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胎二宝,腹黑邪王赖上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94章 木兰花灯#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曳庭湖的花灯节,一年有两次,一次在春,一次在秋,都是天气从寒转暖,或者从炎转冷的好时候。

    一般这个时候,京城未婚得男女,都会穿着自己最好看的衣裳,去参加花灯会,一来凑热闹,二来赏花灯,三来嘛,自然是相亲。

    像云若夕这样的已婚妇女,大抵是凑不上这份热闹的。

    尤其今日,他们是便衣出行,身边只带了影十一和影十二,三个孩子,都在他们手里牵着抱着,自然不能太自由。

    慕璟辰和云若夕的便衣出行,都比较随性。

    一个是惯常的玄衣,带着半脸玄色面具,一个是惯常的月白色纱裙,带同色的面纱,像极了他们最初在清河村外出时的样子。

    只是那时的他们,还没有相爱,更没有组建家庭带上孩子。

    如今已成夫妻,带着孩子一起出行,自然是不同的心境,可不管心境如何改变,和彼此在一起时那发自内心的笑容是没变的。

    云若夕牵着两个儿子,慕璟辰抱着小女儿,一家人在人山人海里穿行,时而被各色的花灯吸引去了目光,时而被香香的炒瓜子引了过去。

    除了慕璟辰依旧只凭身姿气度就格外吸引女孩子的目光,并引发过好几次骚乱外,他们的这次出行游玩还是很愉快的。

    更愉快的是,天色暗下里后,慕璟辰带着他们去游湖。

    湖上花灯游船,光影万千,美得让人目不暇接。

    云若夕在带着两个儿子放许愿莲花灯的时候,遇到了同样带影七出来游船的花无意,且好巧不巧的,两方得游船追了尾。

    影七发现云若夕和慕璟辰后,下意识的就要下跪,却被花无意趁机搂住了腰,将她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看好了,他们可是便衣出行。”

    言下之意,你这一跪,可是会引起周围游湖之人的注意。

    影七立刻不动了,甚至连花无意抱着她,她也忘了挣扎。

    云若夕瞧着这一幕,就明白,自家小七在智商方面被花无意完克,日后若是花无意骗影七大地是方的,影七估计都是会信的。

    不过花无意能正儿八经的娶影七为妻,并且三媒六聘直接下聘下到了慕王府,让整个大宁都知道花家的未来女主人只是王府的一个侍女……

    云若夕觉得,只要花无意待影七好,让影七开开心心得,花无意以前做过得混账事,她倒也是可以抛之脑后不计较的。

    虽然两家的游船遇见了,但人家是未婚男女处对象,他们是老夫老妻带娃行,自然没办法玩到一块。

    于是同样是便衣出行的花无意,只轻笑着对慕璟辰扬了扬手,算是打了招呼,就立刻让下人调转了船头,离他们而去。

    只有影七,时不时的会回头看向云若夕,似乎很想来找云若夕。

    在差不多影七第七次回头的时候,花大阁主终是忍不住了,直接按住影七得后脑勺吻了上去,再也没让影七回过头来。

    至于云若夕,则是对着两个儿子苦口婆心道:“看见你们花叔叔对你们小七姐姐做的事了吗?如果你们日后有两情相悦得女孩子,也要这么勇敢的上!”

    小长乐是一脸兴奋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小长安则是绷紧了小脸蛋,转过身去,不言不语,耳朵却忍不住得开始有些红。

    慕璟辰无奈得摇了摇头,“阿夕,别教坏儿子,日后祸害人家得姑娘。”

    “放心,要是他们两个对姑娘不好。”云若夕冷哼哼的看着两个儿子,“我就打得他们连我都不认识。”

    两个小包子:“……”

    一家人的游湖之旅持续了差不多一个多时辰,在游湖的时候,云若夕还主动在船上给他们烤了鲜美的湖鱼,慕璟辰喝了点酒。

    云若夕也喝了点果酒,量都不大,只尽兴而已。

    小长乐贪吃,也吃了点果酒,然后就开始犯困,睡在了云若夕身边。

    小长安则是一直照看着妹妹,似乎并不在意景色好不好看,东西好不好吃,他只专心得照看着弟弟妹妹,生怕他们受伤。

    云若夕最初会心疼小长安的成熟,告诉他,他也是孩子,有爹娘在,他不用把自己当成小大人,时时做大人做的事。

    但小长安却告诉她,总有一天他会离开爹娘,弟弟妹妹也会离开。

    他们都会长大……不可能永远都是小孩子。

    云若夕看着自己少年老成的大儿子没有说话,许久才认可了大儿子的想法,不再对他性格使然的诸多想法表示异议。

    明月渐渐高升,湖上的清风,也开始带来一阵阵的寒意。

    湖上游景的船只,慢慢减少,慕璟辰也让影十一将船靠了岸。

    只是在他们上岸后却发现,原本停在湖边的马车上,多了一盏木兰花灯。

    花灯灯火明亮,灿若繁星,灯上却未题一字,也不知道是谁放的。

    慕璟辰和云若夕看向影十二。

    在马车上等待的影十二立刻有些害羞摸了摸后脑勺,“是一个姑娘放的,她,她说我一个人在这里坐着,一盏花灯也没有……”

    而曳庭湖的花灯节,来游玩的人,几乎人人都会提着一盏灯。

    对方估计是看影十二可怜,才给了他这么一盏灯。

    从未收过姑娘礼物的影十二,是扔也不是,拿着也不是,就放马车上了。

    云若夕看影十二那害羞的样子,不禁笑道:“人家姑娘对你这么好,你问人家姑娘的名字了吗?”

    “啊?名,名字?”影十二愣了一下,“为,为什么要问名字?”

    未等云若夕应声,影十二离开明白过来,“夫人是要属下把灯还给那位姑娘吗?”

    云若夕闻言,当即扶额,就影十二这情商,单身一辈子太正常了。

    “十二叔,你好笨,人家姑娘给你花灯,是喜欢你,想和你谈恋爱。”站在云若夕身边,因为果酒而红了小脸蛋的小长乐看不下去了。

    “曳庭湖的花灯节,又叫相看节,未婚的男子和女子都会提一盏花灯来参加,若是喜欢对方,就会把花灯送给对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