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胎二宝,腹黑邪王赖上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00章 一只蚂蚁#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自裁!?

    这世间能对他南柯玥说出这种话的人,云若夕大概是第一个吧。

    但也是第一个让他意识到巨大威胁的人。

    “雪神教的神女就是不一样,比我们南诏拜月教那些只会玩蛊虫的圣女要有意思多了。”南柯玥笑了笑,“当然,也狂妄多了。”

    云若夕没做声,狂妄这种词,适用的对象大多是没本事却要装腔作势的人,而有本事,说话正常的人不在此列。

    显然,如今的云若夕,谈不上狂妄,她只是在陈述事实。

    有些人,不能留,但她也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不想自己动手,对方又必须得死,那自然是自裁最好。

    大家都轻松不是?

    南柯玥见云若夕不言,笑得更是冷邪,“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我会知道你雪神教神女的身份?”他看向身边的贺风烨,“自然是我的好弟弟一一汇报的。”

    眼见着贺风烨的神色越来越差,南柯玥脸上的神色不由越来越兴奋,“他其实是不想说的,但他没办法,谁让他有更在意的人。”

    “你想救的人是谁?”云若夕根本不想理睬南柯玥,也不在意自己的身份怎么被南柯玥知道了,她只看向贺风烨,平静的传音入密。

    贺风烨眉宇微蹙,他想过云若夕出现在这里的理由,毕竟他为了让她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故意从她那里骗了承诺。

    当知道对方真的只是为了承诺而来,说不失落,是不可能的。

    只是如今的他,已经展露了一切,没有什么好在失去得了。

    “为什么不说话?”云若夕见贺风烨不回应,当即想到了对方可能被制住了,于是她不再耽搁,直接上前,要带贺风烨走。

    只是没想到,她刚闪身上前,贺风烨就突然朝她扔去了桌上的酒杯。

    “滚。”

    一个冷冷的字眼,从贺风烨的绯唇里吐出,砸在云若夕的面前,似比刀剑还要凌厉。

    云若夕愣了一下,旋即两道刀锋就朝她杀了过来。

    只是还没靠近,便被两道射来的飞花击中,偏离了方向。

    “阿夕,先撤。”

    突然闪出得慕璟辰楼住了云若夕的腰,带着他如风后跃。

    只是将行到一半,慕璟辰就被迫落地,停在了庭院中央。

    “阿辰!”

    这个时候,云若夕也明显意识到不对了。

    她的身体突然像中了药般晕眩,而内力更是涣散、难以凝结。

    这种情况若是落在一般人身上,很是正常,不就是中毒了吗。

    可落在她和慕璟辰的身上则极不正常。

    慕璟辰就不说了,尚且还是正常人,就算功力深厚又有雪髓蛊,一般的毒药伤不到,但不一般的毒药,还是能伤到他的。

    而云若夕则完全不一样,她本就是拥有毒血的毒人,加上深厚的内力,及天晶神雪,尘世间的毒药根本就毒不到她。

    他们两人同时无声无息的中招也就罢了,居然还真的有了影响。

    “打从你们一进入南诏地界,我就知道了。”南柯玥姿态轻松得坐在自己的席位上,不紧不慢的给自己又添了一杯酒。

    “你们是不是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南柯玥看向云若夕,又看向神色冷峻得慕璟辰,笑容咧开,状似妖邪,诡谲之极。

    “这就不是我的好弟弟告诉我的了,毕竟他为了你们能够愉快的过你们的小日子,心甘情愿的做了我的玩偶,再没想着离开我的身边呢?”

    南柯玥一边说,一边伸手捏住了贺风烨的下巴,笑得张扬又得意。

    “只可惜,他这颗真心,人家压根也不知道,也不会想过报答呢。”

    “南柯玥!”贺风烨几乎是用尽了力气,才喊出了南柯玥的名字。

    他无力反抗南柯玥,但有些事,他并不想让云若夕知道。

    云若夕看向贺风烨,目光微闪,似乎明白为什么贺风烨会让她滚了。

    他们可能不是南柯玥的对手……

    可是怎么会!?

    南柯玥何时能用这么厉害的毒了!?她和慕璟辰暗中寻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毒源,而她和慕璟辰暗中用运功也毫无作用。

    “是不是想知道我用了什么法子,让你们像中毒一般不能使力不能动弹?”南柯玥瞧着云若夕,似乎已经看穿了云若夕他们在做什么。

    “凝汐大人放心,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我又怎么会对你出手呢。”

    凝汐!?

    这个名字一出,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包括慕璟辰和贺风烨。

    而云若夕,更是瞬间紧了心脏。

    凝汐……

    这个名字,虽然不是什么稀有名字,但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下……

    南柯玥对她喊出,绝对不可能是误喊!

    “你是谁?”

    云若夕顾不得慕璟辰和贺风烨投来的疑惑目光,直接问出了声。

    南柯玥又笑了起来,似乎极为开心的样子,“凝汐大人觉得我是谁呢?”

    我特么要是知道你是谁,还要问你吗?

    云若夕简直想要骂人。

    而南柯玥似乎能听到她的心理话一般,突然就笑得前仆后仰。

    “没想到啊没想到,轮回了数万栽,凝汐大人你骂人还是这么直率。”

    南柯玥笑眯着眼睛,“我也不和大人你兜圈子了,像你和尊神那样的大人物,虽然记不住我们这些蝼蚁,但蝼蚁也是会长大的。”

    南柯玥说着这话,云若夕的眼前莫名的浮现出一个画面。

    一身素衣得凝汐为了去神禁之地偷窥尊神,在瘴气丛生的地方,见倒了一只小小的蚂蚁。

    神禁之地没有任何生命,而一只蚂蚁却居然在神禁之地不死。

    凝汐生了好奇,与之攀谈,发现对方并没有神智,于是她带她回了自己的住所,当宠物养着,并给了不少仙品仙药助其修炼。

    很快,那蚂蚁便开了灵智,正式踏入了精怪的范畴。

    凝汐知道蚂蚁来自神禁之地,对神禁之地很熟悉,便让蚂蚁作为带路人,时常让蚂蚁带她去神禁之地偷窥尊神。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蚂蚁不肯再带路,凝汐便也不勉强了。

    再再后来,就没有记忆了,云若夕得到的凝汐记忆,只有有关于尊神得,其他的人物,除了她的至亲朋友,几乎都没有了映像。

    再加上云若夕刻意忽略遗忘,她根本就记不得那蚂蚁的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