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胎二宝,腹黑邪王赖上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长椿街扛把子#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嘶——

    疼!

    黑暗中,云若夕只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要碎掉了。

    她尝试着睁眼,却听到旁边有人惊惶道——

    “老大,怎么办,这丑女人没气了!?”

    “该死的蠢货,不是让你看好她的吗,怎么让她撞到墙上!”

    “我,我看好她了啊,是她自己疯了般咬我的手……”

    “好了,别废话,赶紧把这两个孩子弄走。”

    然后,就是打骂孩子的声音。

    云若夕的大脑只迟钝了片刻,就坐了起来。

    只见对面,两个蒙脸男,正将两个被捆绑的小男孩塞进麻袋。

    “你们在做什么?”

    云若夕下意识喝问出声,那两个汉子就回过了头。

    其中一个较为瘦弱的,当即就惊叫起来:“鬼啊——”

    另一个较为粗壮的,虽然也被云若夕的样子吓到了,但他反应快,很快就意识到云若夕没死,骂了句:“死丑八怪,看什么看,想活命就乖乖给劳资待着!”

    说完他就扛起麻袋往外走,压根不把云若夕当回事。

    云若夕的脑子有一瞬间的真空,但很快,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她穿越了。

    在被人推下楼梯后,她居然狗血的穿到了一个,她所知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朝代——大宁朝。

    原主也姓云,相貌和她一样,只是左脸有可怖的伤疤,一直戴面罩示人。

    且不过二十,就已经有了孩子。

    还是两个!!!

    一想到孩子,云若夕立刻冲出茅屋,追了上去。

    他大爷的,敢当着她云若夕的面抢孩子,当她长椿街第一扛把子是白当的!?

    “给你姑奶奶我站住——!”

    云若夕大喝一声,就追上两人,对着那扛着孩子的粗汉,就是一脚。

    那粗壮被云若夕这么一踹,当即站立不稳往前栽去,要不是旁边瘦弱男扶得快,他脑门已经嗑在了地上。

    “他奶奶的臭娘们,竟敢踹劳资!”

    粗壮男人被踹,顿时火得放下装孩子的麻布袋,朝云若夕打了过来——

    云若夕冷冷一笑,一个预判侧身,就完美的避开了攻击。

    “踹你怎么了,姑奶奶我今天不止要踹你,还要废了你。”

    说着,云若夕就一个捏指成爪,抓向了那粗汉的右肩。

    粗汉顿时愣住了,完全想不到这弱寡妇,躲开了他的攻击不说,还要来主动来抓他?

    他本想甩开云若夕,却发现对方一个迅捷躬膝,就将膝盖顶在了他的命根子上。

    只瞬间,他就感觉自己的世界崩塌了。

    “老大——”

    旁边的瘦弱男人连忙去搀扶粗壮男。

    云若夕则是立刻跑到那大麻袋旁,解开了上面的绳子。

    很快,两个小小的脑袋就冒了出来。

    “乖宝,你们没事吧?”

    她扯掉两个孩子口中的粗布,其中一个小家伙就颤抖的唤了声:“娘亲!”

    云若夕还没来得及回应,不远处就传来一个老人的呼唤声:“云娘子——”

    是收留原主的孙婆婆?

    云若夕站起身,刚要出声,就突然感到一阵头晕。

    她抬手摸了摸后脑勺,便看到一手的血。

    这是——

    原主之前的致命伤?

    刚做出这个判断,云若夕就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等到她再次醒来,是在一张破草席上。

    窗外阳光正好,而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正趴在枕头边,睁大眼睛望着她。

    “娘亲!”小包子见她转醒,立刻欣喜的唤了一声。

    “嗯……”云若夕下意识回应了一下,就坐起了身子。

    她本以为自己会成为穿越历史上,挂得最快的穿越者,却没想到自己还是坚强地挺了过来。

    “乖宝,那两个坏人呢?”

    乖宝?

    小家伙似乎对自家娘亲这个新称呼,有些奇怪,却还是乖乖回道:“婆婆来了,他们就跑了。”

    “这样……”

    原来是孙婆婆及时赶到,救下了他们。

    只是……

    云若夕想起来昨晚的情形,不禁有些后怕,她晕的不是时候,若是那两个男人趁机发狠,连带着对孙婆婆也不利,那就糟糕了。

    “娘亲,吃馍馍。”

    小家伙从旁边的桌子上,拿来一个破泥碗。

    碗里有一个暗黄色的馍馍,也不知道放了多久。

    云若夕看向小包子道:“你吃了吗?”

    小包子先摇了摇头,然后又想起什么般,点了点头。

    所以,这到底是吃了,还是没吃?

    云若夕正想着,小包子的小肚子里,就传出了咕噜噜的声响。

    于是她懂了,小家伙点头,是下意识的诚实,摇头,是为了将这唯一的吃食让给她。

    “你……是长乐吧?”

    云若夕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小家伙就眨巴着大眼睛点了点头。

    没办法,原主生的这对孪生兄弟,长得极为相似,连原主自己有时候都会认错,云若夕初来乍到,一时不能识别,也是正常的。

    “娘亲,给。”

    小家伙对于自家娘亲的询问,并不觉得奇怪,只乖乖将馍馍递给了她。

    “乖,娘亲不饿。”

    云若夕心疼的摸了摸小家伙的头,便牵着他,走出了屋子。

    她想烧点开水,给孩子热馍馍。

    当了十几年的外科医生,她可不会给孩子吃不卫生的东西。

    可当她看到外面,那破烂得如一堆土的灶台时,她突然有些想哭。

    老天爷,要不要这样对她。

    作为海城人民医院外科二把手,她云若夕也算救过不少人命,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穿来当妈,她认了。

    穿来毁容,她也认了。

    但这生存条件如此艰难……

    你让她一个天天加班点外卖的人,怎么过!??

    “娘亲?”

    小家伙似乎察觉到了自家娘亲的情绪波动,不安的唤了一声。

    云若夕发现孩子正在看她,顿时稳住情绪,恢复正常。

    “乖宝放心,娘亲没事,娘亲就是吐吐槽罢了,对了,你哥哥哪去了?”

    不是有两个小包子吗,这家里怎么就只剩下一个了?

    小家伙一听娘亲提到哥哥,可怜巴巴的大眼睛里,就滚豆大的泪珠子。

    “哥哥他,他走了……”

    什么!?

    云若夕顿时把心揪了起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