抱紧我脖子,说位置就行。”

    安夏脸一红,想到奄奄一息的外婆,顾不得许多,两手一把搂住陆柏川,嘴里说着方向。

    陆柏川抱着安夏,带着小战士迅速朝安夏外婆家进发。

    “安夏,安夏!”

    “小贱人,到底跑哪去了?”

    听着树林里几个妇女的声音,安夏缩了缩身子,小声道:“快走!”

    陆柏川这才知道,怀里的姑娘叫安夏。

    “哎!你……你是谁?”

    妇女一嗓子高嚎,一把拽住陆柏川,黑黢黢的小树林,也看不清啥,可她却看到安夏惨白的小脸。

    “在这!安夏在这!”

    安夏大舅妈乔冬梅瞪大眼珠子,指着陆柏川鼻子怒道:“你是谁?你怎么抱着安夏,一个当兵的抱着我家姑娘,要不要脸!”

    陆柏川黑着脸,瞪了一眼妇女,并不搭理,甩开拉扯自己的胳膊,迅速按照安夏指出来的方向跑去。

    “就是这,放我下来吧。”

    安夏跌跌撞撞地往外婆屋里跑,看到静静躺在床上的外婆,面如黄纸。

    “求求你,送我外婆去医院,她已经被这些畜生饿了四天了!”

    陆柏川点点头,身边儿的小战士上前小心抱起床上的老太太,四个人还没离开,就被屋里的男人和跑回来的女人团团围住。

    “你是谁?你干啥?放下我家老太太,不然我喊人了!”

    “让开,你们不给外婆看病,甚至不给她吃喝,还打晕我,就为了等她油尽灯枯,生生熬死,你们……你们还是人吗?”

    安夏哆嗦着双唇,大声质问着自己的舅舅和舅妈们。

    “胡说什么,你外婆到年纪了,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你这么大人了,怎么啥事都不懂!”

    一个六十来岁,头发斑白身材敦实的老头板着脸大声呵斥,眼中对安夏除了冰冷,没有半点亲情。

    “大舅,我不懂事?什么叫懂事?你看着外婆年事已高,就不想尽赡养老人的义务,外婆胃疼了这么多年,你一次都不给带去看医生,见外婆摔了一跤人不行了,更是水米都不给外婆吃,还把家里亲戚全都喊过来,打算外婆一闭眼,就开始办丧事。

    你安的什么心?你分明是想活活饿死外婆省事!”

    陆柏川看着眼前瘦瘦的安夏,眼眸中迸发出逼人气势,小小的身躯中仿佛蕴含着无穷能量,虽然浑身是伤,可颤抖着的她却分毫不让。

    再一听到安夏描述的经过,陆柏川脸色又黑三分,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要活活饿死老人,今天这事,他管定了。

    “让开!我要带老人去医院!”

    陆柏川扒开堵在面前的人,小战士趁机抱着老人钻出去,朝外跑去。

    “哎!哎!”

    几个妇女急得跳脚,指着小战士跑了的方向大声喊道:“当兵的抢人了,乡亲们救命啊!”

    陆柏川没有搭理这些人,一把抱起安夏低声道:“抱紧我!”

    安夏感觉到身体腾空,心头一紧,死死搂住陆柏川脖子,耳边儿传来呼呼风声,身后是怒骂声和凌乱的脚步声。

    “你是谁?哪个部队的,我要报警!”

    “华南军|区陆|军183师一团侦查中队队长陆柏川!”

    陆柏川的声音飘散在风中,当自己坐上吉普车,紧绷的弦猛地放松,安夏一下子晕了过去。

    陆柏川隐藏在座位下的双腿,轻微地颤抖,该死的疼又来了。

    安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站在一个空旷的野外,面前有一座古香古色的老宅,她深一脚浅一脚地顺着石子小路走着,不知不觉来到老宅后山处,扒开面前的藤蔓植物,一道石门立在面前。

    这时候手心有什么东西烫的惊人,低头一看,是她临死前从林美娇脖子上扯下的玉佩,此刻这枚玉佩泛着明亮的光芒。

    玉佩突然从她手中飞起,插入石门中的缝隙处,石门大开,一股浓浓药香从里面飘了出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