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五百十五章 我叫鲁进财#
R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吴争微微一笑道:“小姓……鲁,鲁进财。”</p>

    一边鲁进财一愕,心中腹诽,能不这么编排人吗?</p>

    那边黄家娃儿闻听,脸色古怪起来,不断地悄悄地打量着吴争。</p>

    但谭奇却信了,他拱手道:“谭某失敬了。”</p>

    一个举人向一个生员说“失敬”,虽说是客套,但也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江南学院学子,在江南一隅确实很牛X。</p>

    这时黄姓中年人适时过来打圆场道:“二位这么站着,倒是我这作东的无礼了……要不,请郎倌和黄某妻兄入席再详谈,不知……意下如何?”</p>

    吴争笑了笑,手一引,道:“请!”</p>

    说是请,可吴争已经当先入座,谭奇想离开,可终究还是挪步,坐在了吴争对面。</p>

    这时,酒肆内的男人们,慢慢向吴争一席聚了过来。</p>

    吴争接下了黄姓中年人递来的酒杯,轻轻放在桌上,“谭大叔若改变主意,为令郎申诉,鲁某倒能帮上些小忙……。”</p>

    可谭奇却立即打断道:“郎倌之前的话,确实有道理……可谭某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只要心中知道犬子确实是为国捐躯,没有辱没先人……谭某便觉得够了。”</p>

    吴争一愣,这事还真不能强迫不是?</p>

    而这时,黄家娃儿突然上前,恭恭敬敬地向吴争一礼,“敢问可是鲁将军当面?”</p>

    这一声“鲁将军”,让所有人为之一惊。</p>

    连吴争也疑惑起来,转头看了一眼鲁进财。</p>

    鲁进财忙不迭地摇摇头,意思是不认识这小子。</p>

    黄姓中年人一拽儿子的衣角,上前道:“这是犬子黄昌平,小名二娃……此次参加国战,托祖上庇佑,有幸凯旋,还被大将军府封了三级县子爵位……。”</p>

    “唔……。”吴争缓缓点头,打量着黄昌平。</p>

    这个动作,对于吴争而言并不违和,也是嘛,区区三级县子怎能与吴王相提并论?</p>

    可这让众人见了,心里基本上都确认了黄昌平的“指证”,看来,真是鲁将军当面了。</p>

    要知道,黄昌平已经受封县子,虽说并无实际官职,可到了地方上,见官大一级的权利,也是非同小可的。</p>

    这“鲁进财”坐着纹丝不动,自然是有仗峙的。</p>

    于是在黄姓男子和谭奇的引领下,齐齐行礼,大声呼道:“见过鲁将军。”</p>

    吴争愣了愣,见鲁进财对自己苦笑,这才会意过来。</p>

    不过吴争也没想解释和否认,只是起身拱手道:“各位乡亲不必多礼,鲁某今日只是路过,打尖之时,适逢其会……。”</p>

    说到这,吴争又顾自坐了下来,看着黄昌平道:“黄昌平,我且问你,隶属哪部?”</p>

    “回将军话,江都之战时,卑职还只是个新兵,隶属金华卫,补充进史团长部。”</p>

    “唔……听你口气,如今该是有了军职了?”吴争平静地问道,“你一个刚入伍几个月的新兵,是如何立下军功,又以何军功得到这县子爵位的?”</p>

    黄昌平带着一丝惊讶地看着吴争,但依旧如实答道:“江都之战,敌人数倍于我军,且以车轮战反复袭扰城池,已经无法坚守,当时陈都指挥使奉吴王命率部弃江都向南撤退,却在半途突然改变命令,向仪真转进……仪真守战,更为艰难,敌人以飞骑不断袭扰城池,无数象我这样的新兵,倒在敌人的箭下,若无一个老兵舍身替我挡箭,我恐怕也回不来了家了……。”</p>

    说到这,黄昌平哽咽抽泣起来。</p>

    吴争慢慢点了下头,没有去催促他。</p>

    “当时,从凤阳府来的敌人增援已经接近,且携带有不少重炮……陈都指挥使欲与城共存亡,可又想保全金华卫骨血,不使全军覆没,便假传吴王命令,令史团长率部突围,由他率不足千人的新兵,接替史团长防御北门……。”</p>

    “史团长深信不疑,率部出南门向江边突围,可在行军三十里时,听身后传来重炮炮声,顿时会意过来……之后史团长决意回援。”</p>

    吴争点点头道:“之后的事,我大概清楚……史坤趁夜色由仪真西门绕至北门外,对城外敌军发起突击,一战竟击溃了敌军,歼敌一千多人,俘虏二千有余,战马、军械无数……你应该是在此战中立了军功吧?”</p>

    “将军英明……卑职在此战中斩敌首十三级,战后卑职论功升了连长。”</p>

    吴争有些意外,打量着黄昌平并不壮实的身躯。</p>

    黄昌平显然感受到了吴争怀疑的目光,他涨红着脸道:“突击时,史团长身先士卒,卑职岂能不效仿官长?”</p>

    说到这,黄昌平脸色慢慢恢复正常,“卑职性命是一不知名的老兵所救,自然要替老兵报仇……。”</p>

    吴争轻“哼”了一声,没有说话。</p>

    黄昌平脸色有些发白起来,“卑职所杀敌人,冲锋时以刺刀捅杀三人……还有十人是……敌人溃逃,追击途中所杀,当时是史团长下得令……请将军明鉴。”</p>

    “史坤认得你?”吴争淡淡问道。</p>

    “应该认得卑职,在仪真城墙上,老兵替我挡箭死在我面前后,正好史团长过来巡视,当时卑职跪在老兵遗体前,整个人都僵住了……是史团长对我说,这不是我的错,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他是老兵,不替我挡箭,也会替别的新兵挡箭,这是咱们沥海卫的传统……。”</p>

    吴争听明白了。</p>

    黄昌平应该没有说谎,冲锋时一腔热血涌头,捅杀三个猝不及防的敌人不会假,只是追击时,应该已经体力不支,所杀的敌人数,很可能有大出入。</p>

    史坤想得和陈胜一样,想在幸存的人中,培植新的骨血。</p>

    将此战的军功往一个人身上堆,哪怕是拿战死者的功劳堆砌在一人身上。</p>

    吴争不想追究,这种套路并不违规,当然,前提是没有人申诉。</p>

    吴争慢慢将脸转向谭奇,难道,是这个原因让谭奇不想申诉?</p>

    可这时,黄昌平突然跪了下来,“卑职有罪,请大将军责罚!”</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