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为了#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夏完淳苦笑道:“之前先生数次来信,信中都对大哥推崇有加。”

    吴争大笑道:“难得被卧子先生推崇,那真是三生有幸了。”

    可心中却在想,看来“思想教育”还是满有成效的。

    夏完淳正色道:“先生确实是个刚正之人,只是……之前他无法摆脱心中早已根深蒂固的王佐之术罢了。”

    吴争也严肃起来,“我同意,但存古啊,刚正、有才能之人,如果站到了对立面,他所造成的危害,一样数倍、甚至数十倍于普通人。”

    夏完淳脸色有些黯然,他点头道:“多谢大哥提醒。”

    “这不是提醒。”吴争轻叹一声,“这天下象卧子先生这样的人太多了,哪怕穷尽一生,凭我一己之力,也无法改变那么多人,所以,我需要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帮我做这件事,去改变这些人……。”

    说到这,吴争沉声道:“可如果实在无法改变,那就只能消灭他们……因为他们的存在,是北伐最大的障碍!你有没有发现,其实宗室之中,真正有野心的并不多,或者说,只要限制他们,他们也能安心过日子,而他们的争权夺利,背后其实就是这些人在窜掇和怂恿。”

    夏完淳点头道:“大哥放心,我早已誓言,会尽我毕生之力襄助大哥,建立一个崭新的大明,汉人的大明!”

    吴争有些感动,举杯相邀道:“为了汉人的大明!”

    “为了汉人的大明!”

    ……。

    相较于书房内,吴争与夏完淳的推杯换盏,此时国公府内院,也灯火通明。

    不过,气氛要安静……一些?

    “我哪知道会是他?”夏惠吉嘟着嘴,满脸激愤地道,“他一个王爷,就这么跑来太平府,也不事先知会一声……还与我为争论!大姐也是的,明明已经认出是他,也不告知我……。”

    “住口!”夏淑吉蹩眉,严厉地低喝道。

    夏惠吉显然是有些悚她的姐姐,低下头,嘟哝道:“就知道怪我。”

    夏淑吉教训道:“口无遮拦!谁是他,他是谁?堂堂朝廷亲王,岂是你可以称呼为他的?夏家门楣,皆给你丢尽了!”

    这下夏惠吉不服了,昂起头道:“我为民请命,怎么就丢夏家门楣了……再说今日演讲,大姐不也一起去了吗?”

    夏淑吉气得直哆嗦,“你……你翅膀硬了,敢顶撞我了?好……我不管了。”

    说着,转身向外走去。

    正好与进门来的钱秦篆撞了个满怀。

    “哟……这是怎么了,姐妹闹别扭了?”钱秦篆轻笑着,将夏淑吉往屋里推,打趣道,“妹妹也是的,被自己姐姐骂几句,多大点事啊……还不向姐姐认错。”

    夏惠吉嘟着嘴上前,拉着夏淑吉的手摇着,“大姐别生气了……啊?”

    夏淑吉轻哼了一声,甩开夏惠吉的手,倒也不走了,回到原来位置上坐下。

    “都是被二弟惯的。”夏淑吉白了钱秦篆一眼,轻哼道。

    钱秦篆笑道,“谁惯的,谁知道。”

    夏淑吉眉头一挑,又要发作。

    钱秦篆忙道:“都说夏家兄弟妹乃空谷三隐,修养极深……你可不准生气啊。”

    夏惠吉见风头转向,心中一喜,打岔道:“嫂嫂,那边……没什么事吧?”

    钱秦篆脸一板,凝声道:“王爷生气了,正训诫你兄长管教不力呢……说是要严惩。”

    夏惠吉急了,一拍胸口,大声道:“关我哥什么事啊,好汉做事一人当,想惩诫冲我来就是了……。”

    说到这,话风一转,愤声道:“多大的事啊……还王爷呢,白念他好了。”

    钱秦篆与夏淑吉相视一眼,掩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夏惠吉一愣,顿时反应过来,猛扑上去,“你们故意的……。”

    一时间,内院娇喘吁吁、燕语莺声、巧笑连连。

    ……。

    “王爷真没有降罪的意思?”夏淑吉正容问道。

    钱秦篆收拾着散乱的衣襟,点头道:“大姐放心吧,王爷是情义中人,不会怪罪三妹的……想来此时,正与相公商议大事呢。”

    “我就说嘛,他不是个心胸狭隘之人。”夏惠吉鼻子翘得老高,一副我最懂他了的样子。

    钱秦篆轻笑道:“敢问妹妹,你话的他,是谁啊?”

    “你……你还取笑我?!”刚刚安静下来的夏惠吉,一跺脚扑上去。

    于是,又是一场胡闹。

    “好了……再不敢了。”钱秦篆大口地喘息道,“我就知道咱家小姑子是最明理之人,他是谁,关我何事?”

    “你还来?!”夏惠吉又要再来一场。

    夏淑吉冲夏惠吉沉声道:“够了。”

    夏惠吉这才停了手。

    “想来王爷此次来太平府,定是有要事与二弟相商……。”夏淑吉望着窗外,“二弟这些苦于江北二州整肃之事,这下总算有个人商议了。”

    “我早说过,该杀就得杀,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夏惠吉一副不屑的样子,“二哥如果早听我的,在二州分设明社分署,从乡、里、村再至县、府,不出三月,大事可定!”

    “就你能?!”夏淑吉瞪了夏惠吉一眼,朝钱秦篆问道,“嫂嫂有否向王爷提及太平府织女自梳之事和辖内诸县奸商、官员勾结克扣织女工钱之事?”

    钱秦篆摇头道:“没有机会禀陈,正如大姐说的,王爷此来定是有大事与相公商议。”

    夏淑吉轻叹道:“这本是良机,有王爷出面,二弟就不必烦虑了……。”

    钱秦篆点点头道:“江南各府织造司分署,皆不在当地官府统辖之中,而相公脸重,不想伤了兄弟情义……可这样下去,恐怕王爷被蒙在鼓里,而百姓受苦……着实是难啊。”

    夏惠吉眨了眨一双大眼,满不在乎的道:“有什么好为难的,有事说事,又不是哄骗他……再说了,真要是郡主不法,不加规制、任由为之,方才是害了她。”

    夏淑吉愠怒一瞥,“建新朝近三十府之地,数万织女,郡主就算是神仙,怕也管不过来,况且以郡主之尊贵,何须为区区银子与织女们争利?不可再胡乱揣测!”

    夏惠吉嘟着嘴嘟哝道:“不说就不说……人心隔肚皮,谁能保证……?”

    “你还说?!”夏淑吉怒斥一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