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敌占之地的人心#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夏完淳举杯相邀道:“大哥来得正是时候,若再晚上一天,我便去了和州,怕是见不上了。”

    吴争饮干,然后放下酒盏,问道:“和、滁二州情况如何?”

    夏完淳皱了下眉头,恨声道:“民不知君,更不知国,奈何?”

    吴争讶然,问道:“这话从何说起?”

    “清廷从三年前,已经开始倡议满汉平等、联姻,并且整肃吏治……大哥,说真心话,江北各府县官府治理,未必比咱建新朝逊色多少。”

    吴争一愣,随即微笑着问道:“怎么着,你就是想延用二府旧官员,也用不着以此来说服我吧?说吧,这二府中,有哪几个被你青眼有加了?”

    吴争是真以为夏完淳在耍小聪明,也对,和、滁两州新附,真要让朝廷直接派驻流官,就没夏完淳和建阳卫什么事了。

    这也是吴争操纵内阁,将二州暂时划归夏完淳管控的真正原因。

    但夏完淳摇摇头道:“大哥或许是真没看见,和、滁二州民众,多半拥护清廷而排斥王师。”

    这下吴争严肃起来,“怎么可能……我不信,鞑子还真将汉人当作自己人了?况且,我绝不信我治下十三府半之地,百姓的生计福祉还不如江北!”

    夏完淳忙解释道:“大哥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贫民拥明而富人拥清,而商人左右摇摆不定……大哥应该知道,贫民并无话语权,他们的立场被富人所左右,这就造成了官府政令难以下达至乡,特别是大宗族盘踞之地,官府形同虚设……二州新附,为安民心,我又不能以武力整肃,着实是难为死我了。”

    吴争平静地听着,直到夏完淳说完,才开口道:“无论怎么做,都不可能被所有人说一个好字。既然如此,为何不着实得罪一批人,而得到另一批人的拥挤呢?”

    夏完淳一怔,急道:“可二州人脉都掌控在那些人手里,民智未启,必随这些人蛊惑而动,大哥所言虽然在理,但真要这么做,等于与二州所有人为敌。”

    “谢谢,劳烦弟妹了。”吴争朝正为自己和夏完淳斟酒的钱秦篆笑道。

    钱秦篆莞尔一笑道:“大哥是得好好点拨点拨我家相公,与大哥比起来,他就是块木头。”

    吴争听了哈哈大笑道:“看来弟妹已经有了想法,存古啊,高人就在身边,你是有眼不识泰山啊!”

    夏完淳却脸色凝重,道:“妇人之见而已……杀人,特别是杀自己的同胞,解决不了根本,只会埋下无尽的仇恨……大哥一直想要建立一个崭新的汉人天下,又怎可大开杀戒?”

    钱秦篆微笑着对吴争道:“大哥听见了吧,相公就是这么执拗。”

    吴争笑着点头道:“非是存古执拗,而是当局者,迷!”

    夏完淳开始是想瞪钱秦篆的,可终究是不舍,临了轻轻一叹,对钱秦篆道:“夫人且去厨房看看,催促一下。”

    钱秦篆聪慧,随即领悟到丈夫有事要与吴争私聊,便起身向吴争一福,“大哥慢用,弟妹暂且告退失陪了。”

    吴争微笑着点点头,也不阻拦。

    待妻子退去,夏完淳急道:“大哥,今时与往日不同,一个人,只要拿得动一杆十来斤重的枪,就可以上战场杀敌,这与往日,一个弓弩手需要三、五年的训练方才堪用完全不同,火器新军的组建,颠覆了之前的战争形态……也就是说,北伐争得不是天下,而是……人!”

    吴争心中一震,他有些意外夏完淳与年龄不符的深刻和对未来战争的敏锐。

    这让吴争心中欢喜起来,“存古一言中的,没想到啊……当真是士别三日,须刮目相看!”

    夏完淳脸色微微一红,有些局促地道:“这倒不是我自己体会出来的……是我家三妹与拙荆闲聊时,我听了一耳朵,觉得有理,这才对二州整肃,心中难安。”

    吴争真有些意外了,“就是今日台上与我理论的那妹子?”

    “正是。”夏完淳提杯起身,“家妹年少顽劣,冲撞了大哥,完淳代舍妹向大哥赔理了。”

    吴争饮下这一杯酒,招招手示意夏完淳坐下,“没那么严重……就算只是个寻常女子,我也不会怪罪,言者无罪嘛,何况是存古的妹妹……不过,话得说回来,她所说的几桩事,还是有道理的,只是眼下不行,眼下须缓和一切内部矛盾,一致对外。”

    “大哥说得是,我会严加管教。”

    “言重了。”吴争笑道,“不过我是好奇,令妹这年纪,该是不出二门、待阁闺中,何来如此见识?”

    夏完淳苦笑道:“这还不得怪大哥。”

    “关我何事?”

    “吴王妃、吴王侧妃,加上郡主,但凡我要管教,她就拿这三人来堵我的嘴,奈何?”

    吴争听了,无奈地摇摇头道:“那还真关我事了。”

    二人又一起饮了几杯。

    夏完淳重新回到原话题,“请教大哥,眼下这二州该如何安抚、整肃,方可收拢人心?”

    吴争想了想,正色道:“你可听闻我在徐州是怎么干的?”

    夏完淳点头道:“有所听闻……大哥的意思,难道也效仿徐州那般,在二州来一次打土豪分田地?”

    “有何不可?”吴争平静地反问道,“既然事情已经到了最坏的地步,那就大胆去做,再坏也坏不到哪去了。不管二州的政治和权力终究掌握在谁的手里,去打破它,然后重新进行平衡……把利益分发出去,让最大多数的人得利,如此,他们就成了你的共同者,自然会站在你的一边,维持你的权威就是维护他们自己的利益。”

    夏完淳若有所思地沉默着,好一会,他抬头道:“劫富济贫?”

    吴争一怔,笑骂道:“敢情你在背后就是这么看你大哥我的?什么劫富济贫?那是陈子龙那厮……咳,卧子先生故意泌我污水,你见过我干过几次劫富济贫之事?”

    陈子龙是夏完淳无名有实的师父,吴争自然得给夏完淳留些面子,总不能当着人家面,骂人家师父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