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胎二宝,腹黑邪王赖上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买卖孩子#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原主这对双胞胎,因为极为懂事,让村里不少人都动过收养的心思。

    可在大宁朝的农村,“收养”很多时候,就等于人口买卖。

    云若夕一听小儿子这话,就知道大儿子这是要把他自己给卖了。

    毕竟她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如果不花钱去找大夫,根本就不可能自个儿好。

    “长安他去了多久?”云若夕急问道。

    小长乐红了红眼睛,“才,才走的。”

    才走的?

    那还来得及!

    云若夕没有多说,抱着小长乐就往孙婆婆家赶。

    两人刚跨进孙婆婆家的泥土院子,就听到村西卖牛家的那个牛春花,对孙婆婆笑道:“拿好了,这是二两银子,从此以后,这个娃是我们牛家的了。”

    “等等——”

    云若夕见此,顿时三步做一步的上前,将孙婆婆手里的钱,放回在了牛春花的手里。

    “牛大婶,谢谢你愿意收养我的儿子,不过我儿子不需要人收养,我自己还是能养得起的。”

    云若夕说完,就想将牛大婶手里的小长安牵过来。

    可牛大婶却是瞬间把小长安往后一拉,避开了云若夕。

    “云娘子,你这是何意,难不成是觉得这二两银子太少?”

    “不,牛大婶,你误会了,我不是来找讨价还价的,我的儿子对我而言,是无价之宝,我说什么也不会把他交给别人。”

    什么意思?

    这是要不卖了?

    牛春花登时皱眉道:“云娘子,不是我牛大婶看不起你,你看你这两个孩子都饿成什么样了,他们要是再跟着你,怕是等不了几天就给饿死了。”

    对方这话虽然说得很难听,但也算是实话,两个小家伙瘦骨嶙峋的,简直比非洲难民还难民,再跟着原主吃了上顿没下顿,怕是真的会夭折。

    但现在的云若夕,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云若夕了。

    “这就不劳牛大婶你费心了。”换了个芯子的云若夕坚定道:“待会回去我就给他们补身子。”

    “补身子,你拿什么补?”牛春花忍不住嘲笑了出声。

    但她一想到,之前在孙婆婆面前装好人,孙婆婆才同意她收养长安,便立刻收回嘲弄的神色,换了一脸“我为你好”的表情。

    “云娘子啊,我知道你这是舍不得孩子,可你也要为了孩子的未来考虑啊,你放心,这孩子跟着我,我不会让他干苦活的,而且我保证,我还会送他去村舍读书。”

    这话,牛春花敢对天发誓,绝对是真真的。

    虽然长安长乐这两个孩子,现在因为过得不好,看上去灰头土脸,但他们做人牙子的,最是眼尖,一眼就看出,这两个娃娃被养好后,会卖出天价。

    也不知道云寡妇这个长着伤疤脸的丑女人,是怎么生出来……

    “孙婆婆啊,你快劝劝云娘子,这村里除了我,可就没人能出这么高的价钱了。”牛春花见云若夕不好说话,立刻转劝向了孙婆婆。“

    可孙婆婆听后,却是犹豫道:“云娘子,这事,其实我是不赞成的,可长安跟着你……”

    迟早会被你害死。

    后面的话,孙婆婆没忍心说。

    但云若夕却是明白。

    记忆里的原主,是个身心都很孱弱的,别说照顾两个孩子,很多时候,都是两个孩子在照顾她。

    两个孩子跟着她,还真的不如跟着人牙子。

    “孙婆婆,谢谢你。”

    云若夕先真诚的说了声感谢,才认真道:“但你放心,过去……是我的错,没做到一个当母亲的责任,但以后,我不会了。”

    这句话,云若夕并不只是说给孙婆婆听的,更多的,是说给她自己。

    她知道自己不是两个孩子真正的母亲,但她会努力做到,让自己配得上“母亲”这个称呼。

    孙婆婆看着眼前的云若夕,隐隐觉得眼前这个云若夕,似乎有些不同了。

    但她并没有多想,只转身对牛春花道:“牛娘子,你也听到了,云娘子舍不得孩子,这事,要不就这么算了吧。”

    算了?

    开什么玩笑?

    这到嘴的鸭子,怎么能飞!

    牛春花顿时拉下脸道:“孙婆婆,我可是看在你的份上,才给这么多钱,走这么一趟的,现在我人也来了,钱也给了,你们却要赖账,这是什么道理?”

    孙婆婆也知道是自己这边先毁了约,做的不对,便诚恳道歉道:“牛娘子,这事是我们对不住,但收养这事,毕竟需要父母同意,况且这钱……云娘子已经还你了……”

    “还?”牛春花冷哼着打断了孙婆婆,“那也得看我要不要!”

    “你什么意思?”云若夕眼看小长安手腕,都被牛春花拽出红痕了,顿时冷下了眸子,“快把我儿子放开!”

    放?

    这怎么可能!?

    牛春花把二两银子往地上一甩,就拽着小长安就往外走。

    她就不信了,云娘子和孙婆婆这两个寡妇,老的老,残的残,能抢得过她。

    可她没想到,她才走了三步,右胳膊被什么东西夹住了,然后一股剧痛生出,让她忍不住惨叫一声,立刻松开了右手。

    牛春花回头一看,便见云若夕已经把孩子拉了回去。

    “丑八怪,你居然敢打我!?”牛春花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个云寡妇,怎么突然这么大力气?

    “牛大婶说话可要注意用词,我可没有打你。”云若夕冷冷的看向牛大婶,“我只是让你别碰我儿子。”

    “你——-”

    牛春花双眼冒火,恨不得立刻朝云若夕打去,可被云若夕抓过的地方,却是麻疼得厉害,让她根本动不了。

    “你对我的手做了什么?”牛春花忍不住惊问。

    云若夕弯了弯眉眼道:“没什么,只是帮牛大婶你舒筋活血了而已。”

    牛春花看着这个笑意清浅的云若夕,满心满眼都是震惊,这村里人谁不知道,村西那丑八怪云寡妇,只会哭不会笑。

    可现在她却……

    牛春花在那里震惊莫名,云若夕却没心情跟她多废话,只回头看向小长安道:“宝贝,你没事吧。”

    宝贝?

    被喊宝贝的小长安,有些微怔。

    娘亲什么时候,会用这种称呼喊他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