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古最强部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2章 夏拓在玩火#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颗颗天命石蛋被夏拓一一把玩,每一颗表面都笼罩着淡淡的光晕,光晕中有虚幻的兽影若隐若现。

    最后,夏拓拿起了其中一颗光晕最盛的天命石蛋,在手中掂了掂,然后开口说道:“我大夏族庭气运昌隆,不过东有妖族,南有梼杌,边荒九域之地,如今掌控堪堪过半,远远达不到整合一域之气运的程度,想要掌控一域气运,自然要东逐妖族,南控梼杌。”

    夏拓自言自语,一点也不尬,他知道天命人这老东西一定听得到,这家伙估摸着日日夜夜,等的眼珠子都通红了,也会死盯着大夏。

    天命人不是要气运么,大夏气运没到最巅峰的时候,他是不会收割的,在气运推进到最巅峰之前,他和天命人的目标可以说是一体的。

    这就很特么艹蛋了,戏都没这么演的,现实果真是更加的魔幻,天命人明明要收割了他,但他和天命人眼下却有共同的目标,还特么要逼着天命人来给他背锅。

    说实话,大夏立族快要千年了,根基已成,这样按部就班的发展下去,族庭出现开天王者是迟早的事。

    一旦出现王者,到时候一统边荒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不过夏拓却有自己的想法,他想要借助大夏气运晋升开天,眼下族庭气运已经虽说还在持续增加中,但对于他来说缺乏一种鲸吞之势。

    大夏如今也不是什么小族了,一旦发动征战,开启一统边荒之战,到时候势必会影响域外的环境。

    大殷会有何种动作?

    妖族会有何种动作?

    这些不得不防,单靠他手中剩下的两道青鸟大能的烙印,治标不治本,烙印再厉害,也不如自己晋升王者踏实。

    当然这是一步险棋,大夏族运升腾的越快,那么距离天命人动手的时刻,就会越来越近。

    总的来说,横竖结果都一样,天命人盯上了大夏。

    所以,都是仇人了,眼下没有实力反抗,但为何不能拿来用用。

    时间缓缓的过去,一直到了天明,夏拓并没有得到天命人的回应。

    显然,这家伙也明白大夏一定会发展,就算是他不出手,早晚也能收割了大夏的气运。

    天明时分,夏拓起身将面前的石蛋收了起来,朝着城中主殿而去,将荒牛老人等一众人召集了起来。

    众人到来,夏拓没有遮掩,说道:“接下来我会让族庭调派巫师、资源,进行战争储备,为驱逐东域妖族做准备。”

    荒牛老人想要开口,最终没有出声,他还是那句话,东域的妖族以目前大夏的实力来说,完全可以驱逐,将东域掌控在手。

    但大夏族力和黑鸦妖国比起来,差的太远了,黑鸦妖国不算黑鸦妖王,如今明面上的妖王境强者就不下六七位,这还是分裂之后的一座妖国的实力。

    大夏有啥?

    不过想到大夏族庭的传闻,族主乃是皋陶后裔,或许转机就在这里,但这些年来,皋陶遗族除了族主,就剩下执掌夏阁的元老了。

    没有在东方城停留,夏拓起身朝着凤凰城而归。

    天命人不出手,他就逼迫其出手。

    他思来想去,也不是没有反制天命人的手段,归根结底还是气运。

    气运是不仅仅是大夏族庭麾下掌控的族民意念,还包括大夏所掌控的土地、民生繁衍的资源,这些和族运也是息息相关的。

    自然,族民意念却是可以受到影响的,比如说如今大夏推广的灵田,连年大丰收,这些虽说是死物,但粮丰食足,族民自然安居乐业。

    既然如此,这其中就多了很多可操作性。

    大夏自己的气运,他夏某人想怎么玩怎么玩,就算是自己败家败干净了,也总比被人掠夺走要好得多。

    逼急了,他连自己都玩死,看谁更狠。

    ……

    夏拓返回族庭的第二天,大夏族庭颁布了诏令,从大夏北域、西北域抽调部分族民,迁徙到边荒中域凤凰城以东,将这些年来一直空下的荒土开垦出来。

    这些年来族庭的掌控力度,不可谓不大,随着族庭诏令的下达,疆土北方各道各城尽数动员起来,有着分布在各地的传送巫阵,迁徙起来远比几百年前方便多了。

    为了鼓励迁徙,族庭还颁布了力度很大的举措,凡是迁徙到边荒中域的族民,开垦出来的灵田十年内不需要缴纳赋税,族庭会发放各种巫术农具和兽车。

    当然除了族庭的出台的举措,还有边荒中域对族人的吸引力,边荒中域那可是边荒的中心,距离大夏凤凰城更近。

    就这样,短短五年的时间里,陆陆续续从西北和北域有超过三亿人口,像蚂蚁搬家似的迁徙到了边荒中域。

    一座座城池陆陆续续在荒原、水畔、旧城废墟中建立起来,聚落、村镇,一个个拔地而起,疯长的荒草被铲掉,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块整齐的田亩。

    田亩之间,可以看到玩乐的孩童,脸上带着笑意的族人。

    当然平静之下,在边荒东域已经开始暗流涌动,五年来,随着大夏族庭朝着东方城西部广袤的大地上迁徙族民的过程中,大夏族兵和妖族进行的大小规模的混战,已经超过了上千次。

    妖族看到了东方城背后的人族盛况,大夏族民在他们的眼中就像是一个个行走的血食,他们嗜血,渴望着血食。

    东方城东部三百里,血云山。

    一座座起伏的山峦高愈数百丈,山峰尖尖,岩壁上泛着大片的赤红色。

    这片山峦地势险峻,成了东方城外的大夏前哨站。

    绵延十多里的山峦,开凿了无数的山洞,在山顶可以看到修筑的铁堡,为了这座防御之地,大夏族庭可以说是花费了很大的心思,山中遍布藏兵洞和库房,还有着古巫阵。

    吼吼~~

    大地突然间震动,山脉的东侧,荒原之上出现了黑压压的一片,妖族推着一座座庞大的兽骨打造的巫器,缓缓的压了上来。

    这些大都是小妖,长相十分的丑陋,手中拿着各式各样的兵器,身上的甲胄也破破烂烂。

    他们都是炮灰,用来踏平血云山的炮灰。

    很快,小妖冲到了血云山的外围,顿时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发疯似的朝着山中跑去,面向妖兵冲击的一方山脉中,顿时有能量爆闪起来,光雨如电,箭矢如雨,一时间让山林变色。

    爆炸声中,不断将小妖带走,或是炸的粉身碎骨,妖血纷飞。

    冲在最前面的小妖,可算是倒了霉,身躯轻易的被巫灵炮或者是巨弩给撕开,妖血将大地再次染红。

    血云山中,一道道盈光亮起,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符文交织勾连,化为一枚枚符文,充斥在天地间,演化出冰霜、火焰、雷霆,朝着前方妖兵中坠落。

    吼!吼!吼!

    如此同时,妖兵中推进的巨骨巫器也被激活,漫天的能量汇聚在巨兽骨骼之上,化为一道道黑色的光芒,击穿长空,扎进血云山中。

    轰隆隆!轰隆隆!

    被黑光击中的血云山中,顿时亮起符文,撑起了防雨罩,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得到了最好的防御,不断有山峦被击中,化为乱石迸溅四方,山中的族兵尽数被震得五脏六腑移位,大口吐血倒在地上再无声息。

    血云山中央一座石台上,万天穹身穿青甲,眯着眼睛,看着山外密密麻麻的小妖,如同浪潮一般一浪接着一浪朝着山中冲来。

    妖族打不破血云山,就无法攻击到东方城,就更加不要谈杀入中域大地,如今妖族在东域的兵力和大夏族庭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

    “传令,诛妖卫出击!”

    呜呜呜~

    很快,血云山中响起了呜呜的号角声,血云山中一座座藏兵洞打开,一队接着一队的战兵如小溪流一般冲了出来,很快汇聚成了一道大洪流,和冲进山中的妖兵撞到了一起。

    血腥的厮杀开始,长刀横劈,枪矛纷飞,金铁交鸣声中夹杂着怒骂和诅咒,鲜血和断臂纷飞。

    山外数里大地成了血色的沙场,到处都是纷飞的肢体,很快有一道低沉的兽吼声响起,冲击的小妖转身朝后跑去,冲出去的人族战兵,也踉跄着身子返回了血云山中。

    一场厮杀,从早晨一直到了下午,双方谁都没占到便宜,山外荒原上妖血人血混杂,横尸遍野。

    双方势均力敌的下场便是如此,双方强者皆是没有动手,妖族不断派出麾下的妖兵试探。

    这种厮杀消耗不可谓不大。

    “神将,妖族退了。”

    闻声,万天穹点了点头,三年前血云山关隘建立,他就受命驻扎在这里,并且被封为天穹神将。

    “将今天的消息传回东方城。”

    话是这么说,万天穹却是有些蹙眉,今年年祭以来,不过才两个月,妖族发动的进攻已经达到了三十多次,几乎每隔一天就会发动一次进攻。

    ……

    血云山发生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大夏族庭,传到了夏拓的面前。

    这次,夏拓再一次发挥了古老的习惯,小事开大会,大事开小会,重要的事情乾纲独断的习俗,没有召集族庭商议,悄然离开了凤凰城。

    距离上一次来到东方城,已经有近六年的时间,为了逼破天命人这老东西,出手他花了六年时间准备。

    六年的时间,东方城以西,凤凰城以东,大片地域上,迁徙的人族已经走上了正轨,灵田开垦出来正是灵米茁壮成长的时候。

    这个时候一旦被妖族攻破东部关卡,妖族趁势西进,对大夏的打击不可谓不大,到时候升腾的大夏族运,必然受到冲击。

    他在赌!

    拿着大夏族运在赌。

    自己的地,自己的族民,自己汇聚的气运,天命人想要收割,捏爆了也不给你,看你还能不能沉得住气。

    当然,这一招很残忍、血腥。

    凤凰城以东,在籍的人族血裔超过三亿,精锐战兵超过百万,一旦妖族再次冲入中域腹地,就算是他的后手在怎么妥善,损失也将会超出预计。

    最重要的是,中域东部的大地上,是三亿活生生的人族血裔,大夏的子民。

    他虽说不是什么好人,做事不择手段,但这一次他自己也有些颤动,天命人以天地为棋子,他何尝不是以族人为棋子,边荒为棋盘。

    同样的,他自己也承担着很大的风险,一旦族民受到妖族施虐,他这个大夏族运,在族运的反噬之下,首当其冲。

    这个计策,他没有对族庭任何人提及,手黑的事情必须悄悄地做,不然必然会引动族庭部众反抗。

    为了这盘棋,他也不是什么都没干,胖哥就在凤凰城,其余族庭麾下的六阶修行者,也在这几年来,被他以各种诏令调回了凤凰城,就是要在危急时刻,出手挡住妖族。

    当然,这种事情不能明面上说,免得被天命人察觉。

    这个计划归根结底,夏拓最大的依仗,还是天命人。

    天命人需要汲取气运,所以他不会让大夏族庭被妖族打击,不然他这些年的谋划可就打水漂了。

    既然知道了底线,他自然要好好的放肆一把。

    有人兜底,怕什么。

    至于为何不直接干掉东域的妖族,然后直接杀到幽荧域边境,只有一个原因。

    怕死!

    他怕天命人还没出来,自己先被妖族给拍死。

    只有拉上天命人垫背,才能大胆的去刺激妖族。

    天命人不是不出来吗,那就用气运逼其出来。

    我夏某人狠起来,连自己的气运都敢爆掉,你怕不怕。

    在不出现,他自己先把大夏给玩废了,看你怎么收割气运。

    ……

    东方城。

    夏拓来到东方城的第一道诏令,就是让血云山驻守的二十万精锐战兵后退,炸掉血云山防御巫阵,退守东方城。

    这道诏令,可以说是在东部一线炸开了锅,好不容易建立的血云山,为何要这般放弃。

    族主一定不会错的。

    族主一定是想到了什么妙计。

    张开的手哪有握紧的拳头有劲,一定是要反攻了,族主想要握紧力量。

    ……

    第三天。

    血云山外,妖兵密密麻麻开始冲击山中防御,双方再一次进行了血腥厮杀,整个血云山外的泥土,挖下去一尺都可以看到殷红,到处都是血骨。

    这一次,在山外和人族厮杀的妖兵,突然发现人族崩溃了,开始朝着山中退去,刚开始追到山前的时候,他们还有些迟疑,以为有诈。

    然而等了一会,发现山中的人族战兵,竟然翻过山峦,朝着大后方退去,顿时小妖们发出了嘶吼,挥舞着手中的刀枪冲进了血云山中。

    果然,人族退了!

    人族退了!

    消息很快通过督战的大妖,传到了两千里外的积雷山,天鹰妖侯的耳中。

    啾!

    紧随着,一头庞大的鹏鹰展翼飞上了高空,朝着东方城而来,看到了从血云山朝着东方城之间败退的人族战兵。

    “传令,绕过血云山,直达东方城下。”

    ……

    短短一天时间,东方城外就看到了乌压压一片的妖族士兵,这些妖兵各个长的是狰狞可怖,汇聚在一起弥漫的妖气汇聚成了一片片妖云。

    天鹰妖侯来到阵前,打量着东方城。

    就是这座城,困住了他好多年,正是因为这座城卡在这里,他不敢统领妖兵进入边荒中域,免得被人抄了后路。

    当然,那是以前,那个时候东方城的西部是一片荒野,就算是打进了中域也没有什么好处。

    但眼下可不一样了,东方城西部千里之外,就可以看到人族开垦出来的灵田,可以看到人族大地聚落。

    灵米、人族,这些都是妖族所需要的资源。

    东方城城头,夏拓负手而立,眸光很快落到了一个面容狭长,鼻子尖尖的干瘪老头身上,这正是幻化成人身的天鹰妖侯。

    看来自己这一手,果然调动了妖侯现身,夏拓眯着眼睛,他的手中手中抓着两颗天命石蛋,在掌心中摩擦着。

    眼下就是将妖族放进中域了,这个时候在用在血云山之法,可就不行了,他堂堂族长哪怕是死战,也不能放任妖族冲击族土。

    所以……

    他要用另外一种方式,给妖族制造进入中域的机会。

    一念至此,夏拓身影凌空而起,于高空俯瞰着天鹰妖侯。

    嗡!

    眸光在半空中相对,夏拓耳边响起了一声如雷一般的鹰啼,瞬息间城头上驻守的族兵,只感觉血气奔涌,脑袋混胀。

    “噗~”

    就在这时,踏立高空的夏拓,突然身躯一颤,从高空上跌落下来。

    “妖族贼子,耍诈!”

    族主!

    刹那间,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发生了什么!

    “族主!”

    族主“

    一时间,东方城上所有人都手忙脚乱起来。

    相比之下,妖族一方,短暂的滞待后。

    “鹰侯威武!”

    “鹰侯音攻,天下无敌!”

    ……

    数不清的小妖直接也被带了节奏,张开嘴大盛呼喊起来。

    天鹰妖侯动了动嘴,最终没能开口。

    这特娘的是怎么回事?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一位同境人族,就被自己的一道音波给重创了?

    “杀杀杀!杀进城去!”

    “打破东方城,冲进边荒,抢!”

    “杀啊!”

    这一刻,城外的妖兵,发疯了一样朝着东方城扑来。

    ps没更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