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胎二宝,腹黑邪王赖上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99章 你,自裁吧#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十月的大理,依旧暖得像初春一样,而今日正好是中秋,空中又大又白的玉盘,照得整个大理城都想撒上了一层银光。

    南诏人也是要过中秋节的,只是他们的中秋节,并非大宁的中秋节。

    他们的中秋节,名为月神节,顾名思义,这是他们拜祭月亮,表达对月亮原始崇拜的节日,上到国王,下到黎民都要外出拜月。

    云若夕和慕璟辰站在南诏皇宫外的城墙根上,欣赏了一会空中美若莹玉的大月亮后,这才越过巡逻的士兵,潜入了皇宫之中。

    南诏的皇宫比起大宁的皇宫,自然小了不少,但规模依旧不可小觑,整个大理城,差不多有四分之一的地方都被南诏皇宫占了。

    云若夕和慕璟辰根据潜伏在皇宫里的探子,拿到了皇宫的地形图,这才顺利的用最短得时间,潜入了南诏世子南柯玥的寝殿。

    只是让云若夕格外震惊,并格外意外的是,他们居然直接看到了贺风烨。

    对南诏人而言,拜月节是个大日子,拜月教的圣女会亲自出面,游街过市,去到皇宫外和皇族汇合,一起前往祭月坛祭月。

    云若夕和慕璟辰会选择在今日潜入,便是因为皇宫里的守卫会随着宫殿主人们的出行,而变得松弛,他们先潜入进来,等到对方返回,便可直接拿下。

    云若夕和慕璟辰都没想到,祭月这样的大日子,南柯玥居然没有去参加,反而命人在自己的寝殿里摆了赏月的酒席。

    而参与者,不是旁人,正是云若夕和慕璟辰找了一年多的贺风烨。

    “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请了病假,留下来陪你赏月的。”

    南柯玥看向贺风烨,轻笑着,给他面前的月光杯倒上了葡萄酒。

    云若夕注意到,南柯玥和贺风烨并非分席而座,而是同坐在一张软席上,面对着一张桌子,两人之间的距离也不远。

    几乎就是云若夕平时参加宴席时,和慕璟辰坐在一起时的样子。

    云若夕心中起了一些念头,但没有妄下论断。

    此时此刻的贺风烨,明显没有南柯玥的兴致,他看着自己面前的酒杯,没有言语,披散在脑后的青丝,用一根月白色的发带简单束扎着,依旧清隽,俊美如斯。

    只是他的神色太过冷寂,犹若霜雪倾落的十里桃林,桃花依旧艳丽,却处处彰显着一种拒人千里,又狠绝阴冷的寒气。

    “不想说话,那就不说。”

    南柯玥似乎并不在意贺风烨对他的不理睬,自顾自得端起自己的酒杯,轻触了一下贺风烨面前的杯子,将美酒喝了下去。

    贺风烨依旧不言不语,直到南柯玥看向他束发的发带,直接动手,扯下了他的发带,“这种颜色的发带,你以前不带的。”

    被扯下发带得贺风烨,青丝落下,微微遮住的面颊,如雕似琢,玉美倾城,在抬眸的那一瞬间,仿佛将月华之光都比了下去。

    南柯玥明显也惊艳到了,神色有一瞬间的迷醉。

    然后,他便做出了让云若夕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举动。

    那便是自然而然的靠过去,接近贺风烨的面颊,微微侧头……

    如果说,贺风烨的神色是欣然接受得话,云若夕很可能就那么干站着,不管不顾,但贺风烨幽暗的眸底,显然闪过一丝强烈的厌恶。

    他不喜欢……

    但他不得不忍受……

    原因是什么,云若夕暂时想不到,但目前的情况,她看不下去。

    于是她出手了,随手摘下一片杜鹃花叶,叶片便如凌厉的飞刀,射向了南柯玥。

    云若夕没有动杀心,但如果南柯玥不躲闪,依旧会被花叶割伤脖子。

    只是花叶射过去后并没有阻止南柯玥的行动,因为他身边的暗卫直接出现,用飞镖,挡下了云若夕的攻击,而南柯玥,则继续吻向贺风烨的唇。

    不过他没有得逞,因为花叶攻击后,云若夕直接现了身。

    眼角触及那道熟悉的身影,贺风烨直接抬手,抵住了南柯玥的靠近。

    惊讶,怔愣,欣喜,各种情绪涌上贺风烨的心头,但最后,是羞耻,愤怒,难堪,占据了全部的主导,可难堪耻辱到最后,他笑了。

    笑容似乎和最初见到云若夕时的笑容一样,坏坏的,艳艳的,带着不羁风、流,也带着任人耻笑我自无谓的不在意。

    但他真的不在意吗?

    在云若夕走到闲花庭中央的时候,他藏在藕荷色长衫下的手,明显苍白,暗暗收紧。

    每个人都有自己最不想被外人知晓的一面,贺风烨也有。

    但他足够无谓,足够没有底线,即便被人看到,也无所谓。

    甚至可以一笑置之,自黑自乐。

    但云若夕是个例外,他不想让对方看到他极为不堪的一面。

    他希望他在她心里,他哪怕宛如尘埃,也至少是个男人,而不是这种屈辱的,被另一个男人当做禁、脔的存在。

    但他最终还是被看到了。

    以一种突如其来,却又似乎隐隐预料到的方式,被他余生最想见又最不想见到的的人,用视线,剥开了他裹起来的肮脏面皮。

    她会怎么看他呢?

    厌恶?

    亦或是同情?

    但无论哪一种,都不是他想要的……

    “我来找你。”云若夕没有贺风烨这么多的内心波动。

    她虽然对看到的事震惊,意外,难以相信,但她毕竟是个现代人,耽美小说没看过十本,至少也是听室友科普过上百本的。

    如果贺风烨真的有这方面的取向,她根本不会鄙视或看不起对方。

    但如果贺风烨并没有这方面的取向,他是被迫的,那她一定会帮他。

    而他也没必要感到难堪和羞耻。

    因为最应该感到羞耻得,是那些欺辱人的垃圾,而不是被欺负的被害者!

    “云若夕?”南柯玥对云若夕明显很了解,即便云若夕黑衣遮面,一双眼睛已暗中做了修饰,但南柯玥还是认出了云若夕来。

    云若夕也不多遮掩,既然对方认出了自己,也就直接对视过去。

    “他,我要带走,你,自裁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