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古最强部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96章 地府#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夏气运衍生出来的阴神界域,作为大夏族主,自然可以掌控这里,夏拓重新出现在阴神界中,他选定了蒲鹰为实验对象。

    “拜见族主。”

    此刻的蒲鹰,因为再次汲取了香火之力,身上青光更胜了一分,而且身躯也变得凝实了许多,恢复了生前的部分记忆。

    “蒲鹰,你生前拥护大夏族庭,庇护族民,这些都在族庭有记载。”夏拓看着跪伏在身前的蒲鹰,心中思索着话语。

    “鉴于你生前对大夏尽职尽责,所以在死后方才被接引到这里,阳寿虽尽,但阴寿还存。”

    “阴寿?”匍匐在地的蒲鹰,有着思索,难不成变成了鬼还有寿命?

    “鉴于你生前的所作所为,我欲封你为柳山城长灵山镇土地神。”

    “土地神?”

    说实话,蒲鹰此刻心中是很懵逼的。

    阴寿,土地神,奇怪的知识就这样增加了。

    夏拓没有出声,他抬头朝着阴神界上空的紫气望去,念动间大手朝着上空垂落的紫气抓去,紫气无形但在他的手中却如同一缕紫烟。

    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比照前世的城隍、土地神等神系,照着葫芦画瓢,他也懒得改称呼了。

    眼下只是一个实验,还不知道行不行。

    “去~”

    缭绕在他手中的紫气,宛若一条紫龙游走,最后化为一道古朴的‘夏’字,印在了蒲鹰的眉心处,如同一道敕令符。

    “敕~”

    紫光没入蒲鹰身体的刹那,他身上的青光大盛起来,紫气如同华盖将其身躯包裹,进而在其晶体一般的身体表面泛起了紫光。

    “你尝试一下可否能走出这里,在阳光下存留。”

    “是~”

    回过神来的蒲鹰,按照夏拓的吩咐,朝着阴神界域外走去。

    滋滋~

    刚刚踏出阴神界半步的他,被一缕阳光照到,身上就冒起了青烟,如同受到了火烧一般,匆忙退了回来。

    等到蒲鹰恢复过来,夏拓的声音再次响起,道:“如今族庭大地上,阴鬼横行,施虐山野,幻化成鬼魅夺人阳气,以人为血食,天地不靖,你的任务便是在长灵镇驱赶鬼魅,还一方安平。”

    “属下知道了。”

    蒲鹰忙的有俯下身子,领命道。

    “我亲自送你去长灵镇。”

    想了想,夏拓摊开手,将蒲鹰抓在了掌心,身影踏出了阴神界。

    “巧儿,随我出去一趟,将众人都送回归去吧,户部拨下一些米粮兽血丹安抚一下。”……

    大夏北域白蝗道,白蝗城治下柳山城长灵镇。

    长岭镇依山傍水,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山水间的荒莽之气总算是退去,有了一种生机盎然的景象,不过在山水之间,大地之表有阴气衍生。

    生机和阴气汇聚,夏拓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一清二楚。

    “阿叔~”

    巧儿开口,发现夏拓眯着眼睛,身上的气息愈发的浑圆起来,紧随着一股苍茫的气息弥漫,好像夏拓和大地涨到了一起一般。

    此刻,夏拓眯着眼睛,他置身在了这方天地间,一股福灵心至的感觉油然而生。

    苍莽的大地上,阴寒气息弥漫,阴气不仅仅对人族有着侵蚀,对生活在大地上的草木、荒兽、虫蚁都有着影响。

    大地厚德,载万物生机,但也不是万能的。

    许久之后,夏拓双眸开阖,露出了一抹微笑。

    果然~

    他这敕封的‘神’道也不是没由来的,一切似乎早就注定了,什么时候有什么样的事情诞生,他赶上了。

    大地需要的是阳光,不是弥漫在地表如跗骨之蛆的阴气,阴气是鬼魅邪祟生长的宝地,驱散鬼魅邪祟,便能减少阴气的诞生。

    这路,他走对了。

    他果然是大荒人皇之边荒小分皇,管天管地管人管鬼。

    别的地方他不管,自己的地盘看来还真的要进行改革。

    “阿叔~”

    面对巧儿的疑惑,夏拓没有多说什么,开口说道:“你说这土地庙要安置在哪里?”

    长灵镇算是一个大镇,有人口八千多,依靠着长灵河畔建立。

    “就建在长灵镇的上游吧。”

    巧儿想了想开口回答道,接着又问道:“阿叔,你建了这个所谓的土地庙,来协助驱散阴气,那以后图腾的作用将会越来越弱,只剩下了观想传承一途了。”

    巧儿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人族在大地上生存,武道是生存的根本,而武道的来源便是靠着图腾,一旦这所谓的‘神’道推广开来,必然会打压图腾。

    这点夏拓也没有完全想好,图腾传承从人族诞生开始,已经延续了数个时代,不过当年图腾真正的作用就是传承武道,只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变革,才有了如今部落支柱是图腾的现象。

    眼下他敕封的山神,所谓的‘神’道,刚刚开始而已,而且所谓的‘神’不过是披了一层大夏官方认定外衣的鬼魅,而且鬼还是大夏族人陨落后所化。

    至于能不能担任真正司阴阳的重任,还需要慢慢去印证。

    好与坏,在夏拓这里只有一个评判,那就是能不能对大夏安稳发展有助力,没有助力就算是发展的再好也是扯淡。

    来到长灵河的上游,长灵镇上诸多房舍之外不远处,夏拓从大手抓出,在河水中抓出了一块一米半大小的青石,以战气为刀,雕琢出来了一座斗檐的石殿,放到了紧挨着镇子的东北角。

    石殿中立着一个模糊的塑像,正是蒲鹰的模样。

    “去吧~”

    摊开手掌,蒲鹰化为一道青紫神光浮现,进入了石殿中。

    “你的任务便是驱散镇子里的阴气,长灵镇方圆五十里,凡是灵田开垦所至,河水流淌所至,有阴鬼穿行,皆有你出手,记住不可越界。”

    “是~”

    石殿中,蒲鹰眉心处的‘夏’字符文流溢着紫光他,说实话他现在也是很懵逼的,短时间里他有些慌乱。

    “还有镇子中凡是有陨落的人,你要接引他们前往阴神界,其中有品行的也需要记录下来上报。”

    “属下如何上报。”

    “你尝试以眉心处的敕封紫印沟通族运。”

    “慢慢来,不懂的地方可以随之沟通族运,我会知晓。”

    夏拓这话他自己也不信,这玩意他也是一头雾水,将蒲鹰按在这里,就是为了拿其当试验品。

    当然作为大夏最至高的族主,就算是不会也不能这样说出去,会折损威严的。

    “巧儿,咱们回去吧。”

    两人一路风尘的又赶回了万古山脉,夏拓再次进入了阴神界域中,将意念顺着上方的族运紫气,传递给蒲鹰,发现完全没有问题。

    在阴神界域和蒲鹰之间联通的紫气,完全可以形成一种虚幻的通道。

    但阴神界还是一片荒凉,界域中的孤魂野鬼倒是不少,大大都是朦朦胧胧的,所以他挑选了一些身上青光炽盛,身躯凝实的身影,分别用紫气敕封成了夜游神、阴差,用来管理阴神域。

    阴神界域内,只有一片荒凉大地,他尝试在这里建造楼台,却发现无论是从外界取石,还是就地外坑,都无法建立房舍宫殿。

    这里是族运紫气建立的,一切还是需要以族运紫气为准。

    屹立在阴神界上空,看着垂落下来的紫气,夏拓意念穿过界域,顺着紫气穿过了无尽虚空,降临到了天炉山上空。

    天炉山上空紫气大湖中,积蓄的紫气早已经凝聚成了液体,他心念念动间,紫气顿时如同大江一般倾泻而下,进入了阴神界域中。

    滚滚紫气如瀑布倾泻而下,在阴神界的上虚空扭曲,化为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轰隆隆~

    这一刻,天地间有雷霆炸响,晴空旱雷,响彻天穹,雷音阵阵,每一声就好似有天神发怒了一样。

    万古山脉,巧儿浑身气息迸发,身上的布裙迎风鼓动,她立在山巅,朝着天穹之上望去。

    虚空之上,有雷霆炸响,往日里只能看到点点的星光,这一刻天穹好似压低了许多,一颗颗大星旋转,可以清晰的看到星辰表面的坑洼。

    这一刻万星显化,雷音响彻在天地之间,山川震动。

    雷音中,万道在颤动,虚幻的天火从头顶冒出,一盏铜灯悬浮在巧儿的头顶,她双手打出法诀,双眸中好似化为了一道道线条。

    然而天地间的脉络,宛若一片混沌,纠缠在了一起。

    雷音响彻天地,不单单是在边荒,在遥远的大殷、共工、玄王等域,都听到了晴空旱雷。

    大白天的没有雨水,雷音从天穹之上传来,万道在颤动,自然是引动了不少老家伙的瞩目。

    东荒,玄王域,一座荒野中,身穿破旧兽袍的老人,正在荒野中迈步前行,天降雷音,老人猛地抬头,手中掐出了法诀。

    “七十九~八十~八十一~”

    “八十一道天地雷音,这是天地有动的征兆。”

    老人手中捏着法诀,一块紫色的龟甲浮现,然而龟甲上泛起了火焰,很快的烧成了漆黑,老人发出了一道闷哼。

    “天机不可泄。”

    牵机上人擦了擦嘴角的血,神色讪讪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哪里出现了问题。”

    一番思索后,将已经烧焦的龟甲重新收了起来,牵机上人眼中闪过一抹肉痛,这块龟甲跟了他一辈子了,没想到竟然这般毁坏了。

    ……

    边荒中域、西部。

    千山戍卫所中,一座石屋内,青年一袭青袍,正在教授十几个娃娃们识文断字,没由来的抬头朝着天穹看了一下。

    “八十一声,天地雷音,又有变化了,是好是坏?。

    ……

    同样是凤凰城西方,灵河戍卫所。

    灵田之间的小鹿上,补天氏赤足而行,看着两边茁壮的麦苗,她的眼中泛着欣喜,有时候还会凑上去闻一闻灵苗的馨香。

    一望无际的灵田,将来会收获大量的灵米,生活在这里的不用在饿肚子,真的很好呢。

    轰~

    天降雷音,响彻长空,引动了在灵田中忙碌的人,纷纷抬头朝着天穹望去,不知所措。

    “八十一道天地雷音。”补天氏抬头望天,眼中泛起一抹迷离,喃喃道:“天命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这么多年来也该变了。”

    随后,她眼中恢复了神彩,眯着眼睛朝着四周的灵田看去,又恢复了欢喜的神色。

    ……

    万古山脉。

    夏拓也听到了外界传进来的雷音,阴神界内的鬼影,在听到雷音的时候,一个人个匍匐在了地上,慑慑发抖,到现在也没敢起来。

    天雷威严,响彻天地,也让他有些震动,天地间九为极致之数,八十一道天雷,暗合九九之数,乃是最大的变数。

    难不成自己这次搞大了。

    阴神界中,夏拓的下方出现了一座座宫殿,亭台楼阁、河流山川。

    在阴神界的入口,立起了一座足有万丈高的牌坊,上书‘地府’两个字。

    当然,名字这么霸气,实际上目前下阴神界也就是大夏族庭自己私设的小阴间界,出了大夏族庭的范围,什么也管不到。

    界域内青光浮身的鬼影,都被夏拓点成了鬼兵,用来驻守在界域内,算是大体的整出了阴曹地府的架子。

    从神界出来,夏拓还有些恍然,自己竟然就这样造了一个地府,好事还是坏事,眼下还真没法判断。

    而且想要运转地府,靠的是大夏族运紫气,若是族运衰败,这座阴界也将会运转不下去,阴神界内的鬼差都是靠着族运构建的世界才能存留。

    一连三天,夏拓都待在万古山脉,并没有感觉到危机降临,反而他自己对大地的亲和力再一次增加了。

    这种亲和力虚无缥缈,他眼下还没法用数据来衡量,但他却感应的清清楚楚,自身的感知不会骗人,也就说是这路他没走错。

    眼下架子是搭起来了,也没发现什么危险,夏拓觉得还是先把王兵给唤出来再说。

    阳氏两百万族人已经被安置到了灵州,这些人实际上九成九的都成了普通人,真正拥有大权,作威作福的嫡系只有不足一万人。

    这些阳氏的嫡系,结果不用想了。

    阴神界外,有大鼎冒着火焰,一头头四阶凶兽被人抹了脖子,祭殿派出的侍者分立两旁。

    “祭~”

    巧儿将祭奠天火宫亡灵的祭文念完,投进了大鼎中焚烧,十多头凶兽的鲜血弥漫开来。

    这次的祭祀牺牲不仅有凶兽,还有各种灵米瓜果,祭文乃是夏拓亲自誊写,用来昭告天火宫亡灵的。

    不仅如此,阳氏族中还选出了上千位男女少年,穿上了祭服,神色肃穆的跪倒在地。

    为了唤醒亡灵,阴神界山谷正对的外面的几座山,早就已经铲平,建成了一片广场,广场立着一座座百丈高楼台,有精锐战兵驻守。

    这些准备工作,仅仅用了三天就完成了。

    青烟渺渺,升腾到了天穹之上,夏拓立在侧旁,静静的看着,祭祀凶兽的血色漂浮在半空中,有时候一小片虚空就像是被咬了一口一样,血气被虚幻的身影吞噬。

    时间推移,又有族卫将一头头束缚好的凶兽拖了过来斩杀,血气弥漫在山野间,鬼魅横生将血气大口的吞噬。

    数十位祭殿的祭司肃立,口中念动着古老传说中可以沟通亡灵的祭文。

    一炷香后,广场上空有风声呼啸,气息逐渐的灼热起来,烟尘浮起的天空上泛起了淡淡红霞。

    虚幻的身影在红霞中浮现,这些虚影面部表情很模糊,呆呆的看着下方,有时候会张开大嘴将血气吞噬。

    任凭虚影吞噬着血食祭品,都是一些虚幻不成形状的鬼影,不过天火宫覆灭数万年了,能够残留到这的魂体,生前实力必然不会太弱。

    不过这些虚影连魂体都无法保持,自然没办法沟通,还需要在等等。

    很快,虚无中泛起了风浪,一道凝实的虚影,足有百丈大小,表面有淡淡的红光,从虚无中被召唤而来。

    他静静的看着下方,歪着头落到了夏拓身上。

    “边荒大夏,祭祀天火宫逝去亡灵。”

    夏拓开口,这道赤红色虚影有了情绪波动,身上红光大盛,虚影开始逐渐的缩小,化为了一个身穿赤红长袍,须发皆赤的老者。

    就这样从虚空中落了下来,老者身体和灵体差不多。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有人如此祭祀我天火亡灵。”

    老者的眸子中泛起了一抹思绪,他看着夏拓说道:“老夫火天刀,天火宫大长老。”

    闻声,夏拓反应过来,天火宫的大长老,生前实力最起码也得是辟地大圆满层次。

    意动间,他有些疑惑的问道:“以大长老实力,早应该转世了,为何?”

    “转世~”火天刀轻笑,道:“天火宫遭受大难,整个夷灭,恨意临身如何转世,身有怨轮回不得入,只能成为孤魂野鬼,最后魂力耗尽消散在天地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火刀的眸光落到了远处跪伏在地阳氏娃娃们身上,有些唏嘘的说道:“没想到阳长老的血脉,竟然如此的广大。”

    “费这么力气,祭祀我天火亡灵,必然有原因吧。”

    “自然。”夏拓也没有遮掩,谁没事干出力不相干的事情,何况还摆出这么大阵仗。

    “大长老,随我来。”

    随之,夏拓引着天火刀朝着阴神界中走去。

    天火刀微微一怔,随之随着夏拓飘然进入了阴神界中。

    “地府~”

    进入界域中,天火刀顿时瞩目到了高大的阴石牌坊,好大的口气。

    “我大夏立足于边荒,如今边荒三分之二地域皆在我大夏之手。”

    夏拓指了指地府,接着说道:“夏某身为大夏之主,也有些缘法,可执掌一地阴阳,治阳间荒土子民安居乐业,掌阴间逝去鬼魅安稳转世。”

    不就是吹牛逼,夏拓可以说一点也不恤,执掌阴阳,咱也没说谎不是。

    “大长老所言,不是说心有怨无法转世轮回,只能在荒土上游荡,等待魂力耗尽彻底的烟消云散。

    退一步说就算是修炼了阴法,成为了鬼王,但天地阳间,对鬼魅极为的排斥,终究难逃消亡。

    如今天火宫还有后裔存留,天火宫当年的还没有彻底泯灭的亡灵,可以进入地府,受到天火宫后裔岁岁祭奠,化解身上的戾气和怨恨,待戾气散去,就可以重新踏上轮回。”

    话音落下,夏拓也没有等待天火刀回话,引着其进入了阴神界深处。

    “这是界域内鬼差,凡是我大夏疆土上有作恶阴魂,将会被鬼差缉拿斩杀,凡是我大夏子民生前有善行、品格不错者,也会被接引进来,岁岁接引后辈祭祀的香火,等到机缘到来,在踏上转世轮回之路。”

    “这是判官府。”

    “有左右两大判官。”

    “这是斩鬼台。”

    “那边不是,那边的阴界我还没打下来。”

    ……

    带着天火刀将阴神界转了一个遍,要说不震撼那是假的,虽说是天火宫的大长老,但问题是以前干的都是荒土上的打打杀杀,谁知道荒土中还有管理阴魂的地方。

    不都说人死了入幽冥吗,一个侯部之主,怎么能够掌阴阳,控幽冥。

    难不成自己死的这么多年,天地变了?

    “三阳界已经破裂,不适合人族繁衍,我已经命人将三阳界中的人族迁徙出来,供给田地和资源。

    当年天火宫的传承王器,如今没了人继承,我大夏想要执掌这件王器。”

    转了一圈,夏拓开口,没有遮掩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九阳正神天火符。”

    天火刀呢喃,这是他天火宫的镇宫之宝。

    随之,他又摇了摇头,如今天火宫都没了,镇宫之宝又能如何?

    他看向了夏拓,夏拓并没有什么变化,坦然相对。

    “不知道夏族主如何安置我天火宫的亡灵。”

    “阴神界中会划出一片地域,专门安置天火宫的亡灵。”

    夏拓开口,这些他早有了准备,接着说道:“外面阳氏的后裔血脉还有两百余万,我会给他们生息繁衍之地,也会让他们岁岁祭拜。

    除此之外,我已经传令在三阳界牵出来的族民中,寻找天火宫门人遗族后代,也会让他们岁岁祭祀。”

    “王兵如真灵,自有想法,就算是我这个大长老也无法忤逆王兵意志。”天火刀没有下多说,后边的话夏拓却是听明白了。

    想要王兵,看你本事了。

    作为天火宫大长老,他是要为逝去亡灵想一想,难不成都彻底消亡在天地间?

    天火宫培养了他,对于天火宫的情感,他这个大长老比很多人都深。

    没更了今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